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3章 我怕把你打哭了
    张禹还是不了解张银玲,以为说有危险,张银玲就不能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若是不这么说,换成去做一些苦闷无聊的事情,张银玲可能还有的商量。现在一听说他做的事情有危险,张银玲一下子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小丫头兴奋地说道:“还有危险呢!那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吃错药了,有危险还好?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危险才刺激呢!”张银玲兴致勃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刺激什么刺激,我都不想去呢。你可别去了,出点什么事,我可没法交代,回头你爹还不得杀了我。”张禹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反正之前你跟我打赌输了,就得愿赌服输......再者说了,你的功夫还不如我呢......”说到此,小丫头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,随后扫了一眼周边的人。

    这里就养文宾、张禹、朱酒真和养文宾的六个保镖。

    小丫头跟着说道:“养大哥,他们六个是不是也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养文宾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心下纳闷,张银玲问这个做什么。

    张银玲当即说道:“养大哥,我肯定是要跟张禹去的,因为他跟我打赌了。要不然咱们也打个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赌?”养文宾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看你带着的这六位,一个个人高马高,也都会功夫。你挑出来一个跟我比武,若是我输了,我就不跟着去了,要是我赢了的话,就得把我给带去。”张银玲说这话的时候,竟然掐起腰来,满脸的自信。

    那六个保镖听了小丫头的话,不由得互相瞧了瞧,谁都不敢相信,这丫头提出跟他们比武。

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么,就这么个小丫头,还没他们肩膀高,腰都没他们大腿粗。比武?他们觉得一脚都能把小丫头给踹死。

    这丫头,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吧。

    养文宾迟疑了一下,看向张禹,张禹马上轻轻摇头,示意养文宾不要答应。

    张银玲也是机灵,一眼就发现张禹摇头了,她直接拧了张禹的胳膊一把,气鼓鼓地说道:“你摇什么头,你都输给我了,还想反复耍赖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心中叫苦,只好皱着眉说道:“我没想耍赖......是确实有危险......你赶紧放了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张银玲倔强地说道:“除非你们答应我,要不然我就赖着你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就怕遇到这样的女生,一脸的无可奈何,张银玲见他不说话了,等了一下之后,扭头看向那六个保镖,扬起俏脸问道:“你们的功夫怎么样?敢不敢跟我较量较量。”

    六个保镖难免有点不屑,可知道是老板的朋友,不敢造次,只能看向养文宾。

    养文宾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小妹妹,既然你说你武功高强,那咱们就试试。如果你能赢了我的保镖,那你愿意跟着张老弟,我也不拦着。可如果你输了,就得愿赌服输,赶紧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张银玲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养文宾看向手下人,说道:“你们谁愿意站出来,跟这个小妹妹切磋一下。”

    六个保镖互相看看,跟着有人说道:“三哥,我看你上吧。”“我出手太重,怕把她给打个好歹。兄弟,要不然你上吧。”“我出手也是没轻没重的。要不然,二哥上。”“我出手都是杀招,怕把她给打死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好家伙,这六位还讨论上了,他们甚至还是众口一词,担心把张银玲打个好歹。

    张银玲听了这话,心中也是来气,小脾气登时上来了,他指向那个“二哥”,撅嘴说道:“就你吧!还把我打死,我看你有什么本事把我给打死!”

    那个二哥一听这话,不由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其他五个汉子,都不禁抿嘴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养文宾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二锤,她既然要跟你切磋,那你就出手跟她过过招。但是记住了,不要伤人,点到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老板......”二锤点了点头,向前走了两步,来到养文宾的身边。

    另外五个汉子,全都低下头,无不偷笑,差点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二锤看向张银玲,客气地说道:“小妹妹,我下手可重,虽然老板说点到为止,但是你挨上一下,也是不好受的。你先考虑好了,别到时候把你给打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张银玲朝地上重重地啐了一声,接着气鼓鼓地说道:“瞧不起谁呢!走,前面宽敞,咱们到那里打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率先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二锤无奈地看了眼养文宾,瞧那意思,他还是担心打伤张银玲。

    养文宾给他做了个手势,示意他无妨。

    毕竟养文宾是了解张禹的,张银玲是张禹的朋友,张禹都不担心,自己用得着担心么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不用担心了,张银玲还和朱酒真较量过呢。保镖的体格是不小,但跟朱酒真相比,还差一个型号。

    在张禹看来,绝对是练武术中的高手,在对付张银玲的时候,还费点劲。养文宾手下的这个二锤,肯定也不能是白给的。至于说有什么实力,那只能比比看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希望二锤能赢,不过也担心二锤把张银玲打伤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档口,张银玲和二锤已经在前面空地站住。

    张银玲大咧咧地叫道:“来吧!”

    二锤一脸的不屑,说道:“你先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银玲也不客气,身子向前一窜,跟着抬手抓向二锤的脖子。

    二锤的身高能比张禹高点,和朱酒真相比,那就差多了。二锤见小丫头一出手就抓脖子,也不由得一惊,连忙向后倒退一步,伸手护住脖子,跟着就要出手还击。

    可都不等他出手,面前的小丫头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就觉得脚下一空,身子不自觉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硬生生地砸在地上,听到这动静,张禹都觉得疼。

    这一招,分明就是张银玲用在他身上的那一招。

    朱酒真淡淡地微笑,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。毕竟,张银玲能跟他打这么多回合,要是连个保镖都对付不了,那岂不是显得他朱酒真太废物。

    养文宾直接就傻了眼,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使劲揉了揉眼睛,才敢确定,是二锤趴在地上,小丫头得意洋洋的站着。

    另外五个保镖,此刻都张大了嘴巴,一连不可思议地看着张银玲和趴在地上的二锤。在他们的脸上,已经没有了半点之前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