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1章 太极
    太极拳动作柔和速度较慢,拳式并不难学,而且架势的高或低运动量的大小都可以根据个人的体质而有所不同,能适应不同年龄体质的需要,并非年老弱者专利。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亲身实践,无论是提高技艺功夫,还是益寿养生,无论是个人为了人生完善自我者,都能参与太极拳,并从中获取各自需要。

    这在武学上别具一格,特点鲜明。它要求以静制动,以柔克刚,避实就虚,借力发力,主张一切从客观出发,随人则活,由己则滞。

    “彼未动,己先动”,“后发先至”,将对手引进,使其失重落空,或者分散转移对方力量,乘虚而入,全力还击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太极拳遵循阴阳之理,以“引化合发”为主要技击过程。交手时,由听劲感知对方来力大小及方向,“顺其势而改其路”,将来力引化掉,再借力发力。

    太极拳有八种劲,分别是、捋、挤、按、采、、肘、靠。可攻可守,以柔克刚,以静待动,以圆化直,以小胜大,以弱胜强。

    天师太极拳和武当太极拳的原理其实差不多,都是以太极化之,秉承阴阳。但天师太极拳的拳架比较大,在气势上面,显得要比武当太极拳更足。

    毕竟天师太极拳在早期就是龙虎天师拳,不过是剔除了一些杀招,增加了一些强身健体的招数。所以,骨子里都是带着龙虎之威。

    张禹在上厕所的时候,小丫头张银玲就对着自来水大喝起来,喝了不少凉水,让她红着的脸缓和了许多。可在张禹出来之后,这丫头还是低着头,不敢去看张禹。张禹觉得尴尬,干脆也灌了不少自来水。

    为了缓和这种尴尬,张禹提出来,要不然你教我天师太极拳吧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提议让小丫头来了精神,忘却先前的事情,传授张禹天师太极拳。

    张禹跟老王头练过武术,只是老王头的武术一般,算不上什么绝世武功,就是防身的拳脚功夫。但这给张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再学别的功夫,肯定要比普通人快得多。

    天师太极拳,老头老太太都能打,更别说是张禹了,还不是一学就会。不过其中的要领,那就得一点点的来了,要不然都说太极拳是易学难精,重意不重形。

    一套太极拳打下来,都已经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张禹是跟着张银玲一起打的,张银玲收了架势,他也跟着停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突然有脚步声响起,张禹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就见一座黑铁塔移动过来,不是别人,正是朱酒真。朱酒真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,只一见面,就咧嘴大笑道:“你们两个还在这呢,我这还惦记着你们走没走呢!来来来,到我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吃饭,张银玲马上精神大振,蹦蹦跳跳地叫道:“我正好饿了,去吃饭!”

    三人一起来到朱酒真的家里,还是在后院,朱酒真让人摆上酒菜。昨天是大鱼大肉,今天是田园风味,有野鸡、野兔等山珍,还有一些青菜萝卜蘸酱。

    酒自然是必不可少,还是和昨天一样,用大海碗喝酒。张禹和张银玲喝一口,朱酒真喝一碗。

    张银玲的兴致极高,看起来已然乐不思蜀。张禹掏出手机,将手机开机。昨天晚上,张银玲不但关了自己的手机,还把张禹的手机给关了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......”

    才一开机,就有一条短信声响起。张禹一看,这是养文宾发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不由得一愣,养文宾怎么会突然发短信,他点开一瞧,上面写着一句话老弟看到信息,速来电话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拨了养文宾的电话号码,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养文宾的声音,“喂,张老弟么。”

    “养兄是我。这么着急找我,不知有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,老弟现在有没有空,来到镇南区的家里,咱们当面详谈。”养文宾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张禹就知道,养文宾肯定是有十分要紧的事儿,要不然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养兄,我现在人在洪都,怕是不能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坐私人飞机过去找你,你到洪都机场等我就好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洪都机场见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张禹又和养文宾聊了几句,主要是确定一下时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一旁的张银玲说道:“去机场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一个朋友要过来,谈点事情。”张禹说着,看向朱酒真,又道:“朱兄,我这边没有坐车过来,能不能借我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兄弟之间,何必客气。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订好的几点,等下咱们一起去。也请你的朋友,到我这里喝点。”朱酒真豪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我也跟你一起去!”张银玲也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既然你们俩都想去,那就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又吃了一会,看时间差不多了,张禹就让朱酒真备车。

    朱酒真家里的车还真不少,这次安排的是一辆gmc商务之星。后面和一个小会议室一样,能够容纳好几个人,坐起来也十分的舒服。

    司机在前面,他们三个坐在后面。在车上,朱酒真寻问张禹,这位朋友是做什么,张禹也没隐瞒,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养文宾,朱酒真大吃一惊,这可是有名的红顶商人,竟然大老远的坐飞机来见张禹。由此可见,张禹得是多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当然,只有张禹心里清楚,养文宾这是有急事,估计事情也不小,不然的话,在电话里就说了。

    车子来到机场,机场有私人飞机的停机位,在外面等了一会,便看到一行人走出来。走在前面的人,正是养文宾,在养文宾身后跟着六个保镖。

    张禹和朱酒真、张银玲迎了上去,介绍了一下,少不得寒暄一番。在张银玲的心目中,也没有这个老板,那个老板之分,所以也没有如何夸张之举,显得十分可爱。朱酒真哪怕是见到养文宾这样的人物,也是大咧咧的,十分豪爽。

    “养先生,既然来到洪都,那小弟我必然要尽地主之谊。不如这就上车,到我家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养文宾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这里有急事要和张老弟商谈,怕是来不及叨扰,等下次到洪都,一定登门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们聊。”朱酒真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养文宾这时候已经拉住张禹的手,说道:“老弟,咱们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要知养文宾急匆匆来找张禹有什么事,请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