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04章 切磋
    听到朱酒真叫好,张银玲收了架势,因为喝了酒,耍两分钟的拳,小脸更红。

    她扬起下巴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还是朱大哥识货,一下子就能看出好来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故意斜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干笑一声,连忙鼓掌,笑着说道:“好、好......耍的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假惺惺的......”张银玲扑了扑双手,大摇大摆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朱酒真看着张银玲,笑着说道:“妹子,你这拳法可着实不错,大开大合,看起来像是太极拳,可又不是。说不是吧,却又暗含太极拳的一些套路。不知道,这是什么拳法?”

    张禹也很是好奇,见朱酒真这般问,他也看向张银玲。

    张银玲仍是满脸得意,故意傲慢地说道:“不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告诉我们呢,你是张老弟是师妹,你俩同出一门,不告诉我就好了,为啥还加上一个们字。”朱酒真笑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银玲一下子被朱酒真的话给噎住了。

    倒是张禹,在听了朱酒真的话之后,心中暗说,这位朱兄虽然看起来大咧,却也是粗中有细。

    张禹故意解围,笑着说道:“我和师妹虽然都属正一教,可修炼的法门不同。我们正一教的道法博大精深,一辈子都是学不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样,我俩学的东西不一样。”张银玲马上借坡下驴。

    “朱某一介武夫,能认识二位,真是幸事。来,咱们再喝一碗。”朱酒真当下,又端起酒碗。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都端起酒碗,三人碰了一下,还是朱酒真喝一碗,张禹和张银玲喝一口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口也不能说太寒酸,起码也得一去一二两酒。

    朱酒真的酒干了,回头又拿起酒坛子,给自己倒满。

    他看向张银玲,说道:“妹子,你这拳法着实了得,我这个人,生平有三个爱好。一是喝酒,二是结交天下豪杰,三是与人切磋拳法。刚刚看到妹子你的拳法,实在叫人技痒,不知妹子是否愿意,你我切磋一二。请妹子你放心,我的拳脚收发自如,绝对不会伤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银玲不由得跃跃欲试,张禹连忙说道:“朱大哥,我师妹修为尚浅,我看切磋之事,还是算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张银玲那小身板,估计都没一百斤。再看朱酒真,就是一座黑铁塔,最少能抵三个张银玲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动手切磋,拳脚无眼,就算收发自如,可打到激烈的时候,怕是也来不及。万一把张银玲给打伤了,张禹没法跟张真人交代啊。

    张禹这是为张银玲着想,可张银玲不是这么想的,刚刚又喝了能有一两多酒,张银玲正值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张禹的话,听到张银玲的耳朵里,在张银玲看来,这是张禹把她当小孩看了,觉得她不行。

    若说道法,张银玲还真就不行,可若说武术,张银玲从小就跟着父亲扎马练武,起码得把防身之术练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小丫头一下子跳了起来,先是撅嘴看了眼张禹,说道:“少瞧不起人......”

    跟着,她又看向朱酒真,大咧咧地说道:“朱大哥,那咱们就切磋一下!”

    张禹被这丫头怼了一下,心中暗说,我哪里瞧不起你。

    不过张银玲既然一定要比,张禹也不能再说什么。而且,他从张银玲的眼中,看出一股子自信。既然如此,那就看看张银玲的功夫怎么样。有自己在,料想张银玲也不能如何吃亏。

    “好!”朱酒真咧开大嘴,笑着说道:“妹子果然豪气,堪称女中巾帼!来,咱们去练武场那边切磋一下!”

    “成!”张银玲也不示弱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是要过去打,自己也站了起来,三人一同走到前面的空地。

    空地上摆着各种兵器,朱酒真绝对是练家子,加上这块头,估计如果单凭拳脚,自己肯定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至于说张银玲的功夫,张禹心里没数,不能光凭刚刚张银玲耍出来的一套拳来判断功夫的强弱。

    很快,张银玲和朱酒真来到空地中间,张禹站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只见张银玲和朱酒真先是一抱拳,颇有点武侠片内比武较量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朱大哥请了!”

    “妹子,请!”

    二人当下摆了个架势,朱酒真叫道:“你先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得罪了!”张银玲来了一声,旋即一欺身来到朱酒真的面前。

    朱酒真人高马大,张银玲都没人家肩膀高,也就是刚过肚子那里。是以,张银玲也不攻击朱酒真的上盘,一脚踢向朱酒真的小腿。

    朱酒真向后急退,张银玲却是步步紧逼,二人转眼间就打在一处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打架都是有技巧的,更不要说是比武较量。一般的打斗,体格大的肯定占据优势,可因为朱酒真太高了,一双拳头在张银玲面前好似摆设,想要用拳头打到张银玲,那就得弯腰。

    而张银玲小巧灵活,怎么可能被轻易打中,看到二人的交手,张禹都觉得好笑。这就好比姚明和郭小四打拳击,完全可以脑补一下,如果不许用脚,估计不是姚明被累死,就是郭小四凭点数取胜。

    眼下的朱酒真,就是有劲使不上,双拳派不上用场,只能靠双腿。一双腿好似流星赶月,每一脚扫出都夹带着风声,张银玲跟朱酒真站在一起,更是显得弱不经风,张禹都担心张银玲被朱酒真的一脚给刮飞了。

    但事实证明,张禹确实多虑了,张银玲既然敢和朱酒真动手,那就不是一点把握也没有。

    转眼的功夫,三十多招过去,朱酒真好似一条黑虎下山,凶猛异常,可忙活半天,都没碰到过张银玲的衣服边。反倒是张银玲,在辗转腾挪之下,在朱酒真的屁股上踹了一脚。只是朱酒真皮糙肉厚,这一脚踹在上面,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禹替张银玲悬着的心,算是彻底放下了,开始静静地品味张银玲的招数。

    小丫头脚下的步伐,暗藏天罡北斗,或快或慢,从来没有乱过。招数也是或快或慢,但舒展大气,如龙如虎,这跟她娇小的身躯截然相反。面对朱酒真猛烈的腿法,更是能够做慌不忙,不急不缓,从容应对,临危不乱。

    不一刻,二人又斗了二十多招,只见朱酒真一脚踹向张银玲,张银玲向旁边一侧身,看起来有点拖泥带水,却是小巧的手掌在朱酒真的腿上带了一下,险些让朱酒真来了个大劈叉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张禹是倒吸一口凉气。他隐约看得出来,张银玲的招数实在是厉害,若非太过娇小,拳脚上的力道有限,只怕朱酒真都要摔上几个跟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