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22章 观主
    张禹留众弟子中进的院子里等着,他跟着四个道士一起进到后面的院子。

    后院之中的建筑,都是东方古典建筑,花园长廊,有几间房舍。

    他们一同朝中间的房舍走去,张禹小声问道:“托尼大叔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先前的那个青年道士马上说道:“已经擦了药酒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来到房舍之前,外国道士将房门推开,跟着就能闻到一股中药味。

    张禹紧了紧鼻子,觉得味道,好像有点不对。但他没有多言,只管跟着四人绕过屏风。

    在屏风后面是一张床,床上躺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外国人,老外的头上竖着发髻,看起来十分正规。在床边有一个外国坤道,看起来是负责照料老外的。

    “回禀师父,无当**师到。”青年道士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扶我起来。”床上的老外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坤道这就要将他扶起来,张禹连忙说道:“你有伤在身,不必这般客气。贫道来自国内镇海市光明山无当道观,名叫张禹,道号无当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点距离,但张禹看的清楚,老外道士的脸色憔悴,显然是受了不轻的内伤。而他旁边的坤道,虽然也脸色憔悴,但这种憔悴属于太过疲乏。

    作为道士,都得有个道号,没有道号,那不叫道士。而且不仅仅要有道号,还得有个妙号。

    张禹以前叫无当斋居士,但既然是居士,肯定不是道士。堂堂无当道观方丈,要是没个道号,显然是不像话的。张禹干脆也省事,就叫无当子吧。

    当然,一般的人不会这么称呼他,都是叫他张真人,或者是张道友。

    这其实很正常,张禹的身份在这里摆着。就好像丘处机似的,旁人都称呼他邱真人,或者是长春真人,没人当面叫他长春子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无当真人,失敬失敬。贫道名叫约翰布朗,道号归云子。这位是我的师妹史蒂芬丽莎,道号归心子。”老外道士介绍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老外坤道史蒂芬丽莎站了起来,向张禹见礼。

    跟着张禹一起来的四个道士,也都自报家门,青年道士叫赵华,道号广清子。知客道士叫钱飞,道号广诚子。老外大汉叫瓦伦西亚,道号广宁子。另外一个老外叫张伯伦,道号广伦子。

    客气了一番,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,以及说话的声音。声音还不小,其中一个人的声音,张禹听的耳熟,好像是那位托尼老爷子的声音。老爷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愤怒,不知又是争吵什么。

    “哐”地一声,房门被推开,张禹等人回头观看,跟着就见一个外国道士扶着拄着木头棍的托尼大爷绕过屏风。

    “###&&&***%%&&&……”托尼一进来,又是用外语直叫唤。

    床上的约翰布朗忙用安抚的语气说道:“¥¥¥##&&&&***&&......”

    总之说的是什么,张禹一句也听不懂,他只能听出来,约翰布朗的中气不足,十分的虚弱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了几句,托尼大爷被扶到床边坐下,他十分焦躁,不停地敲拐棍。

    张禹拉了拉青年道士赵华的衣袖,低声问道:“他们吵什么呢?”

    赵华满是尴尬,迟疑了一下,皱着眉小声说道:“我师父这不是受了伤么,托尼大叔一定要师父去医院,不要硬撑了。可是师父不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答应,既然有伤,也应该去医院啊……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去医院的……这……”赵华似乎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张禹见状,索性朝床上约翰布朗打了个揖手,说道:“听闻道友有伤在身,贫道通些医理,不知可否让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道友了。”约翰布朗马上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托尼大爷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先前没注意到张禹,此刻听到说话,不由得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一瞧,觉得有点面熟,随即想了起来。他有些纳闷地说道:“&&&&&#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,张禹听不懂,赵华赶紧用英语和托尼大爷交谈,说了张禹的来历。

    老头先前对张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可是听了赵华的话之后,马上不悦起来,没好气地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张禹是直皱眉,这个世上最大的悲哀就是跟老外聊天,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他拉了拉赵华,示意赵华翻译一下,赵华满是歉意地说道:“托尼大爷说……你、你年纪轻轻……要是会看病的话……他把脑袋拿下来给你当球踢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你告诉他老人家,我肯定能把人治好。要是治不好的话,医院也治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的话,让赵华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跟他这么说就好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……”赵华当即按照张禹的话,用英语跟老头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果然,托尼大爷听了这话,手里的木头棍一个劲的往地上砸,嘴里直叫唤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次说的是什么,张禹大概能猜得出来,肯定是说自己吹牛13。

    张禹低声说道:“他是不是在说我吹牛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……”赵华嘴里说着,心中暗说,你还有点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张禹只是一笑,人泰然自若地走到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他不去理会托尼,你是看着床上的约翰布朗,真切地说道:“道友,把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约翰布朗知道,张禹这是要把脉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是一个白人,他身上没穿衣服,只是绑着绷带,上面有淡淡的药味。

    张禹抓住他的脉门,当即脸色微变,他能感觉到,约翰布朗的伤势不轻,而且这个伤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,应该有些日子了。伤势没有渐好的迹象,反倒是慢慢在恶化。如果再这么耗着,估计撑不过一周。

    “伤了能有半个月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,十六天。”约翰布朗嘴里说着,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钦佩之色。

    “用的什么药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七、当归、鸡血藤……内服外敷……”约翰布朗报了一个药方,说出十几种中药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药方,张禹略一琢磨,脸上微微变色,疑惑地说道:“不对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了?”约翰布朗有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用这个药方,按理说伤势早该好了,就算不好,也不至于越来越重。这里面,好像有问题吧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还使劲地吸了吸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