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71章 公墓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出发吧。”见弗朗没有意见,张禹更是直截了当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不用翻译,弗朗也能从张禹的手势中听明白,他马上说道:“please!”

    这两天在英吉利,对于简单的单词,张禹已经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当即一甩道袍,转身朝外面走去,弗朗陪在张禹的身边,约翰布朗、张清风、张银玲、阿勒代斯两口子、布莱顿等人都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来看眼的洋鬼子们,大多数还是站在门内门外的位置,见张禹和弗朗朝外面走,下意识地让开去路。

    等人出去,他们也都不约而同地朝外看出,跟着又嘀咕起来,“弗朗原来是找这个小子看风水。”“这小子年纪轻轻,还会看风水,怎么可能?”“也别这么说,刚刚他的占卜,可是很准的。”“这倒也是,他们现在要去弗朗太爷爷家里的份上看风水,咱们是不是也跟着去看看。”“对对,去看看。”“要是真的厉害的话,我也找他帮忙看看。”......

    对于风水学说,可不单单是东方人讲究,西方人同样讲究。可以说,商场企业、政府办公楼,还有教堂什么的,其中都不乏风水之道。普通人看不懂,不代表这里面没有。

    有一位大有来头的西方人物,他对风水之术,就格外的痴迷,这个人不是别人,就是赫赫有名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。

    他曾经说过一句话,“我去东方的时候,要租用的房子,我就要请风水师帮我看过,我才敢用。不光东方,我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要开微软公司的分公司的时候,选择住房都要请风水师看,风水师不看过,我不敢住。”

    在东西方,风水已经完全进入企业管理的每个环节,无论企业家是高调认可风水,还是静悄悄的进行风水布局,都说明一个问题,越是富有的企业家越相信风水。反之,越是相信风水的企业,也越能成功避开不少风险,从而更容易走向成功!

    现在张禹要去给弗朗看风水,自然也吸引了这些人的注意力,他们纷纷跟上。

    可惜,在出门之后,弗朗就打了电话,让自己把自己停在五里外的车给开过来。道观这里,还有布莱顿的车和约翰布朗的车,他们一同上车,朝墓地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眼瞧着弗朗等人上车走了,众人难免悻悻,互相看了看,有的说道:“没热闹看了。”“走吧。”“走走走。”“咱们走吧,等回头打听一下,看看效果怎么样。”......

    大伙这就离开,可走出不远,有个中年女人停下脚步,琢磨了一下,就掉头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梅里斯,你这是去哪?”有认识这女人的,难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上柱香。”中年女人答道。

    “上香?没事闲的啊,他又没给你算命。”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人说了,心诚则灵。”中年女人也不多做解释,只说了一句,又继续往道观走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因为她这一回头,跟着又有人往回走,这人就是开表店的理查德森。

    有一个就有两个,有两个就有四个,转眼的功夫,便有二十多号人返回道观。

    没回去的人中,难免有人撇嘴说道:“什么也没得到,就得花一英镑上香,有病吧。我去教堂,可从来不用给钱的!”

    他旁边有个中年人挤了出来,看样子也是要去道观,听了这话,中年人来了一句,“教堂是不收钱,可是也没少捐吧。相较之下,一英镑上香好像并不贵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说完,继续朝道观走去。

    “给教堂捐款,又不是教堂收费,不捐也是可以的。给东方乱七八糟的神上香,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。走走走......”那人露出满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理查德森等二十多人,前后脚来到三清观,张伯伦等人,并没有跟着去,一来是没那么多车,二来道观里也得有人看着。

    他们一看到回来二十多人,还有点意外,但还是赶紧打招呼,“无量天尊,你们怎么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回来上香的。”理查德森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妇女也道:“我也是来上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来上香的。”“我也是来上香的。”......其他的人,也都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三清观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人来上香的,起码张伯伦他们,就没见过有人来上香。

    一听说这些人都是来上香的,心中激动不已,赶紧邀请这些人进到大殿。

    拿出功德箱,一英镑三支香,引领大伙给道祖上香。

    再说弗朗、张禹等人,乘车没过多久,就来到一处公墓。

    这个公墓,距离本地的基督教堂不远。在国外,很多教堂距离公墓都是很近的,以至于居民对于居住在坟地不远处,并没有什么抵触感。毕竟教堂就在这里,他们觉得居住在教堂旁边,是一件亲近神的事情。

    公墓修建的跟公园差不多,下车之后,弗朗在前引路。这公墓也是建在山上,从山脚向上,一路都是整齐的坟墓。

    在西方,墓碑上基本上都立着十字架,这是一种信仰,代表着人死之后,就上天堂了。

    弗朗他们都是一路向前,可是张禹和几个徒弟,则是边走边看。

    张禹只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个公墓之中,摆着一个风水阵,也不是随随便便建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里是不是也摆着风水局?”这时,跟在张禹后面的张清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确实是一个风水局,用来保佑子孙平安的。不过这个阵法......”说到这里,张禹想要考考张清风,故意顿了顿,问道:“你能看出,这阵法有什么端倪吗?”

    “端倪......”张清风仔细瞧了瞧,说道:“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,但我觉得,虽然有风水局,可是效果并不是很强烈。好像是由于按照山势整个建成的,这一分散,其实对每座阴宅,都没有什么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见识可以啊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师父教得好。”张清风马上讨好地说道。

    作为大弟子,张清风的资质很好,学东西也很快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谦虚......”张禹又是一笑,但随即一愣,不由得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和张清风的对话,在场能听懂的人也不多。约翰布朗和赵华听的明白,心中暗说,真是名师出高徒啊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水平,也就是稀松的很,尤其是赵华,根本看不懂。

    可张禹这一停下脚步,倒是引起众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弗朗赶紧问道:“张真人,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