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43章 跟我一起修道吧
    赵华马上将布莱顿的话,翻译给张禹听,张禹明白布莱顿的意思,这是想要看看,中医到底有多神奇。

    “要我治的话,一个礼拜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礼拜......”“这么快......”约翰布朗和史蒂芬丽莎都是能够听懂国语的,一听张禹说一个礼拜就能治好,不禁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的伤势,因为拖得时间比较长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。

    刚刚因为太过激动,以及对张禹的感激,他出来主动去见张禹,别看距离不远,可一来一回也是疼得要死。他也着实是一个硬汉,硬是没吭一声。

    布莱顿和托尼大叔、张伯伦、瓦伦西亚见到约翰布朗和史蒂芬丽莎吃惊的样子,也都是有些诧异,不知道张禹到底说了些什么。他们的心中,也都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赵华将张禹的话翻译出来,好家伙,闻听此言之后,布莱顿几人的反应也都是约翰布朗二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?”“这么短的时间里,伤就能好?”“医院也做不到啊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听不懂他们的话,但也不难从表情上看出他们不相信。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走到床边坐下,对于约翰布朗的伤势,张禹已经了如指掌。约翰布朗的内伤和外伤都不轻,但主要的还是内伤,只要内伤好了,外伤很容易治愈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来银针,微笑着说道:“约翰道友,我现在给你针灸,将你体内的淤血给排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约翰布朗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说,在张禹刚来的时候,他对张禹的本事还不是如何相信,现在已经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张禹将银针从约翰布朗的肚脐开始,一阵阵的刺入。针灸对于三清观的人来说,并不陌生,可对于布莱顿来说,却是第一次看到过。

    布莱顿很是疑惑,为什么银针在刺入约翰布朗的身上时,约翰布朗没有一点疼痛不说,甚至皮肤都没有半点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他诧异地看着,眼睛睁得老大,心中对于张禹更加的佩服,也暗自感叹中医的玄妙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约翰布朗身上的血脉都被张禹用针灸打通。拔掉银针之后,张禹跟着从画里又掏出来药酒的瓶子。

    这是刚刚给张银玲擦的药酒,专治跌打损伤,效果极佳。

    张禹把药酒倒在约翰布朗的身上,开始用比较近,却又用比较快的手法进行搓动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很快感觉到身上火辣辣的舒服,三清观其实也有药酒,但治疗这种外伤,只怕不够看。特别是药酒带来的感觉,也有些不同,明显是张禹这药酒的效果更加有劲。

    揉搓的过程中,张禹暗用真气将约翰布朗体内的淤血慢慢疏通上去。

    蓦地里,约翰布朗突然感觉到喉头一阵恶心,忍不住一扭身子,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“哇”地一声,一口淤血从嘴里喷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没事吧。”看到这个,史蒂芬丽莎忙关切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“师父。”“师父。”......其他的洋鬼子道士们也都大急,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吐出淤血的约翰布朗,不由得松了口气,跟着说道:“舒服多了......淤血......是淤血都吐出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约翰布朗又连续来了两个深呼吸。

    他接着看向张禹,真挚地说道:“多谢真人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他,对于张禹也是越发的佩服起来。要知道,内伤最为关键的一环就是体内的淤血,这个一般都是靠药物慢慢将淤血给化掉,需要一定的时间。因为体内的淤血,同样也会影响到外伤恢复速度。

    适才张禹说一个礼拜就能治好,他多少还有点不信,现在体内淤血吐出来,想要在一周之内痊愈,已经不是什么难事。在他看来,就算一周不能彻底好了,也能好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跟着看向史蒂芬丽莎,说道:“道友,先前说过,用三倍的药量给约翰道友熬药,不知道药熬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已经熬上了,我现在就去看看。”史蒂芬丽莎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马上站起身来,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张禹和约翰布朗的对话,其他人听不懂,托尼大爷难免比较着急,赶紧寻问赵华。

    赵华将张禹和约翰布朗说的话说了一遍,听了之后,众人更是惊呆了。

    中西医对于淤血的说法是不同的,治疗方案肯定也是不同的。中医对淤血的说法是,血液滞留或凝结于体内。西医对于淤血的说法是,静脉性充血,因静脉血液回流受阻所引起的一种循环障碍。

    从西医的角度上来说,这种内伤淤血,在治疗中是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的。打黑拳的布莱顿对此最为清楚。

    布莱顿看向张禹,惊叹地说道:“你是说,他体内的淤血已经在刚刚吐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一下,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哦买噶!中医真的是太神奇了。”在赵华翻译后,布莱顿又是惊叹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微笑着看着布莱顿,上下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布莱顿看起来壮的跟牛一样,无比的孔武有力,而且看得出来,这家伙的身体柔韧性还是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么打量自己,布莱顿有点纳闷地说道:“兄弟,你这么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赵华马上翻译,张禹真挚地说道:“你看起来身体结实,但因为戾气太重,加上以前受过伤,身上带有隐疾。”

    听了赵华的翻译,布莱顿说道:“我是一个打拳的,脾气确实比较大,以前确实也受过不少伤,可看起来身体没有什么毛病啊。你说的隐疾,不知道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华跟着翻译,张禹说道:“把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干脆直接去抓布莱顿的手腕,布莱顿不知道什么意思,但是也没阻止,任凭张禹抓住。

    张禹将手放在他的脉门上,片刻之后,张禹正色地说道:“没错,你的肺脏受损,虽然现在表面上不明显,可随着年深日久,必然日益加重。你又是打拳的,怕是加重的速度更快。”

    赵华再次翻译,听了之后,布莱顿连忙说道:“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办法很简单,不要再去打拳了,跟我一起修道吧。”张禹在听了赵华的翻译后,直截了当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