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64章 道歉
    在那遥远的东方,电视内响起某黄姓解说员兴奋的声音,“定位球!定位球!这个球可是十分的关键,曼城队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,一蹴而就吗?我们知道,在曼城队有很多的定位球好手,阿奎罗,席尔瓦,萨内都有在这个距离一锤定音的能力,这个球将会有谁来罚呢?”

    旁边的柳研凑趣地说道:“黄老师,看这个局面,曼城似乎已经胜券在握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莱沙队的好运现在已经用光了,是曼城队表演真正实力的时候了。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运气都是要被碾压的。”黄姓解说员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中,却有另外的一种说法,“进啊!这球一定要进啊!今晚的六串一,就差这一场了!只要曼城赢了,就中奖了。吃鸡、大保健,全看这一场,一定要进!”

    “是席尔瓦来主罚这个定位球,他的脚法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”黄姓解说员又继续开始解说,跟着他猛地大叫一声,“哎呀!可惜啊......”

    原来,席尔瓦的这一脚虽然绕过人墙,角度刁钻,直奔球门死角,可却稍稍偏了一点,砸在球门立柱之上。

    莱沙队的后卫赶紧大脚解围,皮球给踢出危险区域。

    紧接着,莱沙队前锋向前猛冲,希望将皮球抢到。可终究是晚了一步,曼城后卫达尼洛先一步抢到位置,抬腿一脚,就皮球踢去。

    不想,因为冲过来的时候有点猛了,地上太滑,这一脚竟然抡空了,他跟着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莱沙前锋随即到来,得到皮球直冲曼城的禁区。

    门将布拉沃见到对手单刀杀来,立刻做好准备。莱沙队的前锋也是因为得到这样的机会,太过兴奋,有点着急,刚进禁区就是把脚射门。

    这球踢的,实在不怎么样,也就是初中校队的水平,布拉沃见到角度,心头一喜,暗叫一声,“我表现的时刻终于到了!”

    他的身子就地左侧扑了过去,然而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布拉沃作为曼城的门将,这场比赛基本上就是在雨里淋着,没做过任何扑救动作,相当于在球场里买了一张站票。英吉利的天气也不暖和,还下着小雨,别人来回跑,他因为第一个球的吊射,都有点不敢出禁区了。身子一直发冷的他,突然这一发力扑救,脚下又是一滑,竟然斜刺里摔倒在地。而那射过来的皮球正好是他的身边进入球网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扑救!”某黄姓解说员一看到这个,登时就懵了,嘴里忍不住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也仗着他,知道自己是在解说,没有大骂出来。

    柳研在旁边说道:“这个守门员今天的发挥,也实在太时常了,前两个球,第一个球是他站位太过靠前,第二个或许没他的责任,可是这个球,怎么就滑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......”黄某没好气地叫道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“sb”的,可是最后这俩字,硬生生地让他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进了!”“进了!”“进了!”“goal!”“goal!”“goal!”......

    而此刻的球场上,观众们沸腾起来,又一次发出激情澎湃的呐喊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,那另类的加油声又响彻寰宇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必胜!”“无量天尊!必胜!”“无量天尊!必胜!”......

    突兀的进球,令莱沙的球员们,也开始疯狂的庆祝,眼下距离比赛结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这个球极有可能是杀死比赛的进球。

    他们的士气大盛,信心再次爆棚,胜利的决心拧成了一股绳。而曼城队因为这个失球,燃起来的士气,受到重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比赛,虽然仍然是曼城队进行强攻,可始终无法破门。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,比赛结束!

    “赢了!”“赢了!”“赢了!”......球迷们无比地沸腾,他们全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发出山呼海啸的吼声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们,球员们也都激动地抱作一团。之前的七连败,对他们的信心打击实在是太大,他们太需要一场胜利,而这场胜利竟然是从曼城的身上拿到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曼城现在可是英超领头羊,拥有着众多球星,本赛季开赛一来,还未尝一败呢。而曼城的不败金身,却是在莱沙镇这个小地方被打破的。

    “赢了!我赢了!”谢丽尔和球迷们一样,挥舞着双拳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她一把抱住旁边的小丫头张银玲,兴奋地喊道:“咱们赢了!咱们赢了!十万镑,一下子赚了十万镑!”

    张银玲也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,不过小丫头早已经被现场的激情所感染,她也知道是己方赢了。

    若是在以前,这种胜利,她根本不会为之所动。但是现场的气氛,令在场的任何人都会为之激动。

    她兴奋地喊道:“赢了!赢了!张禹赢了!”

    赵华和约翰布朗也都激动万分,这次的获胜,宣告着他们和弗朗的赌约获胜,三清观算是真正的保住了。

    张禹一脸的淡定,仿佛胜利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弗朗扭头看向张禹,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,似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这场胜利到底是不是跟张禹有关系。

    任何比赛都有爆冷的可能,说跟张禹没关系,也很正常。可是,张禹毕竟是用这个跟他赌,如果没有把握,岂不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弗朗现在对张禹是半信半疑,略一琢磨,他和气地说道:“张先生你好,我们可以重新谈谈吗?”

    赵华赶紧给张禹翻译,张禹微微点头,说道:“弗朗先生,你想要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次你说,想要去我太爷爷的墓前看看,明天有时间吗?”弗朗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翻译,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在去之前,你是不是应该先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赵华随即翻译,弗朗有点好奇,不解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指使阿勒代斯到三清观捣乱,亵渎道祖,打伤约翰道友,是不是应该先登门道歉呢。”张禹在赵华翻译后,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心中不由得又向张禹竖起大指。张禹这人实在是太仗义了,而且想的事情又这么周全。弗朗是这件事情的主使人,理应让他登门道歉。

    赵华立刻翻译,弗朗迟疑了一下,旋即说道:“张先生说的也对,我愿意登门道歉。明天上午,我就亲自前往三清观谢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