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5章 骑虎难下
    “哼!”张银玲直接横了张禹一眼,撇嘴说道:“该你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......不该我的事......咱们、咱们走吧......”张禹说着,就朝养文宾做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一起朝飞机场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银玲跟在张禹的身边,又是撅着小嘴说道:“你不是说要上厕所吗?怎么不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又不想去了,着急回家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在这里不能打电话,那就先回家再说。毕竟自己这次是出国,怎么也得带点东西,另外还要再准备一些法器,就凭手头这点,护身倒是容易,可天晓得会在英吉利碰到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说给张真人打电话的事情,他就不信小丫头还不睡觉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同出门,眼瞧着快到机场出口的时候,张银玲突然说道:“你等等,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咱们来镇海的事情,我爸和我师兄都不知道呢,我是不是得打电话通知他们一声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,不明白小丫头是什么意思。但是理论上,确实应该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张银玲掏出手机,她的手机一直是关机。开机之后,小丫头嘀咕道:“我先通知谁呢......先通知我师兄吧......”

    跟着,她就拨了李如轩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通,里面响起李如轩急切地声音,“师妹,你怎么一天都不开机啊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能出什么事?我这么个大活人!”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......那你什么时候回来......”李如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电话没开机,是因为我坐飞机去镇海了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李如轩大吃一惊,“去镇海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无当道观参观玩几天。这事我已经跟我爸说了,他也同意了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同意了......那我去哪......”李如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我爸说,咱们是一块到的镇海。你赶紧和李明月他们坐车到镇海来。等下要是我爸给你打电话,你可别说走嘴了,要是我爸知道我去喝酒,你没看住我,等回山之后,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!”张银玲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行......我知道了......”李如轩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张银玲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禹在一边听着呢,小丫头的话,他听的是一清二楚。这丫头可好,竟然跟李如轩说,已经通知了张真人,这不是明摆着撒谎么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你还没通知你爸呢,怎么就跟你师兄说,你已经通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通知我爸,全当来回打电话麻烦。”张银玲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,她就拨了父亲张真人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张真人慈和的声音,“喂,银铃么。”

    “爸,是我。”张银玲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在外面是放羊了吧,什么时候回来。”张真人慈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,我刚刚跟张禹他们来到镇海,准备再去无当道观玩几天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到镇海了,乱弹琴!”张真人立时不悦地说道:“你师兄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,如轩呢,让他接电话!”

    “我师兄去卫生间了,张禹在我旁边......”张银玲说着,看向张禹,故意说道:“呢,跟我爸通话......”

    接着,她把手机递给了张禹,然后顺手张禹张禹的另一只胳膊,手放在上面,做好随时都会掐张禹的准备。

    张禹从小丫头手里接过电话,放到耳边接听,“喂,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张道友,小女顽劣,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。若有什么得罪之处,看在贫道的份上,不要跟这丫头一般见识。”张真人一听是张禹的声音,语气马上变得十分温和。

    “哪里、哪里......银铃聪明可爱,旅途之上,还多亏她照应呢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回镇海了呢?”张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观中突然来电话,说有点俗务。我本想独自回去,可银铃想要到无当道观转转,这些天多蒙她照应,忙前忙后,带我们参观,我便请她前来盘亘几日,聊表寸心。事先未曾通知,还请真人莫要见怪。”张禹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办法,虽说有心让张真人过来把张银玲给接走,可也不能当着张银玲的面说吧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打赌输给了张银玲,要是光明正大的耍赖,怕是张银玲当场就得发飙。张禹也是无奈,只能这般说了。

    听张禹如此说法,张银玲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道友实在太过客气了,那这几日,就劳烦道友了。小女顽劣,若是在无当道观有何无礼之处,还望包涵。我过些天就亲往无当道观接她回来。”张真人又是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说道:“哪敢劳烦真人亲自来接,过几日等她玩够了,我就将她送回天师府。顺便还要再次感谢天师和真人。”

    张真人嘴上虽然说,要亲自来接女儿,可谁都知道,这是客套话。张禹若是真答应,说一句诸如“那你赶紧来接”之类的话,不是纯开玩笑么,简直是无礼之极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你张禹的五雷正法都是从天师府请走的,人家的闺女是跟着你下山的。到时候让人家老子亲自去接,未免太不会做人了,总不能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个时候,张禹不能答应让张真人亲自过来接,面子上必须好看,得说把人家的闺女,平平安安的送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道友了。如果有什么事,尽管给我来电话。你现在把电话给银铃,我再叮嘱这丫头几句。”张真人和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”张禹连声答应,跟着将电话还给张银玲。

    张银玲亲耳听着张禹的说法,此刻一接过电话,就嬉皮笑脸说道:“爸,你真好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无当道观终究不是天师府,不要再人家那里瞎胡闹知道么。”张真人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你放心好了。”张银玲这次乖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你在无当道观住些日子,我也放心,不过也不要逗留太久,知道吗?”张真人又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我玩几天就回去。”张银玲又是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