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10章 尬聊
    张银玲猫着腰,蹑手蹑脚地来到大石头前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,高足有一米,长有四五米的样子。小丫头站到石头边,一下子犯难了。她双手提着裤子,就这么上去,实在是不方便。想要探手去抓张禹的衣服,实在是有点远,胳膊根本不够长。

    她心下叫苦,眼泪都好出来了。

    躺在大石头上睡觉的张禹,也感觉到阵阵凉意,哪怕修为再高,他也是人啊。特别是张禹的外套还给了张银玲穿,能不冷么。

    张禹缓缓地睁开眼睛,下意识地向旁边看了一眼,这一眼正好看到自己的衣服放在那里,却没看到小丫头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一没看到张银玲,张禹大吃一惊,腾地一下就坐了起来,嘴里叫道:“银铃!张银玲!”

    张银玲正提着裤子站在大石头边上,因为天还没亮,张禹那个角度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可张禹焦急之下一坐起来,张银玲就看到他起来了。这把小丫头吓得,直接蹲了下去,这一着急,都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张禹什么耳力,登时便听到了动静。他直接站了起来,朝张银玲蹲着的地方看去,却没看到人影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张禹断喝一声,他心中清楚,那里肯定是有个人,但对方藏头露尾,恐怕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一嗓子,张禹抄起衣服,金钱飞出,金钱剑跟着出现在掌中。

    他提着金钱剑,一个箭步抢了过去。也正在这一刻,石头下响起张银玲紧张地叫道:“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然而,她的声音还是晚了一步,张禹的速度的太快,已然抢到石头旁,朝下面看去。

    张禹刚刚听到动静的时候,就确定那人藏身的位置了,张禹何等机智,哪能走正面,他特别还迂回了一下。

    以现在的角度往下看,加上还有点黑,只能看到小丫头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有点纳闷,这丫头好端端的,喊什么?他好奇地问道:“你蹲在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哇......”听到张禹的声音,她都没好意思去看张禹的脸,低着头直接哭出声了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哭声,给张禹造了一愣,诧异地说道:“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呜......你......呜......你别过来......呜呜......”张银玲也不回答,只是一边哭一边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在她说话的时候,定睛一瞧,终于看的清楚,小丫头蹲在那里,却露出白净的屁股。

    张禹一皱眉,连忙缩了回去,嘴里说道:“那个......我什么都没看到......”

    他不解释还好,这一解释,张银玲哭的更加厉害了,“你肯定看到了......我怎么办啊......丢死人了......呜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那个啥......你......”张禹本想问,你脱了裤子,蹲在这里干什么,可话到嘴边,硬是让他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张禹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......呜呜呜呜......我让你不要过来......你过来干什么......”张银玲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有意过来的,我是一睁眼,发现你不在,寻思着出了什么事......正好听到这里有动静,我就过来看看......也是担心你出事......可没想到......”张禹苦哈哈地解释。

    一听说张禹是担心自己出事,小丫头的心为之一暖,她可怜巴巴地抽泣几下,跟着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......那......怎么办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其实我也没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话没法说,张禹只能尴尬地说道:“我耳朵虽然好使,但是眼神不太好使,就看到你蹲在那里。对了,你蹲在那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只看到我蹲着......”张银玲扁着小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蹲着,没别的......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那......”张银玲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是一直这么蹲着,实在有够尴尬。半晌之后,她咬了咬牙,说道:“你带纸了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原来是小丫头方便,身上没有纸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掏兜,从里面翻出一包面巾纸来,说道:“我这有......我给你送过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张银玲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我丢给你......”张禹忙将手里的面巾纸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丢的还挺准,正好扔到张银玲旁边。

    张银玲看到纸巾包,长吁了一口气,但还是叫道:“你转过去,别往这边看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”张禹答应着,直接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他背对着张银玲那一侧,心中兀自嘀咕,这丫头也够粗心大意的了,明知道去大号,也不说带点纸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张禹听到了张银玲提裤子的声音。未几,声音没了,应该是提好了。

    可他并没有听到张银玲说话,只是听到小丫头还在抽泣。

    张禹暗自皱眉,等了一下,见张银玲还不出声,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师妹,你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......”小丫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......”张禹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就点了点头,再没出声。

    张禹是背对着她,也看不到小丫头现在的样子,见她又不出声了,张禹也不知道再说点啥了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张禹没话找话,“天快亮了哈......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是要亮了......”小丫头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空气挺不错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人尬聊了能有五分钟,甚至连说了些什么,张禹回头就忘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禹也不禁有点内急,他笑着说道:“我去上趟厕所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厕所吗?”张银玲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公园,怎么也得修个厕所吧。”张禹说着,向前走了两步,从石头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瞧着张禹往前走,小丫头四下看看,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干啥啊。

    她连忙扁着嘴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绕过石头,跟在张禹的后面。

    张禹等了她一下,却听到张银玲的脚步在距离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这样张禹忍不住回头看去,就见小丫头低着头,双手攥着衣角,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邻家小妹一般。

    正如张禹所言,这样的公园,不可能没有卫生间。张禹走的方向,正好和张银玲方便的位置相反,没有多久,就在假山的不远处看到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不仅有卫生间,外面还有洗手的水池,看到这个,张银玲又哭了出来,“真的有卫生间啊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