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20章 挂单
    “治伤?什么伤啊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治伤和治病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病是头疼脑热什么的,主要是自身引起的。而伤则是外力造成的,或者是被人打的,亦或是磕磕碰碰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青年人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想说又不方便说。

    “####%%%**&&&......”这功夫,老头旁边的汉子突然用英语说道。

    紧跟着,老头也是叽哩咕噜,两个人你来我往,反正张禹是一句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两个人好像是发生争执,互不相让,也不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。这一来,让张禹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奈何人家争吵,作为一个外人,去问人家吵些什么,肯定是不妥当的。

    张禹只能眼睁睁地瞧着,看了一会,汉子似乎忍不住了,猛地朝另外一个老外道士招手,也不知喊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另一个老外上来,跟汉子一起将老头给架了起来,硬是给背到汉子的身上。可老头不住挣扎,青年人也上去帮忙,这才让老头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汉子背着老头,拔腿就走,走的正是来时的方向。青年人转过头看着张禹,带着歉意地说道:“道友,实在不好意思,我们有点事情,就先回去了。如果有机会,咱们再叙。”

    “好,道友慢走。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不等张禹把话说完,青年人就已经帮着汉子扶着老头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拐过前面的弯,张禹这才说道:“阿久先生,刚刚他们争吵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......”阿久马上说道:“那个老先生要去医院,请大夫过来给他侄子治伤,可是那个汉子不许,说是有人正在盯着他们,如果请医院的大夫来给观主治伤,那些人一定会借机发难。汉子还说,观主不想去医院,如果想去的话,早就去了。他们俩说的内容几乎是这些,争论不休,那个汉子一直无法劝服老人,最后干脆叫同伴把老头强行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看起来挺奇怪啊,找医生治伤,也是理所应当,为什么不同意呢?”张清风在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汉子说有人盯着他们,容易落下口实,让人借机发难。我看这不去看大夫的原因,应该就是这个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禹接着说道:“也不知这个三清观在什么地方,咱们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一听张禹这般说,阿久马上说道:“张先生,这件事好像跟咱们没有什么关系,咱们的任务是去找周家富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跟我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有关系?”阿久纳闷地问道:“有什么关系呀?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不用张禹回答,小丫头窜上一步,来到张禹身边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因为我们是道士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因为我们是道士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向前方一指,说道:“他们背着人,应该也走不远。咱们就在后面,慢慢地跟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率先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张银玲、张清风等人都是以张禹马首是瞻,当即一起跟上。

    阿久莫名其妙,心中暗自嘀咕,“养先生不是说,他是无当集团董事长么,怎么还来个道士,这不是瞎耽误功夫么。”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可阿久也没有办法,自己就是一个向导,顺便充当翻译。这里的其他人,都是跟着张禹来的,自己就算有心阻拦,估计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阿久只得跟着张禹一行一起走,正如张禹所料,外国道士因为背着老头,走路的速度不快,拐过前面的弯,就能看到背影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,向前走出两条街,又向走侧拐了一个弯,再走出一条街,前面是一片较为开阔地面,在这里有一个红墙院落。张禹等人眼瞧着外国道士进到那红墙院子中。

    英吉利也不是说到处都是高楼大厦,特别是这种镇子,还是以矮层建筑居多,还有不少欧式风格的院子。当然,这也是废话,英吉利的建筑都是欧式风格。

    红墙的院子在开阔地上,看起来十分醒目,最为要紧的是,看起来又是那样的熟悉。一派东方风格,不是道观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好像就是道观了。”尹尚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到门口看看。”张禹向道观挥了下手。

    他们快步向前,很快就来到那红墙院子前。果不其然,就是一家道观。

    在英吉利能够看到道观,让张禹等人都觉得十分亲切。只是这道观的朱漆大门是关着的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道观寺庙这种地方,白天是不关门的。因为会有香客前来上香,总不能说每个上门的,都得先敲敲门吧。

    “这道观怎么还大白天关着门?”张清风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家道观,好像真是出什么事了。上去敲门,就说咱们是来挂单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张清风答应一声,上前两步,开始叩打门环。

    所谓挂单,可不是和尚庙独有的,这是起源于道家。不管是道士还是和尚,都不是总在自己家里呆着,经常出门云游。云游的话,得有住的地方,所以其他的道观和寺庙都打开方便之门,允许同行来借宿。

    “哐哐哐......”

    几声落定,大门敞开,开门的是两个道士。一个是老外,一个是国人,都穿着道袍。这两个道士,并非张禹他们先前所见。

    两个道士一看到突然来这么多国人,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即,国人道士打了揖手,礼貌地说道:“无量天尊,几位登门到此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正轨的知客道人,可不是这般说法,大体上都是请人进去,尊称“信善”,寻问是来上香还是求签等等。

    见知客道人如此说话,张清风只是打起揖手,说道:“无量天尊,打扰道友,贫道是来挂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挂单......”国人道士明显又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估计是在英吉利这里,挂单的事情并不常见,不像国内,属于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国人道士看向老外道士,说道:“###&&&**&&......”

    老外道士听了国人道士道士的话之后,也是愣了一下,他跟着也打起揖手,用生硬的国语说道:“无量天尊,不知诸位道友从何处而来?是挂一单,还是三单,还是长单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就比较正轨了,一单是住一天,三单是住三天,长单是要住上一阵子。张清风直接说道:“我们是从国内镇海市无当道观而来,只挂一单就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