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9章 外国道士
    “一边去!马上给我哪凉快哪去!”张禹实在是服了,忍不住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王杰的脸皮也厚,尴尬一笑,人就跑到其他人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阿久走了上去,蹲到老头身边,说道:“###%%%&&&&&......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什么,张禹也没听明白,大概是英语。

    果然,老头马上用类似的话说了一套。

    阿久点了点头,又说了两句英语,老头也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随后,阿久站起身来,看向张禹,说道:“张先生,这位老先生因为走路有点急,不慎扭了脚。他说他已经打电话,通知朋友过来接他,马上就到。他谢谢咱们对他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。”张禹说着,走到老头面前蹲下,接着说道:“阿久,你再跟他说一下,就说我会一点医术,想帮他看看扭的重不重。问他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###&&&&&&&&......”阿久朝老头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老头也跟着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,张禹也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阿久翻译道:“他说谢谢你的好意,不必麻烦了。他的脚,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这若是国内,张禹碰到这样的事,问一下之后,怎么也得帮人家看看重不重。可在外国,自己连话都说不明白,而且这次又是来抓人,张禹担心这救了人,万一惹出什么麻烦,就比较糟糕了。

    就这功夫,前面的拐弯处响起仓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张禹抬头看去,跟着便是一愣。

    原来,从拐弯处跑过来三个人,这若是一般的人,也没什么,可是这三位的身上,竟然穿着道袍。

    古语说得好,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在国内的其他省打工,突然一个跟你是同一个城市来的,你会觉得特别的亲切。同理,如果人在国外,遇到本国人,也会觉得挺亲切。

    眼下是在外国,来的三个人,张禹还没有马上看清相貌,但是最前面的一个,是个老外。对于老外,张禹当然不会亲切,他亲切的是,对方身上的道袍。

    张禹从来没有想过,英吉利也会有道士。

    很快,三个人来到老头这边,这下张禹他们看清楚了。三个人之中,有两个是老外,另外一个是黄皮肤的国人,看起来比较年轻,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三个人也看到了张禹等人,他们也愣了一下,但是马上,跑在最前面的外国汉子蹲下身子,朝地上的老头说道:“&&&####&&&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脑子都大,他听不懂啊。

    可他也知道,现在如果让阿久帮忙进行翻译,绝对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。所以,他干脆站了起来,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外国汉子和老头说了几句之后,汉子站了起来,礼貌地说道:“三秋外瑞玛驰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张禹没听懂,看向阿久。

    阿久没想到,张禹竟然连这个都不懂,马上说道:“他说谢谢。”

    张禹随即朝汉子点了点头,跟着打起揖手,客气地说道:“不必客气。无量天尊,贫道想请教一下,三位可是道教中人。”

    阿久刚要翻译给对方听,对面三人中的那个青年国人向前一步,也打起揖手,礼貌地说道:“无量天尊,我们是英吉利伯明翰莱沙镇三清观的道士。请问这位道长在哪里修道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乃是国内镇海市无当道观的道士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武当派的道长,失敬失敬。”青年人十分尊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和几个弟子都是一阵尴尬。

    人家根本就没听说过无当道观,还以为是武当派呢。

    张清风赶紧打起揖手,微笑着说道:“无量天尊,道友听错了,武当派是在国内北湖省丹江口,我们是无当道观,在国内镇海市光明山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......失礼失礼......”青年人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听他的语气,已经刚刚听说武当派时的恭敬。

    很显然,武当派在道教之中,属于高大尚的存在。而无当道观,人家压根就没听说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们无当道观也不是什么大的道观,很多人都没有听说。真没想到,在英吉利这里,竟然也有道观。”张禹随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青年人见张禹彬彬有礼,一脸的亲切,倒是觉得挺亲近。他当即答道:“英吉利在前些年也成立了道教协会,只是目前,整个英吉利挂名的道教中人才一千来个,大多数的人还是信封国教、基督教和天主教。我们三清观是六十多年前我师祖来到英吉利创建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不知你们三清观有多少人?真是想不到,还有英吉利人信奉道教。”张禹和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到二十人,我们道观,现在一般以上都是英吉利人,另外少数几个华侨。虽然看起来人不多,但是我道观之中,属于信奉道教的英吉利人在英吉利国内,可以算是数一数二多的了。别的道观里面,基本上都是华侨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青年人显得十分自豪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......”张禹又好奇地问道:“那为什么你们道观会有这么多英吉利人信奉道教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师祖来到这里之后,用中医救了不少人,所以才会有英吉利人信封道教。就连我们三清观的观主,都是英吉利人。”青年人又是自豪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也是难得在英吉利见到国人,加上张禹也是个道士,所以说的比较多。

    先前那个蹲在老头旁边的汉子,显然是不知道张禹和青年人说什么。他抬起头说道:“####&&&&&&......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,青年人朝张禹微笑着说道:“托尼大叔的脚崴了,我们要送他回道观,诸位......”

    青年人想要跟客气一下,然后告辞。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地上的老头突然叫道:“%%%###&&&&......”

    老头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顿,张禹虽然听不出老头说的什么,但能语气中感觉到,老头似乎挺生气。

    而在老头说完之后,不管是青年人也好,还是另外两个老外的脸上,全都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张禹心下更为好奇,说道:“道友,不知这位老先生说的什么?”

    青年人无奈地说道:“托尼大叔说,他现在不要回道观,要去医院治疗,还要请医生回道观给我们观主治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