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23章 我堂堂道家,岂容他人上门踢馆!
    “药有问题,这怎么可能?”约翰布朗显然是不信,接着说道:“这药是我师妹亲手抓的,亲手熬的,我还闻过,绝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史蒂芬丽莎也赶紧说道:“是的,这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。我可以保证,绝对没有抓错,也不会有人从中做手脚。”

    张禹能够看得出来,史蒂芬丽莎和约翰布朗的关系亲密。于是,张禹说道:“能不能按照药方,把药抓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史蒂芬丽莎马上看向床上的约翰布朗,约翰布朗微微点头,史蒂芬丽莎马上站了起来,说道:“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她随即出门,前去抓药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人,都疑惑地看着张禹,瓦伦西亚和张伯伦、托尼大爷都不懂国语,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五分钟,史蒂芬丽莎重新回来,在她的手里,捧着一个小筐,里面装着药材。

    来到窗前,她将筐递给张禹,说道:“就是这些,绝对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张禹接过小筐,看了一下,里面装着各种药材,摆放的十分整齐。他跟着低头闻了闻,然后抓起一些药物,放到鼻子下使劲闻了闻。

    他将药物放下,微微摇头说道:“问题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史蒂芬丽莎和约翰布朗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药材过期了。”张禹无奈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过期了......中药怎么会过期呢?”约翰布朗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张禹也会过期的,这些药材放了多少年,我虽然不敢确定,药味虽然有,可已经不浓了。通常来说,中药存放如果超过四年,哪怕封闭良好,药效也会大打折扣。就好像你的伤,之前虽然有点重,治疗起来也容易。可是因为药物的药量不足,导致无法发挥药效,喝了等于白喝,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祛血化瘀,时间越长,伤势越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约翰布朗惨然地说道:“这些药......好像是十年前采购的......”

    史蒂芬丽莎则是急切地说道:“那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,药物需要重新购买,但现在急于给约翰道友治病,事急从权,能药物买来,肯定来不及。我看这样,在原先的药量上,增加三倍进行熬制,我再给约翰道友用银针刺穴,尽快驱除淤血,估计当天就能看到效果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史蒂芬丽莎兴奋地说道:“那我现在就按照你的意思办!”

    “####&&&&&&......”张禹和约翰布朗、史蒂芬丽莎对话,托尼大爷一句也听不懂,他现在似乎有点急了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史蒂芬丽莎连忙安抚,将张禹说的话,跟老爷子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爷子听了之后,显得有些不信,摇头又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外面响起急切的脚步声,跟着是敲门声响起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ein!”史蒂芬丽莎叫道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进来的是另外一个知客道士,他匆匆忙忙,一进门就喊道:“no,thosepeopleareingagain!(不好了,那些人又来了)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张禹心中暗说,敢不敢说国语,我特么听不懂。

    床上的约翰布朗闻言,立刻就要坐起来。可这一动,忍不住闷哼一声,人又无力的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站在床边的张禹赶紧说道:“约翰道友,你不要乱动,这样会加重伤势的。这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约翰布朗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用英语说道:“瓦伦西亚、张伯伦,你们两个跟乔布斯通一起出去,不要跟对方动手。实在不行的话,就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ok!”王伦西亚点头答应,随即朝张伯伦做了个手势,两个人连带知客道士乔布斯通一起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听不懂,但也能够肯定,这是出了事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便正色地说道:“约翰道友,咱们都是道家一门,乃同祖同宗同源。你的伤,显然不是磕磕碰碰,是被人打伤的。到底出了什么事,道友若是隐瞒,就是看不起贫道了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约翰布朗没想到张禹突然这么严肃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史蒂芬丽莎连忙劝说道:“无当真人,对方很凶的,你还是不要掺合了。这里的事情,我们会解决的,如果不行的话就报警。你好好休息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一定是打伤约翰布朗的人,又打到门上了。

    张禹冷笑一声,严肃地说道:“史蒂芬道友此言差矣!我堂堂道家,岂容他人上门踢馆,若是还需要警察帮忙,传讲出去,至我道家脸面与何地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史蒂芬丽莎听了这话,不由得垂下头去,也不知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张禹两步走到知客道士钱飞身边,直接说道:“带我出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钱飞不敢做主,小心地看向床上约翰布朗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也是为难,张禹远来是客,若是有个好歹,那怎么办?

    可张禹说的也没错,道家声誉重要,尤其是张禹,是从东方道家本源来的,对这种事情,更加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要知道,私人恩怨的话,私下解决。如果到道观来踢馆,那踢的不仅仅是人,乃是三清的脸面。

    可约翰布朗也能看得出来,张禹十分的认真,略一考虑,说道:“钱飞、赵华,你们俩陪真人出去看看,千万不要令真人有何闪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“是,师父。”钱飞、赵华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二人陪着张禹一同出门,离开约翰布朗的房间,张禹就低声问道:“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,为什么要找你们道观的麻烦?约翰道友,又是为何被打伤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赵华不敢乱说,看向钱飞,说道:“师兄,你跟无当真人说吧。”

    钱飞迟疑了一下,无奈地说道:“他们说,我们三清观是异类......说白了就是异教徒......让我们滚蛋......其实,无非是想要我们这块地......因为他们侮辱道教,师父十分气恼,就跟他们理论......师父是练太极拳的,对方就提出来跟师父比武,结果把师父打伤了......他们还说,我们不是会中医么,有本事别去医院,自己用中医把伤治好,才是本事......如果治不好,中医就是骗人的把戏......所以,师父就算伤势严重,也忍着没去医院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