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7章 拉钩
    王杰告诉张禹,媳妇已经生了,在家伺候月子,所以这个观主,经常不在道观。好在道观人多,事情井然有序,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这孩子天天晚上哭,我白天晚上睡不着觉,都好成脑神经了。所以我寻思着回道观歇两天。”王杰撇着大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有没有点良心啊,媳妇给你生了孩子,你竟然出来躲清静。”张禹旁边的张银玲一听王杰的说法,立刻就不满地大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突然开口,给王杰造了一愣。

    王杰不知道小丫头的身份,赶紧说道:“我媳妇的父母都在,有他们照看就行了。这边道观的事情也多,张清风他们都是学校的毕业生,也没经验,我不在这里坐镇,指望他们也不成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家伙说话的时候,样子一本正经,好像他现在跑回来,主要也是为了道观。

    听他说回来坐镇,张银玲响起王杰先前称呼张禹为师叔,小丫头好奇地问道:“张禹,道观里的人不都是你徒弟么,这怎么还冒出一个师侄来?”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他是我师叔的孙子,所以在辈分上是我师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还有师叔啊......”张银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杰打量了小丫头两眼,以前从没见过,好奇地问道:“这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是龙虎山天师府的张银玲。”张银玲十分爽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天师府的道友,失敬失敬。无量天尊,欢迎道友驾临光明山无当道观。”王杰还挺正轨,打了个揖手。

    “道友有礼了,我就是溜达溜达,后天就跟你师叔去英吉利了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英吉利......”王杰沉吟一声,跟着眼睛一亮,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看向张禹,笑呵呵地说道:“师叔,您要去英吉利啊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丫头都已经说了,张禹也不能说别点,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把我带去......我还从来没出过国呢。”王杰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观需要你来坐镇,你跟着去什么?”张禹直接摇头。

    “道观里那么多人呢,我不在的时候也挺好。”王杰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次也不说张禹的弟子都是刚毕业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媳妇还坐月子,需要你照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事,我岳父岳母都在呢。我这次出国,也不是为了自己,主要是为了孩子。我是你师侄,我儿子不就是你孙子。”王杰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该他什么事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国内的奶粉不行,人家都是用外国货。我媳妇现在奶水还能跟得上,但过不了多久肯定不行。我寻思着出国给孩子多买点奶粉。”王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买了给你邮回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孩子的口味。”王杰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知道啊?”张银玲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孩子他爹,当然知道了。”王杰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哈......”张银玲竟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也是什么啊......”张禹立刻说道:“这孩子也不会说话,他知道个屁......师侄,你别给我添乱,我这都够乱的了,我出国有正事,搞不好还有危险,你在家呆着,需要什么,我给你邮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危险呢......”王杰唏嘘一声,但他转念一想,有危险带一个小丫头去干毛线啊。王杰笑着说道:“师叔......我跟着你去,肯定不能给你添乱......而且你出去这一趟,鞍前马后也需要人吧,另外我还会八国语言呢,你总得有个翻译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翻译......”张禹这下反应过来,总得有个翻译,虽说养文宾那边肯定有,可自己身边带一个,也是方便。

    但王杰说会八国语言,张禹多少有点不信,说道:“你真会八国语言?”

    “那是必须的么......你带上我,就放心好了,出国之后,我肯定把一切搭理的井井有条。多一个人不多,少我一个人也不少......就算真有危险,我留在酒店里就完事了呗......”王杰又是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琢磨,说是有危险吧,王杰胆子小,有事的时候,肯定不能跟去,应该没啥大不了的。更为重要的是,自己和那些徒弟,都是修道的,没有一个市侩之人。有的时候,像王杰这样的,去跑个腿打个杂,也是用得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行,那就把你算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叔。”王杰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正说着,外面又有一辆车开进停车场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之后,里面出来三个人,三人一同快步跑了过来,一到近前,就毕恭毕敬地说道:“参见师父。”“参见师父。”“参见师父。”

    过来的三人正是青梅子、屠牙子和彭晓。

    张禹当时先收的熊剑,后来收的青梅子。可在众人都住到无当道观之后,张禹将这些人一并收为弟子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的师父都死了,拜入张禹门下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当即上山,来到无当道观,张禹让人去把张清风、尹尚杰、赵青、苑小小四人给喊到偏殿集合。

    张禹一共十个名额,就算不想带张银玲去,可张银玲什么事都知道,也不能背着。再说,想要糊弄这丫头,明显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,名额就先这么给订下来,自己和张银玲两个,再加上王杰、青梅子、屠牙子、彭晓四个,以及张清风等四个弟子,正好是十个人。

    人到了之后,张禹将大家伙的证件一并交给司机。另外的照片,更是容易,用手机照一下就可以。

    一切完毕,张禹让青梅子三个晚上就住在无当道观,明天整修一天,后天早上一同出发。张银玲自然也要住在道观,张禹安排苑小小陪着张银玲。而他自己,今晚得回家收拾一下。

    众人先后出了偏殿,只有张银玲没动,而是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不动,说道:“银铃,你昨晚也没睡好,这舟车劳顿的,快跟苑小小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张银玲扁起了嘴巴,委屈地说道:“我想跟着你走,因为我怕一看不到你,你就把我甩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呢,我既然答应了你,就一定会带你去。”张禹赶紧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拉钩,你要是不带我去的话......你、你就小狗......我一辈子都恨死你了,再也不理你了......”张银玲可怜巴巴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