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66章 准备香炉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弗朗着急上火的功夫,手里抓着的手机,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弗朗看了眼来电显示,随即接听,“hello。”

    “hello,老板,出事了。”电话里响起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事?”弗朗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山姆公司的采购经理给我打电话,寻问咱们公司的牛奶和酸奶什么时候能够到货。他说,如果再不能到货的话,就要以别的品牌为主打了,并让咱们赔偿违约金。”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弗朗皱眉,这个山姆公司,是一个大型的经销公司,说白了就是一级代理商。弗朗牧场的产品,主要都是通过这个公司进行经销,合作的相当不错,而且还有一份长期供货合同。眼下牧场出了问题,奶牛死了很多,想要如数供货,显然是不可能了。经销公司在分销上面还有不少订单,牧场无法给山姆公司提供货源,山姆公司就无法完成分销订单,影响可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弗朗心中为难,不过随即想到一件事。刚刚张禹跟他说了,说他印堂气色不正,生意上的事情,肯定还会不顺。眼下接连的电话,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没有奶牛就没有牛奶,产品就不能到位,到时候更没法交货。

    在英吉利,食品安全问题可是大问题,谁也不敢弄虚作假,想要找东西代替,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弗朗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也知道老板现在的心情,赶紧意思了一句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弗朗的脸色越发的难看,女秘书看的出来,老板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,不敢随便出声。

    “混蛋!现在......该怎么办......那小子能有办法么......”弗朗不由得又想到张禹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基督教徒,让他举着香炉去三清观赔罪,这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自己生意上出了麻烦,去教堂请耶稣帮忙,也不管用啊。

    弗朗咬了咬牙,说道:“去给我准备香炉和香,明天去三清观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您真的要去啊......”秘书大吃一惊,赶紧说道:“这事要是被人知道,就成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怎么办?”弗朗没好气地说道:“澳洲那边,没有奶牛给咱们提供。山姆公司,又在催货,咱们没有牛奶,公司会垮掉的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可是去三清观......难道就有牛奶从天上掉下来......”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三清观有没有牛奶掉下来,我现在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去基督教堂,肯定是没有牛奶掉下来的!”弗朗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倒是没错......可是那小子,明显是在羞辱您......”秘书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起码今天的比赛他赢了!”弗朗咬了咬牙,接着说道:“至于说行不行,那就得明天看了。他既然敢这么说,估计是应该有些办法的。你要知道,我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了!”

    秘书低下头,也不知道说点啥,反正她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再说张禹等人,离席之后,就直接朝球场外走去。

    眼下球队赢得比赛,主场的球迷们,都十分的兴奋,不停地大喊大叫,宣泄着心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之前的七连败,让他们的心中十分压抑,终于赢了一场,而且还是赢的曼城,这让球迷们看到了希望,重新燃起了火焰。

    欢庆之余,不少球迷们还在议论,“怎么就赢了曼城了呢,你们说,会不会跟那些道士有关。”“能有关系吗?”“我反正是不相信,足球场上,爆冷的事儿常有,低级别的球队,发挥好了,也不是说就赢不了高级别的。”“话是这么说,可这场比赛,赢的未免也太巧了。那些道士都说,只要他们过来摆阵就能赢,当时咱们还认为是个笑话,结果就赢了。”“这个......也许是巧合......”“反正是说不清,但如果下一场还能赢,那我就信了。”“对!看看下一场能不能赢!”......

    球迷们的说法各异,但是已经没有再嘲讽那些道士的了。

    三清观的道士和张禹和徒弟们,都离开席位,出了球场,跟着张禹几个人汇合,一同返回三清观。

    张禹和阿勒代斯、布莱顿、赵华、约翰布朗走在前面,来的时候是步行,回去的时候,也是溜达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张真人,你给弗朗提出的条件,是不是有点苛刻?”

    “约翰道友,你要知道,他是到三清观来闹事。这打的不仅仅是你的脸面,而是道家的脸面。之前我已经说过,他敢去基督教堂这么做吗?敢去天主教堂这么做吗?作为道士,也是有尊严的,在我们东方,亵渎道祖就等同于在你们西方亵渎耶和华!”张禹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没错。”约翰布朗点了点头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虽说他是个道士,可骨子中终究还是英吉利人,所以在他的眼中,耶和华的地位,应该是比三清高的。

    在道歉的事情上,他认为只要弗朗过来说声对不起,在三清殿内上香,也就可以了。毕竟对于阿勒代斯的处置,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,张禹对弗朗的要求竟然这么高,已经超过了对待阿勒代斯。

    他认为,弗朗绝对不可能答应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、布莱顿,甚至三清观里的洋鬼子道士,都听不懂二人说些啥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凑到赵华的身边,拉了拉赵华的道袍,低声说道:“我师父和你师父,都说什么呢?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,也都纷纷看向赵华,想要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赵华如实翻译,并且将张禹对弗朗的要求,接说了一下。阿勒代斯等人听了这话,也都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好家伙,弗朗怎么可能会答应呢。

    回到三清观,众人一起吃了斋饭,然后进行晚课。

    等到晚课结束,便会宿舍休息。洋鬼子道士们,少不得也要在背后谈论这件事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弗朗不会过来道歉。可同样,他们对张禹的本事,也十分的佩服。特别是今天比赛的胜利,赢的是那样的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同样也有人认为,或许弗朗也有可能会来。毕竟张禹说过的事情,全都应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