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05章 道家武学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朱酒真猛地大喝一声,一个扫堂腿,将身边的张银玲给逼退。

    张银玲见他不扑上来,也没有马上动,只是得意洋洋地用大拇指手头在鼻子上划了一下,跟着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妹子,功夫不错,不过这一次,我可要动真格的了!”朱酒真大声豪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刚刚没动真格的!那赶紧动真格的,让小妹我瞧瞧!”张银玲也不示弱,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跟着摆开架势,一手龙形,一手虎形。

    朱酒真的身子慢慢猫了下去,来了个骑马蹲裆式,然后说道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等着你呢,放马过来吧!”张银玲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来了!”朱酒真此刻的气势,已经不同于先前,显然是因为刚刚被小丫头的耍了一顿,急于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的右脚脚尖猛地在地上一点,身子好似离弦之箭,直接朝张银玲射了过去。双手呈虎爪,抓向张银玲。

    一旁观看的张禹,完全能够感觉到,这一次朱酒真气势如虹,比之先前可好威猛了几分。

    张银玲仍然不慌不忙,向旁一闪身,轻巧地躲过朱酒真的虎爪,跟着辗转腾挪,还和先前一样,靠着灵巧的身子跟朱酒真缠斗。

    然而朱酒真这一次,明显改变了战术,他猫着腰,主要以拳法为主,动作更快。看起来,姿势有些难看,但丝毫不会影响到拳上的威风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这种矮着身子与人动手,不单单考验腰腹力量,对于自身的速度也有很大的影响。正因为如此,反而更显示出朱酒真的爆发力惊人,他腿长臂长,如此施展开来,令小丫头已经无法摸到他的衣服边。

    在这迅猛的攻击下,张银玲很快就吃不住了,躲闪的次数多,招架的次数少,更不要说还手了。

    有一招特别的明显,朱酒真本来有一拳使老,打了个空。不等他收回去,张银玲已经上来,双手夹住了朱酒真的手腕字。张禹都能看出来,张银玲准备来一个反臂擒拿,结果因为朱酒真的力量太大,硬是没有拿动。张银玲跟着又想借力打力,可已经晚了,被朱酒真的手臂猛地一甩,差点把她的小身体给甩飞出去。

    通过一系列的交手,张禹终于看明白了,张银玲的招数主要是四两拨千斤,以柔克刚。可惜,朱酒真的力量何止千斤,就好似一个打人和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动手,孩童哪怕是再有技巧,却也伤不了大人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张禹也对张银玲的功夫刮目相看。如果换成自己,光凭武功的话,只怕早被朱酒真给打趴下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道家武学?”

    正琢磨着的档口,张禹突听张银玲的嘴里发出惊叫一声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他赶紧仔细观瞧,这才注意到,张银玲的后衣领被朱酒真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张银玲的那娇小的身躯,直接就被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跟着又听朱酒真大笑着说道:“兄弟,接着!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他的手臂只是一抖,张银玲就朝张禹这边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呀......”张银玲吓了一跳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朱酒真用的力气不是特别大,张禹双手一伸,登时将张银玲抱进怀里。即便如此,却也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两步,才稳住身子。

    小丫头进到张禹的怀里,双手忙抱住张禹的脖子,小心肝还是“砰砰砰”的直跳。

    这一来,有点是吓得,二来主要是较量了这么长时间,心跳难免加速。

    见她抱的这么紧,张禹柔声说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张银玲重重地喘息两声,不大的胸脯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她因为喝了酒,加上剧烈的运动,额头、脸上都是汗水,小脸更是红扑扑,看起来就像是那已经熟透,渗出水来的水蜜桃一般。

    “妹子,我的功夫也不含糊吧。”站在空地中间的朱酒真此刻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张银玲就贴在张禹的怀里也不下来,她朝朱酒真紧了紧鼻子,故意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也就是力气大点罢了,要不然的话,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呦呦呦......这力气大,还不是练出来的,谁也不是天生力气大......”朱酒真又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朝张禹这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将张银玲慢慢地方向,朝朱酒真一抱拳,说道:“多谢朱兄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比武切磋,妹子如此可爱,我哪能伤她。”朱酒真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,我现在就是功力弱,等再练上几年,像你这个岁数了,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小丫头还挺争强好胜,对于自己输了这一局,颇为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妹子天资过人,等到了我这个年纪,肯定要比我厉害得多。”朱酒真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看向张禹,接着说道:“兄弟,这身子刚热,还没怎么出汗呢,有没有兴趣,咱们哥俩也切磋几招。”

    张禹连忙客气地说道:“不必了,小弟我拳脚功夫有限,尚不及我这师妹,就不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......”张银玲见张禹推辞,一下子拉住张禹的胳膊,撅嘴小嘴说道:“我都和朱大哥切磋过了,就剩你没出手了,你也露两手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不擅长这个......你让我抓个妖,摆个风水还行......武术不是我强项......”张禹马上摇头。

    “哼!”张银玲不满地紧了紧鼻子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弟你也太低调了,既然你不愿,那就算了,咱们继续喝酒!”朱酒真笑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拉起张禹的手,三人一同回到花圃那里坐下,重新开喝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也不是低调,是真的武术不行。要是上去比量,还不得挨揍,总不能半路施展法术吧。

    刚刚比过武的张银玲,胸中是激情澎湃,她率先抓起酒碗,嘴里嚷嚷起来,“喝!喝!”

    三人接下来是边喝边聊,彼此间讲述着一些奇闻异事。张禹说的,无外乎是看风水什么的,朱酒真讲述的则是一些当初和人比武较量的往事,还有一些与人斗酒的趣事。

    小丫头听的是津津有味,不过她是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经历,出门就跟着父亲,能有她什么事。在听了二人的讲述之后,小丫头的心中不由得再起波澜,她琢磨着,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张禹和朱酒真那样,闯出一片天地呢。

    正瞎寻思着,张银玲的兜里的手机,突然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