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6章 人手
    张真人跟女儿又说了几句,叮嘱一番,这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银玲满心欢喜,直接看向张禹,笑嘻嘻地说道:“喂,刚刚可是你答应我爸,要好好照看我,而且还不用他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......”张禹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自叫苦,这丫头未免也太狡猾了,以前没看出来啊。当初遇到碰瓷老太太的时候,还以为你是傻白甜呢,结果可好,一肚子心眼,竟然还知道恶人先告状,先给他爹打电话,把来镇海的事情给坐实了。我倒是想跟你爹汇报了,就怕这话一出口,你先炸了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走吧。”张银玲扯着张禹的胳膊,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没办法了,刚刚在电话里都那么说了,即便有心再给张真人打电话通知来接,也是不方便的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这头才答应人家,回头打电话让人来接闺女。说是有事,张真人表面上肯定得应承,也会来接,可人家回头怎么想?

    人家多半不会觉得,你是真有事,要是真有事的话,你把这丫头带回镇海干啥,十有**会认为是张银玲太过顽皮,你张禹嫌烦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亲戚家的孩子串门,说好了孩子到你家住一个礼拜,结果只过了两天,你就让人家家长来接。到时候,不管你用什么理由,真有事假有事,人家家长都会认为你是烦我家孩子了,不想让她在家住了。

    张禹被张银玲拉着,出了机场出口。但他很快,又想出来一个主意,自己这次是出国,这件事却没有告诉张银玲,只说是回镇海有事。等把这丫头送到无当道观,自己找机会一闪,那不就完事了。想要甩掉一个小丫头,那还不容易,到时候让她在光明山,跟张清风、李明月、王春兰、赵秋菊他们玩去呗,另外还有李如轩看着,肯定没事。

    他的算盘打的叮当响,出门之后,外面停着好几辆车,是养文宾的车队。

    养文宾看向张禹,说道:“老弟,咱们后天出发,因为这次是去英吉利,需要办理签证和护照。虽说咱们有关系,一切从简,可也得尽快。你那边去几个人,我看最好是马上统计一下,然后把身份证和照片给我,我明天一早让人办理,别耽误了出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还没等张禹回答,张银玲一下子就跳了起来,“哇塞!要去英吉利啊!我也去、我也去!我身份证给你,养大哥麻烦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小丫头可好,当即从兜里掏出身份证,递给养文宾。然后,她又说道:“还要照片哈,现在给我照一张。”

    看到小丫头这般,张禹好悬没哭了,他心中暗说,养大哥啊养大哥,你这嘴也未免太快了。

    养文宾也没想到张银玲这么积极,他跟着看到张禹一脸的苦瓜相,随即知道,张禹这是不想带人家去,自己说快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这个情况,养文宾也不便多做阻拦,迟疑了一下,才笑着说道:“来得及、来得及......我等下让人送你们二位,这次是出远门,总不能说就你们两个,也需要多几个人照应。我这边去十个人,张老弟那边也有十个名额,都谁去的话,到时候统一把身份证和相片统一给司机,然后给我带回来就好。明天早上才去办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”小丫头扁起了嘴巴,随即一下子跳到张禹的身边,笑嘻嘻地说道:“把张清风他们都带上,人多热闹......不过,你可别带李如轩......对对对,他想去的话,也来不及办签证和护照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,心中暗说,你这哪是天天在山里呆着,什么都不懂,我看懂得比我都多,太特么机智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张禹和张银玲上了一辆奥迪轿车,先前往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在车上,张银玲扒了手指头在那里算,都带谁去。还真别说,这丫头对无当道观的一些弟子,倒是挺清楚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上次在龙湖山庄遇到的那些,特别是排名在前的弟子,她不少都记住了名字。张清风等四大弟子自不必说,另外还有尹尚杰、赵青、苑小小、杨得胜、孔屏、江雪,她都记得。

    同样,张禹也在盘算,都带哪些弟子前去。这次去抓人,危险恐怕是有点,搞不好对方有枪,可凭自己的实力,只要查出地方,一个人就能给解决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也要选有实力的弟子,盘算了一下本门的弟子,实力还是有限,比不得吕祖阁的那几个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拿定主意,本门抽调几个,再从吕祖阁抽调几个。都是拜自己为师的,总不能说,只是挂一个名吧。

    张禹掏出电话,拨了熊剑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在电话里,张禹把要出国办事的事情,告诉了熊剑,让熊剑派三个人过来帮忙,带着法器和证件。

    熊剑一听这话,心中十分高兴,张禹上次指点了他之后,人就走了,再没回吕祖阁。熊剑的心里,一直不踏实,也不知道,自己算是张禹的亲徒弟,还算是后养的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有事想到他,说明张禹的心里还是有他们这些弟子的,所谓的子孙庙,也不是就挂个名。

    熊剑马上说道:“那我这就带青梅子师兄和彭晓师弟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吕祖阁方丈,哪能随意乱动。我看这样,你让青梅子、彭晓和屠牙子过来就行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熊剑明显有点失落,“师父,我这个方丈,当不当无所谓的,他们各忙各的,我在吕祖阁就是个象征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,你好好留在山上研习道法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吧......”熊剑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又在心里琢磨着再带谁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车子在晚上八点钟来到无当道观山下。

    山下有停车场,车子不能直接山上。这一来是为了显示虔诚,二来也是修建上山的车道遇到一定的时间,当时来不及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已经出现,不少上了年纪的人上不去,无当道观重新动工,从侧翼修建上山的车道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之后,张禹和张银玲、司机下车。

    正这当口,有一辆车开进停车场。张禹估摸着,应该是青梅子他们到了,便原地等候。

    等那车停下,只下来一个胖子。

    “师叔!”

    胖子也看到了张禹,几步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不是别人,乃是王杰。

    张禹一见到王杰,马上笑着问道:“你今天怎么这个点回山啊?不是说你媳妇生了,你在家伺候月子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