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00章 反对无效
    张禹答应杜嘉,这就去会会朱酒真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跟自己人告辞呢,张银玲就跳了起来,急切地叫道:“我也去!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你去干什么啊?”李如轩连忙起身说道。。

    张银玲一见李如轩又跳出来,满是不爽地说道:“怎么哪都有你啊!真是讨厌死了......我就是去瞧瞧,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咱们和他又不熟,天晓得他请张禹去有什么事,咱们就不要去打扰了。”李如轩见张银玲声音,只好想哄孩子一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熟......张禹跟他也不熟呢......就是去聊聊天,能有什么大不了的......你别一天到晚冒出来给我扫兴!”张银玲气鼓鼓地把话说完,跟着就拔腿冲到张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双手抱住张禹的胳膊,好似小妹妹撒娇一般地说道:“带我去......带我去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皱眉,这张银玲可真是一个活宝,其活泼程度,都胜过自家的方彤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杜嘉,说道:“杜小姐,不知道我方便带朋友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板一向好客,张先生的朋友,自然就是我们老板的朋友。”杜嘉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板可真好!不过也是,看他喝酒就是爽快人。我就喜欢跟豪爽的人打交道!”张银玲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!”李如轩马上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干什么啊?你跟人家也不熟!”张银玲瞪向李如轩,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不是说了么,人家老板好客......”李如轩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客也不好你这样的!你在酒店呆着,要是带着你去,可得扫兴死了!”张银玲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怎么扫兴了......”李如轩满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还不清楚自己么......就是一个无趣的人,带着你去,我得别扭死!给我留在这,不然的话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......”张银玲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丫头知道,去见千杯少的老板,那肯定得喝酒,自己还能再见识一把两位酒王之王的较量。

    虽说张银玲也没什么酒量,可她生性活泼,就喜欢凑这种热闹,也想着跟古装片里的那些英雄好汉一样,大口吃肉大口喝酒。

    可是家里管得严,每次出门,父亲都在身边,让她根本不敢造次。哪怕是这次出门,身边还有个李如轩。但张银玲知道,要是李如轩带去,这小子在酒桌上,肯定又得是管着她,这不行那不行的。

    自己好不容易出趟门,摆脱老爹,总不能再给自己找个新爹吧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严重反对李如轩跟着去。不但如此,她随后就拉着张禹的胳膊往外走,嘴里急切地说道:“咱们走、咱们走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被这丫头拖了两步,不禁是直皱眉,可他总不能跟小丫头发脾气,只好笑着说道:“好好好......”

    他随即便跟其他人打招呼,说道:“你们这边先吃着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......沐大哥、陆大姐......回头咱们再聊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站了起来,“是,师父。”“师父,你注意安全。”“张老弟,慢走。”“谢谢你,张兄弟。”......

    沐华仪也跟着父母站起来,她有心跟着一起去吧,却也不好意思开口,只能扁着小嘴说道:“张叔叔,你慢走......少喝点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冲大伙点了点头,张银玲已经急不可待,嘴里叫道:“你们放心好了,有我在,不会有事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就把张禹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明月和赵秋菊心中暗说,师父肯定是不会有事的,关键是你这个丫头别给添乱就好。

    李如轩气的是直冒汗,可又没有办法,张银玲已经严肃警告他,自己哪能再没脸没皮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暗说,这刁蛮公主,可千万别惹什么祸。

    杜嘉随同张禹、张银玲出门,一同下楼。

    在酒店外,杜嘉的车就停在那里,是一辆大号的吉普车。这是什么车,张禹当然不认识。

    杜嘉将车门拉开,坐了个请的手势,“张先生,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,先行上车,张银玲随同进入。

    这里一共有两个大沙发,那叫一个奢华、舒适,就跟高档按摩椅都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两个大沙发之间是宽大的扶手,另外还配置有小型的冰箱。

    没错,这款车就是林肯的领袖1号。

    小丫头还没坐过这样的车,一坐到椅子上,就晃起双腿,嘴里“啧啧”有声。

    “这沙发可真舒服,竟然还有这样的车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杜嘉将车门关上,然后到副驾驶就坐,车子直接发动。

    这车的配置是相当的好,而且后排位置是空间独立的,驾驶位那里根本看不到后面,沟通只能通过内设电话。

    名车、豪车,其实就是这样。有的好车,是开车的人舒服,有一种驾驶的享受。但多数的好车,则是坐车的人舒服,开车的人比较累。特别是张禹现在坐的这款车,开车的车,一眼看去,就知道肯定是司机。老板没有说亲自开这种车的,只会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车子来到洪都郊区的一片半山别墅区。

    这个别墅区,看起来要比张禹居住的吉祥别墅区高档得多,主要体现在别墅的院落上。这里的别墅,每家每户都有大的庭院,特别的排场。

    可若说价格对比,那这里的别墅肯定没有张禹的房子值钱。镇海市寸土寸金,哪是洪都所能比的。

    车子半山的一个偌大的院落外,院门自动敞开,放车子进去。

    院内美轮美奂,尽是东方的园林艺术。里面一共两栋别墅,中间的是主楼,共有三层,斜侧方是一栋二层小楼。

    车子停到车库外面,杜嘉下车之后,给张禹拉开车门,请二人下车。然后,她在前面引路,请张禹二人一同前往主楼后侧。

    绕过主楼,是一个花圃,花圃中间,有一个桌子,桌上摆着水果什么的。在花圃之前,是一块空地,空地上竟然摆放着各种兵器。

    什么刀枪剑戟、斧钺钩叉,样样都有。空地的右侧,有六个木头桩子,这木头桩子,能有一抱多粗。

    在六个木头桩子中间,是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,汉子正展开拳脚对每个木头桩子进行极大。一脚一拳打在木头桩子上,让人看起来都疼。

    而这汉子,自然不是别人,正是昨晚跟张禹斗酒的黑铁塔朱酒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