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09章 路漫长
    听了张银玲的说法,张禹豁然开朗。这武学之道,本身就是相互借鉴,取长补短,尤其是太极这种武学,讲究的是重意不重形,大街上会太极拳的老头老太太多了去了,但真想以武伤人,恐怕是没这个本事。主要得看练太极的人达到什么境界。

    其实这和上学念书没多大区别,大家伙学习的课本都一样,为什么有的人能考满分,有的人却考十几分呢。

    这年头,道家基本上都有一门武学叫作太极。不过这种太极拳,不是用来格斗的,是用来强身健体和传道的。

    道家传道,不是说光让人上香,同样也得传授人家一些东西。武当派作为道家后起的门派,为什么这么有名,一来是祖师爷张三丰道法通玄,二来是传道方法得到了认可,那就是武当太极。男女老少,全都能练。不像一些门派的功夫,那都是硬功,让普通人拿砖头往脑袋上“哐哐”砸,也不太像话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又想到了自己的无当道观。因为道祖曾经显圣,加上无当道观治病救人,还有无当足球队,令无当道观在光明镇十分有名气,香火也十分鼎盛。

    但基本上来无当道观的,都是烧香、求医、问卜、解签的,无当道观在传道方面,其实没做出什么特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着,自己想让无当道观鼎盛起来,也要进行传道。而太极拳,自然也是一个途径。传授普通人道法,那不太可能,一来不一定能练成,二来都学会了,社会也容易乱套。传授太极拳就不同了,即便是有些拾人牙慧,起码也算是像模像样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张禹笑着说道:“那就请师妹赐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张银玲得意地轻哼一声,说道:“算你识相。既然你答应了,那就得听我的,你什么时候能打赢我,再能打败朱大哥,我就什么时候回去。要是你打不过,我就不回去了。至于说用什么样的理由,就得你自己想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再次皱眉,让自己想办法,想什么办法。三天两天行,要是时间长了,张真人还不得找来要人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想不想学啊......我跟你说,街边上练的太极拳,只是光有招,如何用劲,根本不知道。我传授你的天师太极拳,虽然比不上龙虎天师拳,其实也差不了太多了......另外,我跟我爹练了十多年了,由我教你的话,保管你能成才......”张银玲得意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我知道......只是你爹那个方面......”张禹实在为难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......”小丫头说着,身子一侧,横了过来,脑袋枕到张禹身子,然后说道:“你自己想办法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暗自叫苦,哪有办法?

    他躺着琢磨,过了好一会,发现张银玲没动静了。他微微探头一瞧,这才发现,小丫头竟然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露天地,睡在这里容易感冒。张禹也不舍得将她吵醒,干脆从兜里掏出来聚火符丢到前后左右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火光燃起,周边的气温陡升,人也觉得暖和多了。张禹又将外套慢慢抽了出来,盖到小丫头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独自躺着,看着天上的星斗。他意识到,无当道观成长的道路还很漫长,而且不仅仅要靠自己的修为,还得靠道观的积累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张禹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流逝,到了后半夜四点来钟,躺在张禹身上的张银玲慢慢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她觉得有点冷,双手下意识地环抱住自己的身子。虽然张禹用了四张聚火符,可聚火符也不是说能够点一宿的,早就灭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才抱住自己,张银玲就发现身上多了一件衣服。

    借着蒙蒙光亮,她马上认出来,这是张禹的外套。

    眼下已经入秋,这个时间段是最冷的,看到张禹的外套,张银玲的心头却不由得一暖。

    “算这家伙有良心,还知道给我盖上点。”张银玲在心里嘀咕一句,跟着坐了起来,扭回头看向正躺着呼呼大睡的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喝了二斤酒,加上又是躺着睡,张银玲还压着他的身上,睡着的时候,难免打着微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“睡的还挺香呢......”张银玲又在心里说了一句,随后不自觉地用舌尖舔舐了一下上下嘴唇。

    她的酒量本就不行,人在喝了酒之后,还想喝水,这丫头现在有些口渴,嘴唇都是干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哪有水啊......”张银玲四下瞧瞧,很快放弃,这个地方就是个公园,哪里会有水。

    张银玲又紧了紧鼻子,“渴死了......早知道上来的时候,拿点水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想到水,她突然有了种想要方便的想法。

    昨天吃饱喝足上来的,到了早上,人都想要方便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?”张银玲这下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四下瞧了瞧,周边还有些黑,根本看不出来哪有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张银玲看了眼张禹,见张禹睡的还香,迟疑了一下,慢慢地顺着石头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下去之后,她就蹑手蹑脚地朝前面的树丛走去。那里有几棵大树,张银玲来到树后,便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刚张银玲只不过是想要小便,可一蹲下去,不由得又有一种想要大便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昨天可没少吃,大碗喝酒大口吃肉,加上她的胃肠也好,每天早上都会排清宿便。小丫头向来吃清淡的,昨天的大鱼大肉,令她的胃肠有点承受不住,“噼里啪啦”的。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事情就解决了,但她一掏兜,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揣纸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张银玲傻了眼,心中暗说,这怎么办?

    她回头瞧了瞧,都看不太清大石头上面的状况。四下瞧了瞧,这里干净的,连个纸片都看不到。这倒也是,像这种功夫,属于为这里的有钱人打造的,人也特别的少,哪里能够看到什么杂物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张银玲都好急哭了,她心中后悔,不停地暗骂自己,“我晚上没事闲的,跑这看什么星星,看星星也就算了,为什么不揣纸......现在怎么办......”

    她蹲在那里,不知不觉的,脑门子都见汗了。蹲的久了,腿都有点发麻。

    “不行......不得赶紧找纸......张禹的衣服里,应该能有吧......我、我怎么没把他的衣服拿过来呢......”张银玲心中后悔,琢磨了片刻,终于一咬牙,猫着腰提着裤子,朝大石头那边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