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46章 神经病
    “我刚刚真切的听到打雷了,雷声这么响,你没听到吗?”阿勒代斯低头看向谢丽尔。

    “什么雷声......”谢丽尔又是皱眉,撇嘴说道:“你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阿勒代斯挠了挠头,满是迷糊的嘀咕起来,“难道是挺差了,不像啊......妈的,今天真是丧气,让那小子给整迷糊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个迷糊!”谢丽尔没好气地说道:“还来不来了,我那点兴致一下子就让你给整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......马上来......”阿勒代斯说着,又俯下身子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刹那间,阿勒代斯的耳边又响起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这个雷声,好像是在远处,又好像是在耳边,但听的是那样的真切,都有些震耳朵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一下子抬起身子,又朝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天色有点黑了,却也看不出来下雨。

    谢丽尔见他又起来,皱眉说道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到打雷么?”阿勒代斯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打雷,打你个头啊!”谢丽尔不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到......这么大的雷声,你会没听到?”阿勒代斯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动静?你是不是不想啊,要是不想,赶紧给我起来!”谢丽尔气鼓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想......马上......”阿勒代斯赶紧又俯下身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连续两次的惊雷,这让他的小伙伴,一时间处于静止状态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吻向谢丽尔,准备找找状态,还真别说,很快又行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档口,阿勒代斯又听到雷声响起,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阿勒代斯忙抬起身子,再次转头朝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“你又干什么?”谢丽尔这次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打雷,真的打雷!”阿勒代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什么雷,你是故意的吧!”谢丽尔重重地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跟着一扭腰肢,爬了起来,从地上抓起被丢到一边的衣物,直接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故意的,真的打雷啊......”阿勒代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眼瞧着媳妇上楼,阿勒代斯挠了挠头,“这么大的雷声,她为什么没听到呢......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不爽地穿上裤子,然后朝门口走去,开了房门,来到小院之中,抬头朝天上看去。

    今晚的天气很好,天亮当空,繁星闪烁,没有半点下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这怎么回事?”阿勒代斯简直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突然间,他又听到惊雷响起。

    他正抬头望天,没有看到任何闪电,只是单纯的听到雷声。

    雷声仍然是那般,好像就在耳旁,又好像是在远方。

    “确实打雷啊......但这雷是从哪来的,连个闪电都看不到......还有,为什么这么大的雷声,谢丽尔就听不到呢......”阿勒代斯皱着眉头,脑子是直迷糊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耳朵出毛病了......这怎么可能......”阿勒代斯摇了摇头,转身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关了门,他朝楼上走去,进到卧房的时候,谢丽尔已然穿上睡觉,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呢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朝谢丽尔走去,有心印证一下,媳妇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没等他开口,又听到惊雷之声,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次,阿勒代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他跟着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亲爱的,你真的没听到雷声?”

    “听个屁,哪里有雷声?你在这跟我装傻充愣啊?”谢丽尔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真的听到雷声......”阿勒代斯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你是不是耳鸣了?”谢丽尔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端端的,怎么可能会耳鸣......”阿勒代斯摊开双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惊雷响起。

    再次听到雷声,阿勒代斯的眼泪差点没淌出来,他心中暗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有心再问谢丽尔,又怕挨骂,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我出去一趟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想跟谁约会?”谢丽尔见他要走,立刻叫道。

    “约个屁!奶奶的,我去医院!你要是不相信,就跟我一起去!”阿勒代斯叫道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去就去!”谢丽尔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两口子一直吵架,其实感情是相当深厚的,丈夫一直都说打雷,让谢丽尔也有些疑惑。既然是去医院,那就陪着去看看吧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伯明翰市的一家私立医院,这一路之上,阿勒代斯时不时地听到雷声,这让他都不敢跟媳妇说了,以免再被当成是神经病。

    耳鸣是累及听觉系统的许多疾病不同病理变化的结果,病因复杂,机制不清,主要表现为无相应的外界声源或电刺激,而主观上在耳内或颅内有声音感觉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医生对阿勒代斯进行耳鸣测验,测验的结果,是一切正常,可在这个过程中,阿勒代斯仍然能够听到雷声。

    雷声不小,每一次打雷,现在都让他不自觉地心头一颤。这种折磨,一般的人,哪里受得了。

    医生也纳闷起来,耳鸣的患者见过不少,但不过是耳朵中“嗡嗡”的,能够听到一些杂音,不可能说听到雷声轰鸣,这简直是一个起码。

    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干脆给阿勒代斯开了点安神养神经的药物,让他先吃着,看看情况怎么样。

    服用了药物,阿勒代斯还是时不时地听到雷声轰鸣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的时候,这家伙都有点憔悴了。说句实在话,换谁碰到这种事,也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谢丽尔发现,丈夫不是装的,关切地问道:“哈尼,你这到底是怎么了?今天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?有没有被人打成脑震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打得过我!”阿勒代斯立刻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脑震荡的问题,在医院里也检查过了,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,被张禹教训的事,他实在是不好意思跟媳妇说,以免丢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......不对!”谢丽尔目光一凛,说道:“要是没什么事,你自己在家里喝什么闷酒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阿勒代斯心头一动,不由得暗自嘀咕一声,会不会是那小子搞的鬼?

    但他仍然没和媳妇说,而是说道:“我去鲁尼神父那里一趟,你在家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谢丽尔看出丈夫是有事瞒着自己,迟疑了一下,还是点头说道:“懒得理你!”

    跟着,她就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独自离开家门,开车前往天主教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