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75章 尊重生命,爱惜生命
    “我......呜呜......”伊莉莎哭着说道:“迪尼大哥,你不要问了......也不要管我......要我死了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死什么死啊,你是剑桥大学毕业的,有光明的前途。你看看我,书没读几天,一天就是在工厂干活,人快到四十了,都没个媳妇。就我这样的,还能凑合活着,你这么好的条件,死什么死啊。”迪尼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......”伊莉莎委屈地说道:“我不是剑桥大学毕业的,是我爸出来吹的,虽然学校也在剑桥市,但只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学校。我毕业上班的时候,遇到一个富二代,我爸听说我认识了有钱的男朋友,就出去吹嘘......还约了亲戚朋友明天到我家来吃饭,让我把男朋友带来......谁曾想,那个富二代只是玩玩,前几天突然跟我提出分手......我如实告诉我父母,结果被我父亲一顿臭骂......这两天不停地数落我......说没有有钱的男朋友,明天亲戚朋友来了,家里就成笑话了......还骂我没用,让人家占了便宜,什么好处也没得到......还说我这么活着,不如去死......我受不了他的骂......明天也没法去见家里的亲戚朋友......就寻思着,干脆死了算了,一了百了......”

    人都是有虚荣心的,不过是在什么国家,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听了伊莉莎的说法,迪尼愤慨地说道:“这个老福尔,怎么这么虚荣啊!女儿也是受害者,竟然这么逼女儿,有这么当爹的吗?”

    发了几句牢骚,他温和地说道:“伊莉莎,你现在怎么样,要是没事的话,我送你回家,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!”

    “迪尼大哥,千万不要......”伊莉莎哽咽地说道:“我爸的脾气,你也不是不知道,一向势利眼,特别的好面子。要是你带着我回去,他肯定又得发脾气,现在我跳河自杀的事儿,如果被他知道,他怕是都恨不得我直接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迪尼也知道伊莉莎父亲福尔的性格,正如伊莉莎所言,一向是狗眼看人低。

    像迪尼这样身份的人,福尔平常连搭理都不愿意搭理。

    如果说,自己现在送伊莉莎回家,还教训福尔,估计都得让福尔两口子给骂死。

    迪尼现在也犯了难,说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让我死了吧......”伊莉莎哭道。

    “这肯定不行......”迪尼严肃地说道:“这种事,我要是没看到也就算了,现在看到了,怎么可能让你再去死呢。你看看我,为了救你......这都啥样子......你还去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死,我爸肯定还得骂我,与其被他天天骂着,我还不如落个清静......”伊莉莎哭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人不管到什么时候,都得好好的活着......生命只有一次,要尊重生命,爱惜生命......”迪尼说到这里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就是自己说的这句话‘尊重生命,爱惜生命’,白日里他听一个人说过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别人,就是给他看手相的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当时说过,道家的宗旨就是“尊重生命,爱惜生命”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还说了,他今天能够遇到他的缘分。

    可是走了一天,天都黑了,也没说遇到。唯一碰到一个说话的女的,就是眼前寻死的伊莉莎了。伊莉莎这才多大岁数,自己都好奔四十了,而且自己也没钱,伊莉莎的父亲老福尔是什么人,自己也不是不清楚,肯定不能把女儿嫁给他。

    现在迪尼也没功夫寻思这个,只想着帮助伊莉莎,起码把命给捡回来,别在自杀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没有办法,想到张禹之后,便行说道:“对了!我想起一个人,这个人应该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有办法......”伊莉莎显然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就是三清观新来的一位......道士......他的本事可大了,算命可准了,说我......”迪尼张嘴就来,好在反应的也快点,本想说‘说我今天能碰到意中人’,硬是被他咽了回去。他改口说道:“反正是可灵了,就连弗朗今天早上都举着香炉步行去三清观叩拜,你跟我走好了,他肯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伊莉莎仍然是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到时候不就知道了,总比咱俩在这没有办法强。你连死都不怕了,不如就跟我去找那位道士看看......他要是也没办法,你再死也来得及......”迪尼说着,慢慢将躺在地上的伊莉莎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......”伊莉莎起来之后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三清观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晚课时间,不管是张清风等张禹的弟子,还是三清观的道士们,都在大殿内进行晚课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的晚课,并不见张禹和赵华、布莱顿、阿勒代斯。

    谢丽尔和张银玲也不在,因为这两个女人在吃了晚饭之后,见张禹把阿勒代斯留下,谢丽尔就带着张银玲去逛街了。

    在张禹的房间内,张禹盘膝坐在地上,旁边坐着赵华,左右下手坐着阿勒代斯和布莱顿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二人,说道:“今天晚上专门把你们两个人叫到这里,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之后,布莱顿说道:“师兄,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张禹面容平和,说道:“你是我代师收徒,阿勒代斯是我的亲传弟子,既然入我无当道观门下,总是要学些道法的。”

    赵华一听说,张禹要教这两个人道法,心头不由得一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是什么本事,他的道法,肯定老厉害了。自己作为翻译,从中应该也能学到点吧。他翻译给二人听,阿勒代斯和布莱顿也都是这般心思,激动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认真地说道:“我无当道观有教无类,不管是东方人、西方人,只要拜入我无当道观门下,都会得到教诲。然,你二人在学了道法之后,切记要守心如一,遵守门规、遵纪守法,莫要做伤天害理之事。否则的话,不管你们去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二人听了翻译,马上打着包票说道:“师兄,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遵守门规,绝不敢做丝毫违背门规的事情。”“师父,请您放心好了,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做,您不让我做的,我一概不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