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2章 重要任务
    飞机场前面有一片广场,不过广场内通常没什么人。这倒也正常,刚下飞机的人,谁会跑广场溜达,来坐飞机的人,都是赶紧进去取票,又怎会跑那去。

    张禹和养文宾来到空闲的广场,就站到喷水池那里,六个保镖和朱酒真、张银玲在广场边站着等候。

    由此,更加看出,养文宾要说的事情,何等重要。

    “养兄,这里没人,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是这样的,国家现在有两件事,需要咱们两个人需要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不由得一惊,“国家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养文宾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什么事?”张禹这次也是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听温琼说过,成为红顶商人,会得到一定的权益,但这个世上,没有白拿好处的事情。拿了国家的好处,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    有一些事情,国家是不方便出面的,而在这个时候,就需要一些人以个人的名义出面。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南河大桥塌毁事件吗?”养文宾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张禹摇头。

    他一天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关心新闻什么。除非是涉及到无当集团的,其他的事情,一概不关注。

    “南河大桥是三年前的一个项目,当时连同高速公路,每公里的造价是五千万,政府一共投资三百个亿。年初竣工没多久,南河大桥就被一辆货车给压塌了。”养文宾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压塌了......什么货车能把大桥给压塌了......”张禹诧异。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,南河大桥的承重量是40吨,根本不可能被货车压塌。这件事一出来,国家马上重点进行调查,结果发现,大桥偷工减料不说,就连整条高速公路也是豆腐渣工程。当时项目承包给巨龙建设公司,出了这种事情,国家自然不能放过该公司的老板。可没想到,巨龙建设的老板周家富在大桥坍塌的第一时间,就潜逃海外。国家继续调查,很快发现,周家富在逃跑之前,已经将资产秘密转移,数额达到一百亿。除此之外,在国内还不人牵扯其中。另外还有一位文物与古建筑鉴定师,当时参与设计南河大桥,同样他也是周家富的老丈人。就在周家富逃跑的同时,这位大师竟然也逃跑了,并且带走了四件文物。其中有一件,还是我从国外买回来的龙头。”养文宾慢条斯理第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,那国家让我做什么?”张禹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家富和这位鉴定师,先后逃到了墨西哥,在那里碰头之后,辗转欧洲。据可靠消息,他们前不久在英吉利出现过。国家的意思是,想请你出马,将他们给抓回来。”养文宾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英吉利抓人......人在什么地方......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位置不知道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位置不知道......那英吉利有多大......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正常两个省的面积,若是换成大的省份,也就一个省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两个省......还不知道具体地方......这得找多长时间......”张禹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在国内抓人的话,有线索应该还行,可若是去了外国,就不那么容易了。自己就人生地不熟,又不知道行踪,上哪找去。虽说有八字寻命术,那也得知道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找到,就得看你的本事了。这个任务,好像是有人推荐你去执行的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推荐我......”张禹愣了一下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养文宾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谁这么照顾我,有这种“好事”,竟然能想到我。

    自己刚清闲下来几天,没想到又遇到这种事。可这是国家的任务,不去执行,显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在一些事情上,也是得到利益的。

    张禹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那、那好吧......对了养兄,你说有两件事,还有一件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件是,过些天英吉利有一个拍卖会,将拍卖一个龙头,说是圆明园的正品龙头。我奉命一定要将这个龙头给拍回来。但是,我现在的面孔比较熟悉,一旦出手的话,必然是志在必得,难免会有人故意抬价。咱们国内去办这种事情的,经常遇到抬价的现象,多花了不少冤枉钱。所以我寻思着,这次由你打头阵,出面拍下来。你是生面孔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容易点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另外国家也组建了一个行动小组,咱们后天一同出发。你今天就跟我一起回镇海,稍微准备一下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没有问题。”张禹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事情正如张禹所料,确实不小,去英吉利抓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联袂走回广场旁边,六个保镖纹丝不动,倒是小丫头迎了上去,蹦蹦跳跳的说道:“你们俩神神秘秘的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接着说道:“我要跟养兄回镇海,朱兄,麻烦你将我师妹送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酒真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可是张银玲一听这话,当即不干了,直接撅嘴说道:“回酒店?回什么酒店,你别忘了咱俩的赌约,在你打不倒我之前,还得听我的。我要跟你一起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被张银玲硬生生的噎了一下,打赌的事情,虽然要愿赌服输,可眼下有正事,哪能耽误。

    养文宾也愣了一下,小丫头的话,让人十分纳闷。在张禹打倒她之前,都得听她的。这丫头长得这么娇小,张禹怎么可能打不倒她。

    养文宾好奇地问道:“老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没等他开口呢,张银玲就抢着说道:“他和我比武,结果不是我的对手,还得让我传授他武功。所以我们俩说好了,在他打不过我之前,都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......这是真的......”养文宾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张禹舔着脸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丫头,确实武功不错......”

    但紧跟着,张禹正色地看向张银玲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师妹,我这次回镇海,是有一件要紧的事儿要做,搞不好会有危险。你还是别跟着了,赶紧回去,要不然的话,我怕真的没法跟你父亲交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