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07章 我服了
    朱酒真怔怔地看着地上趴着的张禹,简直不可思议。刚刚他和小丫头比武,张银玲的本事,他是见识到了,在朱酒真看来,张银玲确实有些手段,但是每次想要借力打力,四两拨千斤都没有成功。令朱酒真没想到的是,张银玲摔张禹的时候,竟然是一摔一个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可是能够用脚排酒的人,何等实力,被一个小丫头直接给丢出去,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。

    张禹趴在花圃里,这一摔,对他来说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只是张禹的心中也是纳闷,自己的下盘挺稳的,怎么就被小丫头抓着脚脖子给掀飞了。这张银玲看起来弱不经风,手上也没多大劲,单就这么一甩,自己就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张银玲此刻满脸的笑容,笑嘻嘻地走到张禹的身边,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她嘴里说着,弯下腰去扶张禹。张禹在她的搀扶下,慢慢地从花圃里站了起来。小丫头马上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又笑着说道:“这次你该心服口服,不能再耍赖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一脸的尴尬,这个脸着实有点丢大了,若是被朱酒真给摔出去,或许还不怎么丢人,被张银玲给摔出去,着实有点惨。

    同样,张禹的心中也是骇然,实在是想不到,天师府的功夫竟然这么厉害。这小丫头功力有限,尚且能把自己给摔出去,若是换做张真人这样的高手,手头上功夫估计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对道家的武学有了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那种赖皮的人,他跟着爽朗的一笑,说道:“算你厉害,我服了。你让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服了就好,现在喝酒,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都得听我的吩咐做。”张银玲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摇晃着身子回到桌子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这下张禹明白了,这是小丫头不愿意走,故意想出来的招。自己输了,现在得听她的,那还不是她爱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    无奈打了赌,张禹也没办法,只好回去就坐。

    才一坐下,张银玲就端起酒碗,大咧咧地说道:“朱大哥、师兄,咱们接着喝。”

    “妹子好身手,喝!”朱酒真豪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被摔了两个跟头,也只能由着张银玲,他也端起酒碗。三个人的大酒碗碰了一下,朱酒真一口喝了半碗,张禹和张银玲各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张丫头赢了赌约,这下撒开欢儿了,三个人你来我往,一大碗酒,差不多就见底了。

    好在喝的时间长,中间还动手比武,不至于这就躺下。

    眼下天已经黑了,星星都出来了,张银玲似乎还没过瘾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瞧,又是李如轩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张银玲带着笑容的脸色,立刻就变了,她紧了紧鼻子,一接听就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干什么呀?没事老打什么电话?”

    “这天都黑了......还没喝完呢......”电话里的李如轩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快,还没喝尽兴呐!你别来烦我,有张禹在,我不会出什么事的。你忙你自己的就行了!”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那能不能让张禹接一下电话......”李如轩又是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呢......”张银玲直接把手机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接过电话,说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张道友,情况怎么样啊?还没喝完呢?”李如轩颇为无奈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无奈地说道:“你先前打电话的时候,我就想走了,可是......打赌输给了这丫头......我现在得听她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如轩大吃一惊,连忙说道:“这要是听她的......还有个准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让她早回去,你放心好了......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麻烦张道友了。”李如轩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有我在绝不会让她出什么危险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、那就好......”李如轩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又客气了几句,李如轩这才挂断电话。他倒是不怕张银玲出什么危险,毕竟有张禹在旁边,只是担心张银玲惹出什么麻烦来,到时候回去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天师府可是有名有号的,师门对于名声,那是相当看重。

    张禹把电话还给张银玲,小丫头看到张禹脸上的无奈,脸上得意的笑容更盛。

    她小脸通红,那模样又是俊俏,又是可人,因为现在的迷醉,还多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张禹看得出来,这丫头已经醉了,再喝的话,都有可能出洋相。略一琢磨,张禹朝朱酒真眨了眨眼睛,然后举起酒碗,说道:“咱们就碗里的酒,眼下时间不早,朱兄是不是该去千杯少了......可别耽误了正事......”

    朱酒真马上会意,说道:“对对对,我这还得去千杯少忙活,今晚就到这里,明天再聚。”

    他也跟着端起酒碗,又冲张银玲说道:“妹子,咱们干了!”

    张银玲撅着小嘴,端起酒碗,说道:“好,咱们干了!等下去千杯少,咱们接着喝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张禹吓了一跳,这丫头还没喝过瘾呢。

    但眼下要紧的是,还是先离开这里,然后再想办法,让这丫头回去。实在不行的话,用点别的手段也行。

    三个将碗里的酒干了,又聊了一句,这才一同朝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朱酒真打了个电话,安排司机,来到前院车库的时候,车都开出来了。

    司机见他们过来,马上拉开车门,朱酒真说道:“咱们上车出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可是张银玲快到车门口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,看了看头顶的星空。

    今夜星空璀璨,着实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没有回答,而是朝山上指去,说道:“这山顶是做什么的,也都住着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半山别墅区,我这里差不多算是最后一户了。山顶是一个公园,供这里的人散步,欣赏景色。”朱酒真答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公园啊,这可真好......张禹,我想去看星星,你陪我去......”张银玲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得走了,朱兄还要去千杯少工作呢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撇了撇嘴,拿出小姐脾气,“我不管,我就要去山上看星星。朱大哥去上班,跟咱们看星星也不冲突。你反正是输给我了,今晚就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直接服了,现在竟然被这丫头给拿住了。

    朱酒真幸灾乐祸地看了张禹一眼,然后笑着说道:“我去千杯少上班,你们想去看星星的话,就去看。我这边给你们留着人,出门的时候我告诉他们一声,你们要是用车,随用随到,一切听从你们安排。另外有什么事,也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要掏名片,这才发现,还光着膀子呢。旋即,给司机做了个手势,让司机拿出一张名片给了张银玲。

    张银玲接过之后,开心地叫道:“朱大哥,你真好!比他们强多了!”她随即一把扯住张禹的手,又兴奋地叫道:“走,咱们看星星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