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57章 鼠目寸光
    见弗朗这般说话,谢丽尔忍不住冷冷地说道:“弗朗先生,我丈夫带张真人到此见你,也是一番好意。我觉得,你最好还是坐下来跟张真人好好聊聊,否则的话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别看弗朗是一个牧场主,还是一家球队的老板,家里住着的庄园也不小,可谢丽尔并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因为弗朗不过是乡下土豪,谢丽尔作为一个模特,经常出席各种大的场面,有钱人也没少见。弗朗这个档次的,莫说是在伦敦,就算是在伯明翰,也不过是一般般而已。

    而张禹的实力,谢丽尔是见过的。张禹在东方有什么样的资本,她不知道,但她现在已经可以肯定,张禹的这身本事,完全就是一个大型宝藏。

    “我后悔......我后什么悔?赶紧给我走!”弗朗一边没好气地说着,一边伸手指向门口。

    张禹听不懂他们的话,却能从弗朗的语气中听出不快,显然是下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赵华,问道:“他们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赵华如实翻译,阿勒代斯和谢丽尔也都看向张禹,等待他的示下。听了翻译之后,张禹看向弗朗,淡淡地说道:“据我所知,三清观的那块地,是当年你爷爷给玄詹子前辈的风水费用,可不是单纯的捐赠。你们家能有今天的风光,也全是因为你太爷爷坟地的风水。你现在虽然遇到了困难,也不该忘记别人的恩惠。”

    赵华将他的话,翻译给弗朗听。

    弗朗重重地哼了一声,脸上露出不屑,“风水,什么风水?我们家能有今天,都是因为我爷爷和我父亲的努力,你以为我们家这么大的牧场,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!要说什么风水管用,那为什么现在我家这么倒霉,接连亏损,你倒是给我个解释!”

    赵华随即翻译,张禹跟着开始打量起弗朗的面相。

    弗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,是一个富贵像。不过印堂明显发黑,正在走背字呢。而且看程度,都有可能倾家荡产,就此破败。

    张禹可以确定,当年玄詹子给弗朗家选择的坟地,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。如果说,玄詹子没有点本事的话,也不可能孤身一人在英吉利建出这三清观来。在国内,或许还能靠坑蒙拐骗,可在英吉利这里,东方道士要是没有点真本事,肯定行不通。

    一块风水宝地,绝对可以福泽子孙,除非是被人给破了。人都有走背字的时候,哪怕是祖坟的风水好。可是,只要风水好,哪怕是走了背字,最后也可以逢凶化吉。张禹从弗朗的脸上,也不能确定,是否能够遇难成祥。这让他觉得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说的也没错,即便是风水再好,也离不开人的努力。天上不能掉馅饼,哪怕是钱掉在地上,也得弯腰去捡,没有不劳而获。但是,风水之道,却能事半功倍,同样是努力,好的风水能让人的努力获得更大的收获。你说玄詹子前辈的风水之术没用,我不太相信。对了,能不能带我去瞧瞧,你太爷爷葬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带你去,凭什么?”在听了赵华的翻译后,弗朗咧嘴说道:“也不知你跟阿勒代斯说了些什么,竟然忽悠的他拜你为师,但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我知道,阿勒代斯肯定是把我的计划告诉了你们,所以你们才找上门来。实话不怕告诉你,三清观的那块地,我是一定要收回来的,说什么也没用。赶紧给我滚,不然的话,我就叫人上来撵你们走!”

    赵华再次翻译。

    张禹摊开双手,又是一笑,若是换做平常,张禹也不愿跟一个老外扯这些。

    可张禹现在要传道,总得亮出点本事。收弗朗这样的商人当徒弟,张禹没这个兴趣。他想要的是,让莱沙镇的人都开始信奉道教。

    这个突破口,张禹已经想到了,那就是足球。

    无当足球队都能把张禹在光明镇取得突破,更不要说是在一个足球国度了。

    张禹索性说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不信我,没有关系。对了,听说你们球队已经七连败了,我有办法,让你的球队从此不败。如果你不信,咱们可以私下打个赌。”

    赵华一听这话,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让莱沙俱乐部从此不败,开什么玩笑。还要打赌,您怎么赌瘾这么大,上次跟阿勒代斯打赌,这次又要和弗朗打赌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能不翻译,当即用英语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果然,不仅仅是他,就连阿勒代斯和谢丽尔听了之后,也都是一怔。难不成,张禹还有这样的本事?

    弗朗愣了一下,然后轻笑一声,说道:“开什么玩笑,接下来的比赛不败?整个英吉利也没有说,什么球队能够做到这一点。你说要打赌,赌注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赌注很简单,如果下一场你的球队赢了,那你从此就要尊重我们道教,信奉道教。如果输了,我就让约翰道友,将三清观六百万镑卖给你。”张禹听了翻译后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赵华又是大吃一惊,心中暗说,这次更离谱啊,您怎么什么都敢赌?这事,您能做主吗?还有,球队是人家的,不管对手是谁,只要一放水,想输还不容易吗?他没本事,还没本事输吗?

    一时间,赵华都不敢翻译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不出声,自信地说道:“把我的原话告诉他。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好!”赵华咬着牙点了点头,跟着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等他说完,阿勒代斯两口子怔怔地看着张禹,仿佛觉得自己听错了。他俩和赵华的理解一样,足球比赛,球队想要赢,不一定有准,可想要输的话,那就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弗朗也懵了,实在想不到,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傻13。球队是自己的,我赢不了,还输不了吗?

    “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?”弗朗看着张禹,露出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等赵华翻译了,张禹又是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怎么想的,球队是你的,让球队赢,或许困难,可想要输,那就是易如反掌。但我觉得,如果你的球队真能够连赢,那你获得的利益,将远超于三清观的地皮。一块乡镇的地皮,又能让你赚多少?人么,不能够鼠目寸光。”

    赵华再次翻译,听了这番话,谢丽尔不由得重重点头。她发现自己没有看错人,让丈夫跟着这个人混,是大有前途的。

    球队连胜和一块地皮相比,孰重孰轻,傻子都能分出来。如果为了一块地,葬送了这个机会,那真的是鼠目寸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