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68章 宗旨
    事实证明,不管在哪个国家,也不缺乏这种围观群众。

    在英吉利这里,闲的没事干的人也不少,小镇上难得遇到什么新鲜事,一场足球比赛的胜利,都跟大伙谈论一个礼拜的,更别说是这种新鲜事了。

    看眼、围观、跟踪的人是越来越多,又走了一会,就聚集了上百号人。

    此刻他们更加能够确定,他们走的方向,正是朝三清观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也正如众人所料,又走了一会,就来到三清观前。

    弗朗举着香炉,走在最前面,他一脸的苦瓜相,虽说早就料到,从五里外举着香炉走过来,肯定会被围观,可没想到,竟然有这么多人跟着。

    秘书和保镖也都跟着皱眉,心中暗说,老板这是吃错药还是怎么了,今天可真是丢人丢大了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三清观的大门是敞开的,走到门前,弗朗也心中委屈,脸色跟苦瓜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眼下进不进去?不进去的话,来都来了,进去的话,后面跟着那么多人,自己真成笑话了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想要牧场现在的境况,把心一横,率先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谢丽尔在心中偷笑,脸上没有表露出来,跟阿勒代斯一起跨门而入。秘书、保镖纷纷跟上,看眼的群众们,也都来到三清观前。

    他们眼瞧着弗朗等人进门,一个个又嘀咕起来,“没错啊,真是去三清观。”“他来干什么?”“我哪知道。”“要不然进去看看。”“让进吗?”“这也没关门,没说不让进吧。”“进去看看,瞧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......

    看眼的不怕乱子大,众人研究了一下,前后脚地都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以往三清观的门,白天也是关着的。今天为什么开着,是张禹要求的,道观是供奉道祖的地方,迎接八方香火,你关着门让香客怎么进来,总不能来个人都得敲门吧。所以,必须把门给打开。

    三清观也不是那种特别大的地方,一般也没个人来上香,大家伙现在都跟着张银玲在大殿前的广场上练太极拳呢,反正来个人也能看到。

    练着的功夫,众人就听到门口有点乱,停下来扭头一瞧,全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弗朗举这个香炉朝这边走来,后面是阿勒代斯等人,再后面还有一对看眼的。

    如此场面,难免让三清观的道士们发懵。昨天还议论着,说弗朗不可能答应张禹的条件,怎么今天还真来了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现在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,要不然昨天也不能跟着一起去。他也跟着打太极拳,只是张银玲传授的太极拳,和他学的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招呼约翰布朗,一同迎向弗朗,打了照面,张禹打起揖手,微笑着说道:“无量天尊,欢迎弗朗先生光临。不知弗朗先生到此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约翰布朗也是打起揖手,客气了一句,然后将张禹的话,翻译出来。

    弗朗心中暗骂,我来干什么的,你心里还不清楚啊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多人,你让我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可这么多人盯着,不回答的话,似乎也有些不妥。他也明白,这是张禹故意的。

    弗朗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前日对三清观多有不敬,今日特别登门赔罪。按照张真人意思,我步行五里,手举香炉前来,阿勒代斯和谢丽尔都可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弗朗先生确实是步行五里,手举香炉而来。”阿勒代斯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不等张禹说话,三清观内直接就炸了。

    洋鬼子道士们,一个个大小瞪小眼,嘴里忍不住惊道:“真是举着香炉来的。”“我的妈啊。”“简直是意想不到。”“张真人的本事也忒大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跟着弗朗一起来的那些看眼的,也是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来道歉的。”“到三清观道歉。”“弗朗喝多了吧。”“这算什么?”“他去基督教堂,也没见他这么有诚意。”“就是,竟然步行五里,举着香炉来道观,这算什么意思?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听不懂他们的话,看向约翰布朗,约翰马上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弗朗先生过来是诚意前来,失礼失礼。那就有情弗朗先生前往大殿上香,先给道祖道歉,再给约翰道友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将他的话原封不动的翻译出来。跟着前来看眼的老外们,听了之后,又是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。”“弗朗这是......”“要给道观道歉......简直是自贬身价......”“我们基督徒,为什么要给什么道士道歉。”......

    先是有人议论,随即有基督徒大声喊道:“弗朗!你不能进去上香道歉!你要是进去,就是给耶稣基督抹黑!”“没错!你不能进去道歉!我们基督徒怎么能给东方的神道歉!”“世界上只有一个神,那就是耶和华,其他的都是假的!弗朗,你不能上当,绝不能进去道歉!”“对!他们的神都是假的,你不能背叛耶和华,不能背叛耶稣基督!”......

    弗朗在心中暗骂,你们在这里起什么哄,老子天天拜基督,也没看有什么用,是不是等老子的牧场倒闭了,你们才满意。

    虽说这般,可弗朗也知道众怒难犯,如果自己进去,搞不好要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张禹不知道那些人喊什么,却也看出弗朗的为难,他低声说道:“约翰道友,他们喊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约翰布朗如实相告。要知道,在这个地方,基督教和天主教是主流,弗朗一个基督教徒来给道祖上香道歉,在很多人的眼里,那属于亵渎耶和华。

    张禹早就料到,外国人会这么说,弗朗这次能来,已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,这个时候,自己必须要给弗朗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张禹打起揖手,朗声说道:“我道家有教无类,入我门者,不分高低贵贱,不分有无其他信仰,皆可并存。我道家的宗旨是,尊重生命,爱惜生命,源于自然,保护自然,度己度人,劝人向善。弗朗先生虽然是基督徒,但同样可以与我道家结下善缘,两者并无冲突。弗朗先生,请随我来!”

    约翰布朗跟着进行翻译,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率先朝三清殿走去。弗朗也知道,来都来了,不进去也不行,干脆跟着张禹就朝三清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他这跟着张禹走,秘书、保镖、阿勒代斯两口子,也都跟上。

    其他来看眼的洋鬼子们,听了张禹的说法之后,心中同样是不以为然。但既然道教和基督教不冲突,也不是说让弗朗退出基督教,好像也没啥大不了的。见到弗朗进去,他们多少也是好奇,便也跟着过去看热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