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21章 同祖同宗
    “诸位道友,里面请。”外国道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道谢道友。”张清风客气了一下,转头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打起揖手,说道:“无量天尊,多谢道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率先入门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随着张禹一同进门,每个进门的人,都会和张禹一样,打起揖手,说上一句,“无量天尊,多谢道友。”......

    挂单也是有讲究的,不能说,一上来就拎着行李去住的房间,那是住旅店,不是挂单。

    前来挂单,行李得放在廊下,挂单的道士得先进大殿给道祖上香,一切礼毕,才能出来拿行李,然后由知客道人领着去客房。

    来到廊下,就见有八个道士站在那里,其中六个是老外,两个是国人。他们的年纪都有三四十,手里拿着棍棒,看起来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在国内的任何道观,都没有说这样的,张禹看向两个知客道人,不等他开口寻问,那个国人道士就道:“无妨的,他们只是在练武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他这边留阿久和尹尚杰看着行李,带着其他人跟着两个知客道士,一同前往各殿上香。

    这道观的规模也不算小,起码要比早期的无当道观大。

    左侧是文昌殿,供有文昌帝君、吕洞宾、张果老、汉钟离、曹国舅等八仙。右侧是药王殿,供奉药王孙思邈,李时珍,华佗。

    在两侧偏殿上香之后,来到正殿。殿内供奉着三清神像,左右两厢则是护法二十八宿。

    出了大殿,张禹等人拿好行李,又随着两个知客道人向前,来到中进的院落。这个院子里,左右有两排房舍,院中有几个大树,树叶枯黄飘落,给人一种萧条的感觉。

    国人道士进行介绍,进院左右两侧的第一间房是用餐的斋房和值房,到了饭口,会有铃声,过来吃饭就好。

    左侧的一排房间是本观道士居住的地方,右边则是客房,就请张禹等人到客房挂单休息。

    在这个院中,没有其他的道士,再往前是后进,那里有门户,以张禹的耳力,隐约能够听到有老外说话的声音,就是听不明白,人家说的啥。

    张禹故意问道:“贫道一行远道而来,承蒙照应,准许挂单,不知贵观的观主何在,贫道想要拜会一下,当面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国人道士,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外道士是能听懂国语的,他随即说道:“观主事务繁多,我看就不必打扰了吧。道友挂单住下就好,有什么事,尽管跟我们俩说。”

    先前青年人说过,观主有伤,还不让请大夫。看到眼下这个情况,张禹完全可以确定,三清观内确实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真切地说道:“不瞒二位道友,之前到来之时,我们在路上遇到三位道友,还有一位扭了脚的托尼大叔。听一位道友说,贵观的观主受的伤,一直未能痊愈。贫道通晓医理,感挂单之情,有意前去探望,还请二位道友代为通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知客道人互相看了一眼,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张禹进而真挚地说道:“这里是三清观,供奉三清,我们道门同样信奉三清,大家同祖同宗同源,理应相互扶持……对了,二位道友请稍等,我先进房间换下衣服,稍候便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……”两个知客道人不明其意,但是张禹的前面的说法,很有道理,都是信奉三清,同祖同宗同源。

    张禹示意弟子们在外面等着,他拎着自己的行李,走进一间客房。

    不大工夫,他从重新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来,张禹已经不是便装,穿着一身白色的八卦仙衣,头戴道冠,看起来颇具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张清风等人立刻躬身施礼,“拜见方丈师尊!”……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张禹说着,人来到两个知客道人面前。

    两个道士不由得重新审视起张禹,先前张禹一行,道家礼数周全,却是没穿道袍。现在张禹换上行头,看起来还真是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“二位道友有礼了。”张禹打起揖手,跟着从袖口里掏出来一块令牌递给国人道士,说道:“请将这块信物呈与贵观观主过目。”

    这块令牌,是张禹晋升无当**师的时候,正一教颁发的。令牌本身并不是什么法器,只是一种信物,证明张禹是正一教的法师。

    两个知道道士看着令牌显然是不认识,毕竟一直都是在国外,水平也不是那么高,懂得道家礼节,却是没见过**师的信物。

    国人道士看了两眼,考虑到张禹如此正规,不敢怠慢,他朝身边的老外道士说道:“师兄,你留在这里,我进去禀明观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外道士点头。

    国人道士马上朝后进的院落跑去,张禹等人就在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但是也不能干等着,张禹示意张清风等人,也都进屋换衣服去。

    客房一共有七间,张禹一行算上阿久在内,总计十一个人。张禹肯定是自己一间房,其他的人,倒也容易安排。

    众人拿着行李进行换衣服,不等那个国人道士回来,张禹门下的弟子,包括张银玲在内,都换好道袍出来。

    老外道士看到这个,不禁连连点头,看来还真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这次出国,肯定不能只带一套衣服,毕竟要住上一段时间。出门之前,张清风问了张禹一嘴,要不要带道袍,张禹也没想别的,就是一套衣服,大伙就给带上吧。特别是他张禹,考虑到这次去外国,也不知会不会遇到外国的高手强敌,老外里面,同样也有像杜鲁夫这样的狠茬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干脆把自己的法衣都给带来了,更是所有的法器全部携带。万一需要什么东西,回国拿肯定来不及。

    这边等了没一刻,后进的院门敞开,就见四个道士从里面出来,一同朝张禹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四位,张禹不由得一喜,因为都认识。除了那个国人知客道士之外,另外三个都是张禹在路上遇到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无当**师亲自驾临,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。”四人来到张禹面前,那国人知客道士立刻恭恭敬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多礼了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知客道士将令牌还给张禹,跟着又是恭敬地说道:“因我家观主有伤在身,不便亲自相迎,代为恕罪。法师里面请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