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28章 黑市拳王
    “主要是对手不按照套路出牌,我的拳击派不上用场,所以才劳烦你。”高大白人阿勒代斯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按照套路出牌,很有趣么。好啊,那就让我见识见识。”布莱顿笑道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配合布莱顿一行来到前面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都看着对方,这时候,有个老外道士惊讶地说道:“是布莱顿啊......这帮人,也太卑鄙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布莱顿......这人就是布莱顿......我的天啊......”另外一个老外道士也是吃惊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,但是从惊讶声中,隐约能够确定,过来的人似乎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看向旁边的赵华,低声问道:“他们说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,来的人是布莱顿......”赵华说道。

    “布莱顿?干什么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也不太清楚,我帮你问问。”赵华说完,马上看向刚刚说话的外国道士,用英语问道:“乔治师兄,那个布莱顿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布莱顿是鲁尔街上的黑市拳王,我在市里打工的时候,看过他打拳,厉害极了。”乔治说道。

    “黑市拳王......”赵华不由得唏嘘一声,赶紧将他的话,翻译给张禹听。

    张禹听了之后,好奇地说道:“黑市拳王......英吉利也有打黑拳的啊......那黑市拳王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英吉利打黑拳的特别多,而且高手也特别的多。他们上不得台面,但是实力往往要比那些正规的拳击手还要厉害。我没有去看比赛,只是听说过一些。乔治师兄去看过,要不然,请他过来问问。”赵华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赵华招呼乔治过来,因为先前张银玲的厉害,已经让三清观的人十分佩服,所以极为配合。

    据乔治说,黑拳其实就相当于自由搏击,不需要什么套路,以将人打的爬不起来为主。有的时候,都会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英吉利人,一向以高贵的绅士自诩,所以英吉利不屑于去练自由搏击,他们练习的大多是拳击。在英吉利打黑拳的人,基本上都是其他国家的,就好像这个布莱顿,并非英吉利人,应该是巴西人。在黑市拳台上十分厉害,被称为伯明翰地下拳王。

    乔治看过两次布莱顿打拳,对手跟他较量的时候,基本上十个回合以内就起不来的,无一不是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他的话,赵华如实翻译,张禹和、张清风、张银玲等人都听了清楚。

    一听说对方请了这么一个高手过来,无不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可是,张银玲还真是没心没肺,一下子来了精神,兴奋地说道:“刚刚那几个也太废物了,这次终于来了一个高手!拳王!正好我也想看看,外国的拳王,到底有多大本事。”

    她一脸的跃跃欲试,别人都替她担忧,其中也包括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朝对面看去,布莱顿和阿勒代斯等人又开始议论什么,也不知是说啥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给赵华做了个手势,笑着说道:“咱俩过去瞧瞧,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过去......”赵华不解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微微点头,随即朝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华不明白张禹这是什么意思,见张禹敢过去,便硬着头皮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禹的弟子和三清观的道士,也都不明白张禹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对面的洋鬼子们见到张禹两个人过来,也都不说话了,全都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张禹很快来到阿勒代斯的面前,微笑着说道:“听说阁下请了拳王前来,我特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赵华没想到,张禹说的是这个,却也只能跟着翻译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听是这么说,料想张禹是有点怂了,得意地说道:“不必客气,等下见真章就好。”

    赵华马上翻译,张禹跟着笑呵呵地说道:“听闻拳王的战绩,着实令人佩服。我是这么想的,等下交手的时候,大家只是切磋,可否手下留情。千万不要打死人命,也不要把人伤的太重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明显是在示弱,赵华听了之后,心中暗说,刚刚还那么牛13呢,现在一听说人家是拳王,这么快就怂了。

    可他也没办法,照实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对面众人一听这话,不少人都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来的布莱顿,更是得意,他笑着说道:“放心好了,刚刚阿勒代斯已经跟我说过规则,我不会把人打死的。”

    赵华来回翻译,张禹微笑讨好,连连跟人家道谢,说了好一会,这才返回本阵。

    原本张银玲连战连捷,让赵华升起了不少信心,以为只够打赢这一仗,解决问题。眼下看到张禹变得这么怂,一听说拳王来了,就跟人家套近乎,令赵华的心再次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的心中,对张禹又升起一丝鄙夷,觉得张禹这个人,可真是墙头草。

    然而,张禹这么做,自然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看着张禹回去,布莱顿不屑地说道:“刚刚不会这个人,把你们的人打伤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他了。”阿勒代斯说道:“这小子就是玩嘴皮子的,没啥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啊?”布莱顿嘴里问着,打量着对面的张禹等人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女的。”阿勒代斯指向张银玲。

    布莱顿一行五人,一看到阿勒代斯所知的目标是一个娇小的东方女孩,都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阿勒代斯,不至于吧......你们这么多人,别告诉连这么一个小丫头都解决不了......”布莱顿好像是说笑话一样说道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来的四个,也扫向阿勒代斯的手下,脸上都是不以为然地笑意,仿佛是嘲笑这些人太废物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也觉得尴尬,难为情地说道:“术业有专攻,我们是练拳击的,这要是在擂台上,自然是不怕她。可在这里,也没有个规则,她闪转腾挪的,实在太过灵巧,所以我们才吃了亏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......”布莱顿仍然不以为意地笑道:“看到五万镑的份上,我们替你解决这个小丫头。你们谁上去陪这个丫头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!”马上有一个穿白衣服高大汉子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卡卡,那她就交给你了。别把人打死了就好。”布莱顿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先前也没见过张银玲出手,对于张银玲的底细并不清楚。但打架不仅仅讲究灵巧,还得有力量的配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