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97章 盖世英雄
    “可惜什么啊?你爸都平安回来了......”见到女儿满是委屈,陆梅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惜的是,我竟然睡过去了......错过了这场巅峰对决......他们喝了五十多斤......把酒王之王都给喝投降了......我都没看到......”沐华仪满是遗憾和懊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有什么可遗憾的......你看看你,敢不敢有点出息......”陆梅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没有想到,女儿可惜的事情,会是这个。

    沐华仪捏着小拳头,不停地晃悠,扁着小嘴说道:“这种场面,一定特别的难得,好几年了,都没人能把酒王之王给喝倒......这次终于出现了一个,还是我认识的,我都给错过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的一对粉拳不停地捶着自己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陆梅实在是服了这个丫头了,皱眉说道:“好了好了......不就是喝酒么......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追星族都没有你这么严重......赶紧再睡一会,我也困了,回屋睡觉去了。等天亮之后,咱们还得去酒店,正式谢谢你张叔叔!”

    言罢,她站了起来,直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沐华仪嘟着小嘴,悻悻地说道:“谁是追星族啊......这是世纪之战......错过了这一次,以后恐怕就再也看不到了......”

    陆梅根本不理会女儿,出了房间之后,将门反手关上。

    母亲走了,没有听她发牢骚,沐华仪只好躺回被窝。

    不自觉间,她的脑海之中浮现出张禹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的岁数跟她差不多,然而却能在短短两天之内,帮了她家两个大忙。

    先是轻描淡写的解决了高利贷,替她们出头,还记得当时看到太保等人互相扇嘴巴子,自己是何等解气。

    昨天去千杯少,甚至还跟那里的老板对决,以获胜利者的姿态帮助她们家,救回了父亲。

    她一个劲的想象,当时张禹跟朱酒真斗酒时的画面。那种场景,一定会是豪情万丈。尤其是在朱酒真认输之后,现场的人肯定会无比的惊讶。

    那场面,也必然是激动人心。

    蓦地里,她仿佛记起了一件事,好像在自己大吐之后,有个人帮她擦嘴。这个人,似乎就是张禹。

    “他可真好......人有帅气......又高大威猛......简直是一个盖世英雄......就是不知道,他有没有女朋友......”

    小丫头胡思乱想,不知不觉的,想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她的小脸跟着开始发烫,变得桃红。

    陆梅还让女儿睡上一觉,天亮之后正式去给张禹道谢。然而这丫头可好,哪里还睡得着,躺在床上光是瞎琢磨去了。

    酒店的客房内。

    张银玲晚上喝了两杯酒,当时就迷迷糊糊,全靠着那股兴奋劲撑着。

    在她来到酒店,从张禹的房间出来,进到自己的房间之后,人就躺到床上,连衣服都懒得脱,直接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到天快亮的时候,她觉得特别口渴,睁开眼睛,下床找水喝。

    房间内都有矿泉水,喝下去一瓶,人舒服多了。准备接着睡,又有点睡不着,不自觉地想到了张禹。

    她心下琢磨,张禹现在怎么样,也不知道醒没醒酒。

    一想到张禹当时的酒量,她都只挠头发,心里暗说,这是怎么喝下去的。

    瞎寻思了一会,她忍不住出了房间,来到张禹房间的门外,敲起门来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很快,里面响起李明月的声音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。”李明月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这胖子的眼睛都有点红,看起来真是一宿没睡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看看你师父怎么样......”张银玲嘴里说着,人就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张禹这个房间,就是一个大床房,并非套间。

    因为当时张禹告诉司机,就近找个酒店,所以就随便找了一个。

    张银玲一到房间,直接闻到的是酒味,跟着酒看到地上有两个矿泉水箱子。

    一个箱子里是满的,一个箱子里面全都是空瓶子。

    张银玲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这胖子,这一宿水没少喝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喝的,我师父喝的。”李明月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睡着了么,还能喝这么多。”张银玲不信。

    “十二点钟的时候,我师父就渴醒了,让我拿水。屋里倒是有四瓶矿泉水,之前我喝了一瓶,剩下那三瓶,我师父一口气就给喝了,都没解渴,又让我找服务员要水。这先拿了一箱,也被我师父喝光了,人才睡下......我这怕他起来再喝,就又要了一箱......”李明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......”张银玲不由得一怔,说道:“你师父这么能喝,不仅能喝酒,这喝水也是一把好手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喝完酒,人都口渴。”李明月帮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也口渴,可我没说,一下子能喝一箱矿泉水啊......对了,你师父没去上厕所么......”张银玲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妈啊......”李明月挠了挠大脑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银玲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回来到现在,我师父好像光喝水,压根没上过厕所啊......”李明月嘴里说着,看向张禹的肚子。

    张银玲也不自觉地看向张禹的肚子,纳闷地说道:“你师父是什么做的,他肚子里是不是有个水葫芦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呢,我师父肚子里怎么可能有水葫芦......”李明月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......你师父肚子里要是没有水葫芦,他喝下去的那些酒和那些水都哪去了......”张银玲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李明月深吸了一口气,摇头说道:“我哪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二人正聊着呢,床上躺着的张禹翻了个身,跟着咂了咂嘴,发出声音,“渴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旋即,张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醒了。”“张禹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......真渴啊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渴的要命,昨晚脱水脱的,外加喝酒,上车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十二点的时候,起来喝了一箱矿泉水,人才缓过来一些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给您要水了,这还有一箱呢,您慢慢喝......”李明月说着,从箱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,帮张禹给拧开。

    张禹接过矿泉水,也不客气,张开嘴巴,就把水往里面倒。这一瓶水下去,速度就跟朱酒真喝酒的速度差不多。

    李明月在旁边拧瓶子,拧开一个,张禹这一瓶就差不多下去了,没一会功夫,就喝了十瓶矿泉水,人是一个劲的打水嗝。喝水都给喝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