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74章 姻缘
    听了赵华的翻译,张禹说道:“这个岛国人叫什么名字,他的电话你还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叫西泽,电话号码是......”阿勒代斯当即掏出手机,在电话薄翻出来一个号码,说道:“就是这个电话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你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,说人已经找到人了,让他过来提人。”

    张禹之所以要这么做,原因很简单,他这是想要将那个岛国人给拿下,问个清楚明白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阿勒代斯听了翻译,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好!”

    他以张禹马首是瞻,凭张禹的本事,绝对可以让他飞黄腾达,所以不管让他做什么,他都会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拨了电话号码,跟着皱了皱眉,说道:“已经欠费停机了。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给张禹,张禹听了之后,不由得一阵纳闷,随即意识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一个不好的念头,浮现在脑中,那就是,岛国人已经找到了周家富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号码,很有可能是岛国人的临时号码,如果没找到周家富,一定会继续用,倘若找到了人,那再和阿勒代斯这些人联系,就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见张禹不出声,阿勒代斯有点疑惑地说道:“师父,你要找的那三个人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赵华也是翻译,张禹赶紧说道:“是我在国内的朋友,他们来英吉利旅游,突然就失去了联系,我这次过来,就是找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,岛国人的嫌疑很大。你的朋友是不是很有钱,被岛国人给绑架了。”阿勒代斯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收阿勒代斯等人当徒弟,一来是传道,二来是让他们帮忙找人。就凭自己这几个人,人生地不熟,想要找到周家富,难度太大了。

    结果可好,此番一打听,竟然会有这样的发现。

    张禹明白,如果周家富是被岛国人给抓走了,那想要把人再给找回来,难度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灵机一动,摊开手掌,脑子里浮现出周家富的模样圆光术。

    紧跟着,手掌上华光一闪,出现了一道圆镜。圆镜之中,周家富正坐在一张大桌子旁边,面前还有两张扑克牌。

    一张是名牌黑桃2,另一张是扣着的。周家富慢慢地掀起牌脚,动作很是缓慢,半晌之中,才使劲一摔,赫然是一张红桃6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周家富的脸色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又是一愣,心中暗说,这周家富分明是在赌钱啊。

    虽然张禹看不到周边太多的内容,因为圆光术的视角,总是对着周家富,但张禹隐约能够看到,这个地方人还不少,像是一家赌场。

    所以张禹诧异,如果说,周家富是被人给绑架了,那他还能跑赌场赌钱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谁会放肉票去赌钱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知道周家富是在赌场,起码是给张禹缩小了范围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阿勒代斯,问道:“在英吉利,有几家赌场?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一下,阿勒代斯抬头琢磨了一下,片刻后说道:“赌场就太多了......不说别的地方,就是伯明翰这里的赌场,少说也有二三十家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......”张禹挠了挠头,光伯明翰就二三十家赌场,那整个英吉利得有多少家赌场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的目标,确定在伯明翰,倒是能够容易找。实在不行,就在伯明翰的挨家赌场打听一下,以阿勒代斯的人脉,发动点人手,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阿勒代斯,你帮我一个忙,派一些人手去伯明翰的各个赌场打听一下,找照片上的这三个人。但不要声张,低调行事。需要花多少钱,尽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瞧您说的,找个人能花多少钱。这件事交给我了,我马上就让人分头行事,去挨家赌场打听。”阿勒代斯说道。

    莱沙河。

    一个汉子正顺着河边溜达,眼下天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河边有椅子,汉子似乎有点累了,在椅子上坐下,嘴里跟着没好气地说道:“特么的,还说我的姻缘就在今天,让我在外面溜达。我这都溜达一天了,腿都好折了,也没看到什么姻缘啊......总不能让我见到一个女的,就上前问人家,你看没看上我吧......”

    汉子不是别人,正是今天早上去三清观,第一个让张禹给他看手相,问张禹,他媳妇什么时候死的那个。

    这家伙还没结婚呢,哪来的媳妇。张禹一语中的,还说他的姻缘就在今天,这让汉子十分的兴奋。

    结果呢,汉子在外面逛游了一天,天都快黑了,也没说遇到什么缘分。路上倒是看到有女孩子,可他也不好意思跟人家搭讪。想要主动吸引人家吧,人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汉子名叫迪尼,他骂了一顿张禹,有心这就回家吃饭,可琢磨了一下,又觉得张禹算的挺准,要不然在外面再逗留一会,或许就碰到了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等着,肚子里咕咕叫,也渐渐黑了下去。

    迪尼点了一支烟,寻思着抽完这支烟就回家,一边抽烟,他心里一边骂,“还什么算得准呢,准个屁啊,我看就是蒙!等明天咱们算账,到时候我就把你的招牌给砸了!”

    一支烟抽完,他把烟头掐灭,抬起屁股就朝前面走。他所在的位置是桥东头,他家是在桥西头,走到桥中间的时候,就看到对面那站着一个黑影。

    迪尼也没多想,可紧接着就听“噗通”一声,好像什么东西落入了水里,而那个黑影也没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!有人跳河!”

    迪尼大惊,这家伙快四十岁没结婚,主要也是自己属于一个实在人,不会什么花言巧语,是一个热心肠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事,他也顾不得别的,加上也会游泳,一下子就从桥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“扑扑”一会,就找到了落水的人,这人已经昏过去了。迪尼一手夹着对方,一手使劲往岸上游,很快来到岸边。

    把人往地上一放,这才注意到,是一个女的,大概能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。迪尼跟着认出,这个女人他认识,名叫伊莉莎,是剑桥大学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迪尼纳闷,这好端端的,怎么还跳河自杀呢。

    他赶紧去压伊莉莎的肚子,让伊莉莎吐出一些水来,跟着又给人家人工呼吸,忙活了一通,伊莉莎这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伊莉莎,你没事了吧!”迪尼叫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咳咳......”伊莉莎先咳嗽了几声,接着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迪尼大哥......你救我干什么......我不想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怎么就不想活了呢?”迪尼质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