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69章 露一手
    进到大殿,张禹没有再为难布朗,只是让阿勒代斯给弗朗示范一下,如何上香,就让弗朗独自给道祖上香谢罪,然后再给约翰布朗道歉。

    毕竟张禹是布道,不能说人家来了,他就得理不饶人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见弗朗给他道歉,心中十分高兴,对张禹更是感激。

    大殿内外还有不少看眼的,他们对道家并不感冒,都是小声嘀咕,对弗朗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,但却明白,这些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次弗朗过来,路上肯定得遭遇不少看热闹,这是张禹故意的,一切都在掌握。

    眼瞧着来的人很多,等弗朗道歉之后,张禹故意朗声说道:“我道家玄门有五术,分别是山医命相卜。通常道观之中,多以手相、面相、批八字、测字、圆梦、抽签、卜卦、摸骨、看阴阳风水、中医诊脉等形势为信善解困。我知道,诸位对我道家并不了解,对我玄门之术,更是知之不多。今日诸位有幸来到三清观,贫道愿当场为有缘人解惑。这些项目,每一项可有一个人上前找贫道测算,如有不准,贫道愿奉上一万英镑。可如果准了,不要你别的,只需要你拿出一英镑买三支香,给道祖上香便可。”

    这话落定,在场大多人听不懂,可能听懂的,如约翰布朗、赵华几个,都是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张禹说的话,未免也太大了吧。虽说这些,确实是道家玄门之术,但约翰布朗他们,却没有这个本事,这个业务,三清观内以前也有,后来就撤了,因为太不准了,外国人不信。加上很容易被人借机找茬,更加不敢整这个了。

    可张禹都这么说了,也不能不照办。赵华皱了皱眉,还是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在翻译中,有些东西,国语和英文也不是那么容易互通的,好在赵华是道士,加以解释,让人能够听明白。毕竟,在西方也有算命、星相、风水学说。

    洋鬼子一听这话,全都炸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口气太大了。只要说不明,就给一万镑。

    当下,就有一个洋鬼子从人群中抢了出来,直接喊道:“先给我算算!”

    张禹打量了那汉子两眼,做了个请的手势,随后人搬了桌子和椅子过来,他坐在桌子后,让汉子坐在他的对面。

    赵华在旁边进行翻译,张禹微笑着说道:“请问你想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看手相吗?那你给我看看手,算算我什么时候死的老婆?”汉子说完,直接把手伸到张禹面前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这话,一时间全都屏气凝神,想看看张禹能不能算出来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两口子,也都看向张禹,心中暗说,张真人还有这本事吗?之前没听说啊。

    弗朗和秘书、保镖也都看着张禹,尤其是弗朗,很想知道,张禹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。要是真有这个本事,自己上门谢罪也值了。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汉子的话,张禹伸手托住汉子的手背,看向汉子的手掌。

    汉子的掌纹比较凌乱,一瞧就是劳碌命。

    看了几眼,张禹又在他手掌上摸了几下,就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位老兄说笑了,你都没有结婚,何来的老婆,更不要说死过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赵华听了,心中暗说,这个准吗?

    眼前这个汉子,看起来快有四十岁了,能没结婚吗?

    可他也得翻译,将张禹的话,如实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众人都没出声,全都等着汉子的说法。

    坐在张禹面前的汉子,眼睛睁得老大,嘴巴也张的老大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他半晌才道:“这么准,那你再帮我算算,我什么时候能结婚呗?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现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赵华将他的翻译了一遍,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只回答你这一个问题,想让我回答后面的这个问题,先要兑现承诺。上香吧。”

    “ok!ok!”汉子连声答应,从兜里掏出一英镑,跟着急切地叫道:“跟谁买香、跟谁买香?”

    有张伯伦收了他的钱,给他三支香,让他上香。

    刚刚阿勒代斯怎么教弗朗上香的,这家伙也看到了,学着样子上了香。

    随后,他就跑到张禹面前,接着问道:“我什么时候能托单啊?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之后,张禹笑着说道:“你的缘分就在今天,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,快快出门,自能遇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朝他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汉子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只是摆手,也不说话。汉子无奈,只好朝外面走,心中琢磨,今天就能遇到么,我要是遇不到,咱们到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见他走了,跟着又有一个汉子跳了出来,几步抢到张禹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这汉子不由分说,就直接伸手说道:“刚刚他问你,他什么时候死的老婆。那你现在也给我看看,我什么时候死的老婆?”

    听了赵华的翻译,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有言在先,这些项目各选一个。手相已经看过了,就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说还可以看面相吗?那你看看我的面相!”汉子说着,把手收了回去,将身子前倾,把脸伸到张禹面前。

    这次不用赵华翻译,张禹就看出他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赵华一边翻译,张禹已经打量起这家伙的面相。这汉子虽然看起来有点凶,却不难看出是个耿直之人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张禹笑着说道:“你前妻未曾去世,现在的妻子健康,何来死一说。”

    赵华随即翻译,听了之后,这汉子的反应和先前那个一样,忍不住叫道:“这么准!”

    殿内众人再次哗然,“这是真的假的?”“福特以前是离婚了,这我知道,应该没死吧。这家伙算的是准。”“不会是一伙的吧。”“这个不能吧。”“要不然我去试试。”“我先试。”......

    汉子从张伯伦那里买了香,也去上香。这一回,不等他上完香,就有一个二十**岁的女人率先抢到张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女人说道:“你来给我看看,我儿子多大了?”

    张禹的身子一侧,把胳膊架在椅子的扶手上,拳头怼在的下巴上。他淡淡地笑道:“相面和手相,都已经给人看过了。你再选一个吧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女人琢磨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你不是说有抽签么,签在哪,我抽一个。”

    赵华随即翻译,“她要解签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这里有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,就是挺长时间不用了。”回答他的是约翰布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