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99章 朱酒真的邀请
    张银玲想到这里,立刻睁开眼睛,认为不妥。

    “另外还有李如轩这个大嘴巴在这里......我要是留在这里,他回去肯定得嚼舌头,搞不好连我喝酒的事情都会说的......真是讨厌,怎么把他给带出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丫头跟着坐了起来,看了眼正在大睡的张禹,满是不爽地说道:“就知道睡,就知道睡,怎么不睡死你!”

    发了牢骚,她跳下床来,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张禹是真睡着了,人在疲倦的时候,就是想睡觉。这一觉睡到上午九点钟,这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觉得舒服多了,伸了个懒腰,下床洗漱。

    收拾好了,他才注意到,自己的鞋袜已经没法穿了,就是房间内现在,还有满满的酒味。

    想到昨天和朱酒真斗酒,张禹都不由得苦笑。

    他跟着给司机打了个电话,来的时候,也不是就带了一身衣服,还有一些其他的行头,都放在车里。

    张禹换了一身衣服和鞋袜,人显得是焕然一新。这时候,李明月过来敲门,原来是沐四维一家过来道谢。

    在房间内坐了一会,客气一番,因为屋里酒味太大,张禹他们还没吃早饭,干脆到楼下的包房点餐,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对于沐家的四全老酒,张禹也是有点好奇的,江南商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说明四全老酒的潜力绝对不一般。另外,还有他在沐华仪身上发现的真气,但很显然,沐华仪好像根本都不知道这个,甚至都不会用。

    对于沐家的酒,张禹并不稀罕,就算能挣钱,也是人家的,自己没必要做这个。而沐华仪身上的真气,或许是某个意外造成的,这点真气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,张禹说道:“沐先生,你是李明月的表姨夫,咱们也就不是外人。眼下你们家酒厂毁了,总是要重建的,手头也不宽裕。我看不如这样,我这边借给你三千万,帮你东山再起,这笔钱,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,什么时候还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听张禹如此豪爽,李明月和陆梅、沐华仪都是一阵欢喜。

    可是沐四维的脸色却并非这般,而是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张先生,三千万太多了,我用不着那么多钱,你借我三百万就行,我回头将酒厂重新拾掇一下就成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一愣,笑着说道:“怎么还有嫌钱多的,你的酒厂我去看过,都是一些砖瓦房,太过老旧了。因为这次失火的事情,如果想要重新开业,以前的规模,肯定是不成的。说实话,我都担心三千万不够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酒厂,用不着太大的规模,我们一年的产量也没有多少。这一次冒然接下订单,也是因为高利贷所迫,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接这么大的订单了,还像以前一样的生产就行。”沐四维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可是有点怪了,谁都想将自家的买卖做大做强,你怎么就想着维持原状就好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们家的酒厂,没法做大做强。因为现在的酿酒工艺,都是用勾兑的法子来提高产量,而我们四全酒厂一向都是用古法酿酒,所以产量很低。哪怕是上次接下来那笔大单,都有些难以后继,令酒厂的生产十分吃力,有的酒甚至没有达到规格,口感都不成的。”沐四维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,他也是喝酒的,自然知道一些关于酒的酿造。当然,他知道的不是原理,也就是大家伙闲谈时的说法。

    现代工艺生产的酒,基本上都是勾兑的,哪怕是茅台什么的,也不免俗。如果没有勾兑,茅台酒厂一年的产量更得大打折扣。当然,这勾兑也是有技术的,跟一般酒厂的勾兑技术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产量能这么大,就是因为勾兑。

    而古法酿酒,其中没有勾兑这个环节,一年的产量自然也少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说道:“那按照你的意思,就是打算一直按照现在的方法进行经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沐四维点头说道:“经历了这次的风波,对我们家的打击也很大,酒厂的恢复运营,也需要一些时间,也需要一些金钱。但是......三百万足够了,如果不够的话,我自己会想办法......有个一两年,我肯定能把这笔钱还给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见沐四维坚持,张禹也没什么好多说的,当即取出支票簿,给沐四维签了一张三百万的现金支票。

    他看的出来,沐四维也是厚道人,加上三百万又不多,所以就不必打欠条了。

    陆梅和沐华仪见到张禹这般仗义,又是无比的感动。尤其是沐华仪,眼中充满了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可是沐四维却是坚持要打欠条,给张禹写了一张欠条。

    他们接着吃饭,好到十一点的时候,门外响起敲门声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李明月距离房门最近,回头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,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众人一瞧,十分的眼熟,不正是昨天晚上在千杯少舞台上见到的那个旗袍女人么。

    女人今天没穿旗袍,穿着一身,玫红色的职业女装,显得性感、大方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你好,我是千杯少酒楼的杜嘉,想来您应该还记得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......”张禹站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杜小姐请进,不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几步来到张禹的身畔,主动伸手与张禹握了手,跟着微笑着说道:“在这一亩三分地上,我们老板想要找什么人,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爽朗一笑,说道:“朱老板还真是神通广大,对了,杜小姐到此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昨日不知是张先生大驾,多有失礼,还请海涵。我们老板今日想请张先生到他的家中小酌几杯,还望张先生赏光。”杜嘉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跟着想到千杯少的老板朱酒真。这位仁兄,也着实是一位豪爽之人,值得结交。

    眼下沐家的事情已经解决,自己也没什么事,于是微笑着说道:“那张某就恭敬不如从命。什么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板已经在家中备好酒宴,我路上略有耽搁,来的迟了。张先生如果方便,不妨现在就同我前往。”杜嘉又是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笑道:“我还真想再和朱老板聊聊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