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4章 我爸说过,防人之心不可无
    “我赢了!”

    张银玲高兴的原地直跳,看向张禹和养文宾。

    张禹是一点脾气也没有,养文宾还没等反应过来,地上趴着的二锤已经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锤看向张银玲,抢着说道:“这次不算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算,你都被我摔出去了!”小丫头掐着腰,瞪向二锤。

    二锤也是心中叫苦,一个回合就让这张银玲给摔出来,而且还是老板在场,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知道的是这丫头伸手敏捷,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功夫太逊。

    给养文宾当保镖,待遇可是很高的,比一般的白领赚的都多。而且还有这种福利,要是砸了饭碗,找谁说理去。

    所以,二锤绝不能就这么认输,必须得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看你一个小丫头家家的,怕出手伤到你,所以才手下留情。要不然的话,怎么可能被你打倒!”二锤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个意思,你是不服了!”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服!有本事的话,咱们再重新比我。要是我再被你打趴下,那我才心服口服!”二锤咧着大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那咱们就重新来过。你出手吧,可别输了再耍赖!”张银玲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小心了!我这次可不留力了!”二锤说完,直接朝张银玲冲去,来到近前,是抬手一拳直取张银玲的面门。

    他这一拳,刮着风声,养文宾的保镖,能是白给的么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一拳如果砸在张银玲的脸上,都能给小丫头打个满脸花。

    如说没有之前那一摔,二锤还不能下重手。但他看出来了,张银玲不是白给的,两个人的身高体重有相当的差距,一般的女生怎么可能抓着他的脚脖子,直接将他偌大的身躯给丢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张银玲见他拳来,往旁边一让,跟着双手一起抓住他的手腕。这一招,张银玲也曾用过,当时是用在朱酒真的身上,结果被朱酒真给甩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张银玲的双臂向后一带,二锤竟然原地转了圈。这时候,张银玲抓着他的胳膊,已经是在二锤的伸手,使劲一翻,疼得二锤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但这二锤也不是白给了,马上弯腰用力,想把张银玲给甩出去。不料,张银玲竟然松开他的手臂,向旁边一侧步,跟着抬腿一脚朝二锤的面目踹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二锤的鼻子被踹中,疼得又是痛呼一声,身子下意识的向上仰去。

    张银玲趁此时机,用手肘使劲撞向二锤的肋骨。

    这一撞,疼得二锤又是直咬牙,身子又向下弯去。张银玲扭身来到二锤的身后,直接一脚,重重地踹到二锤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二锤身不由己,双腿跌跌撞撞的向前踏了好几步,等停下来的时候,都快到养文宾的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承让!”

    二锤才抬起头来,小丫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他忙回头一瞧,张银玲抱着拳,正笑盈盈第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二锤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有心再打,可这是比武较量,比小丫头连续两个回合挫折,要是接着打,未免太特么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若是认输的话,实在没法跟老板交代。

    站在养文宾旁边的张禹挠了挠头,这个结果,已经不意外了。既然二锤能在第一回合被摔出去,那肯定不会是小丫头的对手。

    养文宾看了看张禹,想要之前小丫头说的,连张禹都不是人家的对手,那二锤落败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二锤,退下吧。”养文宾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二锤答应一声,低着头回到同伴那里站定。

    二锤的鼻子挨了一脚,虽然没被踹破,却也是红彤彤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红鼻子,五个保镖简直是哭笑不得,表情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见同伴都是这样,二锤没好气地说道:“这丫头厉害着呢,你们要是上去,还不如我呢!”

    他不出声还好,这一出声,五个人全都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“哈哈哈哈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严肃点!老板在呢!”二锤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笑......”“不笑......”“不笑了......”......五个保镖赶紧都捂住嘴,但也只是不让自己笑出声。

    张银玲大大咧咧地走到养文宾和张禹前面,笑盈盈地说道:“现在该愿赌服输,带我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养文宾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刚刚只说,不拦着你上飞机,张禹带不带你去,你找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养文宾看向张禹,又是笑着说道:“咱们上飞机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是没辙,论武功,自己打不过小丫头,若是用法术,倒是能把小丫头给拦住。

    可若是在这丫头身上用法术,张银玲还不得恨死她。张禹琢磨了一下,决定暂时先把张银玲带回镇海,下飞机之后给张真人打个电话,让张真人来接吧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看向朱酒真,抱拳说道:“朱兄,多谢盛情款待,小弟有事在身,不能再做都留。等忙完之后,定然再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你忙你的,咱们回头再聚。”朱酒真爽快地笑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也马上学着张禹的样子,朝朱酒真一抱拳,笑着说道:“多谢朱大哥盛情款待,小妹有事在身,不能再做都留,就此别过。等忙完之后,定然再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等着你们俩再到洪都......”朱酒真这次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张银玲跟着张禹,随同养文宾一行进到机场,来到养文宾的私人飞机那里。

    小丫头也坐过飞机,可没坐过私人飞机。坐这个飞机,都不用检票,到了飞机上之后,椅子都赶上正常的商务舱了。不但如此,位置还随便坐,吃喝什么的,随便拿。

    这让小丫头高兴坏了,上飞机之后,就喝了一瓶饮料。

    飞机直接飞抵镇海市,下了飞机,张禹就说道:“我去趟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飞机上不是去过了吗?”一旁的张银玲立刻警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中午吃了饭,难道晚上就不用吃饭了。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着你去。”张银玲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上厕所,你跟着去干什么?”张禹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万一给我爸打电话怎么办?”小丫头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万没想到,自己的葫芦里的这点药,小丫头竟然心知肚明,这也未免太机智了吧。他赶紧笑呵呵地说道:“我能给你爸打什么电话,我就是上趟厕所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就得跟着你去。我爸和我说过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张银玲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张禹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不由得来了一句,“你爸教你的心眼,都是用在这上面的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