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47章 心不诚
    阿勒代斯一路来到天主教堂,开车的时候,还时不时的听到惊雷的声音,这令他的手都忍不住发抖。

    天主教的教堂,不说是随便进也差不多,阿勒代斯一路进到里面的大殿,正好里面在场圣歌。

    鲁尼神父站在最前面的台上,在他的身后是几个修女,台下则是有五十多个信众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信奉天主教,既然是唱圣歌,他也只能跟着一起唱。

    然而,耳边仍然时不时的响起雷声,让人哪里受得了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十多分钟,圣歌终于唱完,信众们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不等人都走光,就匆匆朝台上跑去。

    台上的鲁尼神父是一个身材结实的中年人,看到阿勒代斯这么着急的跑上来,有些纳闷地说道:“阿勒代斯,有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“神父,我好像中了邪术!”阿勒代斯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邪术......”鲁尼神父疑惑地问道:“什么样的邪术,是在哪里撞上的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今天,帮着弗朗先生去三清观做事,想把那些异教徒从这里撵走。不曾想,约翰布朗竟然从东方请来一个帮手,那小子也就二十......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的话刚说到这里,耳边又是“轰隆隆”一声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说道:“神父,你能听到雷声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雷声,哪里打雷?”鲁尼神父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听我接着说吧......”阿勒代斯苦哈哈地说道:“那个小子也就二十来岁,却是出奇的邪门,他......”

    当下,他就将自己一行和布莱顿等人在三清观的遭遇,以及回家后突然总听到打雷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这番话的时候,又先后听到三次惊雷。

    鲁尼神父不难从阿勒代斯的脸上看出憔悴之色,听完阿勒代斯的讲述之后,鲁尼神父也是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他说道:“这些异教徒真的是可恶......用邪术害人......这样,你跪在圣母面前,拿着《圣经》,跟我一起唱圣歌。我相信,在圣母的庇护下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”阿勒代斯已经是病急乱投医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他在圣母的塑像下跪下,双手捧着《圣经》,跟着鲁尼神父一起唱歌。

    “我就走到神的祭坛,我就走到神的祭坛,到我最喜乐的神那里,神啊!我的神,我要弹琴称颂你,神啊!我的神,我要弹琴称颂你,我就走到神的祭坛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圣歌中的第19首,走到神的祭坛。可惜,不管阿勒代斯怎么唱,仍然还会听到雷声。每次雷声响起,阿勒代斯都会停顿一下,露出一副苦瓜相。

    一首圣歌唱完,啥用也没有,阿勒代斯苦着脸说道:“没用啊......”

    鲁尼神父也是皱眉,但是马上认真地说道:“你唱歌的时候,总是停顿,无法一气呵成,这是对圣母的一种亵渎。你必须要平心静气,不要被外界打扰,这样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来一次。”阿勒代斯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想要一气呵成,何等困难。

    时不时的雷声作响,换做是谁,也不可能不中断。

    而鲁尼神父,更是咬定,阿勒代斯是因为唱圣歌中断,所以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,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二点。

    大殿内的修女们都走了,就剩下鲁尼神父和阿勒代斯两个字。

    鲁尼神父都有些困了,说道:“阿勒代斯,想要化解邪术,你必须足够的虔诚。如果你不够虔诚,谁也庇护不了你。这样,我还有事情要做,你留在这里慢慢唱圣歌。当你能够一气呵成的时候,邪术自然化解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家伙就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神父!你走了,我自己怎么办?”阿勒代斯急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虔诚!不然的话,哪怕是我留在这里,也帮不了你。”鲁尼神父脚步不停,离开大殿,就把阿勒代斯一个人留下。

    “我就走到神的祭坛,我就走到神的祭坛,到我最喜乐的神那里,神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就走到神的祭坛,我就走到神的祭坛,到我最喜乐的神那里,神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一次一次的唱,歌声一次次的被雷声打断。

    他都有些欲哭无泪,这算是什么?

    跪在神像前的阿勒代斯忍不住在心中骂道:“你说的不是废话么,我哪里不虔诚了,每个星期都来。我现在一个唱歌,没唱两句就有雷声响起,声音还这么大......换成你,你能静的下来啊......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反复地骂着,圣歌更加唱不下去了,被那雷声折磨的,他都想一头碰死。

    “妈的!我回家!”阿勒代斯的腿都麻了,都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,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,跌跌撞撞地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返回家里,开车的时候,都高度紧张,到家下车的时候,走路身子都跟着晃悠。

    这种折磨,简直不是人受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,耳鸣是一件痛苦的事儿,那眼下他的早已,要比耳鸣还要痛苦好几倍。

    别墅一楼的灯是亮着的,阿勒代斯开门而入,身子晃晃悠悠,仿佛随时都能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怎么样?”谢丽尔听到他的声音,立刻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苦笑一声,摇头说道:“不管用......我的腿都好跪断了,鲁尼竟然说我不够虔诚......**!”

    他这次都不称呼“神父”了,直接叫鲁尼。

    “鲁尼神父也不成......那、那怎么办......”谢丽尔着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......这次是倒了霉......”阿勒代斯摇摇晃晃,终于走到沙发那里。

    他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“又来啊......”阿勒代斯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谢丽尔也是皱眉,她跟着在阿勒代斯身边坐下,恨恨地说道:“你也是的了,没事去拆人家的道观干什么,做这种事,也没几个钱。这下好了吧,人家从东方请了厉害的角色!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......约翰布朗还能请到这样的人......”阿勒代斯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的事情,多了去了,起码人家,也是什么......什么道派......你说说你,去之前也不查清楚他们的底细......”谢丽尔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......之前查过......天晓得,今天会冒出这么个家伙......”阿勒代斯哭丧着脸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