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93章 我只是个传说
    张禹说的倒是实话,不是客套。

    他确实胜之有愧,要是接着喝,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。

    另外,他也特别佩服这位仁兄,简直是太能喝了。身体简直能够屏蔽酒精了。

    看这意思,人也没有大醉,纯是肚子装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老弟你客气了,我号称踏遍酒国无敌手,今天却是碰到了对手。这一点,我是服气了。他日有机会,咱们接着喝。”朱酒真也朝张禹一抱拳,接着说道:“我不能逗留了,要不然肚子好炸了,我先去方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双手抓着裤子,就朝台下跑去。

    先前他的裤腰带都绷断了。

    台下的人,看到这一幕,却没有人觉得好笑。可以说,他们都被这两位的酒量给震慑住了。这酒喝的,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走到张禹的身边,礼貌地说道:“张先生果然是好酒量,让人佩服完本。适才我们老板已经认输,那张先生就是今天晚上的胜利者。您也是至今为止,第一个在酒桌上让我们老板心服口服的人!恭喜张先生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在旗袍女人声音落定的一刻,台下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不少人也跟着大喊起来,“兄弟,我今天算是开了眼了。”“这个酒量,估计可以破吉尼斯纪录了!”“我反正是服了!”“酒神啊!”“帅哥,晚上有没有空,咱们去吃夜宵啊!”“帅哥,晚上要不要喝点奶水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现在的身子都有点打晃,说真的,如果有奶水喝的话,张禹还想喝点。但是,下面那女人所说的奶水,怕是非正常的奶水。

    他朝下面一抱拳,说道:“多谢诸位,我今天喝的也差不多了,这就要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张先生......”一旁的旗袍女人马上说道:“按照规则,你赢了我们老板,将会得到一千万的奖金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啊......”张禹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和朱兄一见如故,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。朱兄只是着急去卫生间,我胜之有愧,如果继续喝的话,我肯定是要输的,哪好意思拿他的奖金。能交朱兄这样的朋友,胜过金山银山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“爷们!”“我看好你哦!”“仗义!”“喝酒就应该像老弟你这样!”“帅哥,你有没有女朋友,看我怎么样?”“小兄弟,大姐虽然比你大几岁,但是特喜欢你这个样爷们!要不然,今晚跟我走吧。”“小帅哥,今晚跟我走吧。姐姐我肯定让你舒服了!”......

    台下的人一听说张禹如此仗义,一千万的奖金都不要,马上又炸了。喊什么的都有不说,还有不少女人,都已经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喝的都是白酒,到这里喝酒的女人,也都是豪爽派。瞧那意思,今晚就打算跟张禹发生点故事。

    张禹哪有那个心思,他脱水严重,恨不得赶紧喝点水,然后大睡一觉。

    他朝台下又是一抱拳,笑着说道:“多谢大家捧场,小弟我喝了这么多,也有点受不了了,着急回家睡觉,这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就朝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只走了一步,就是一个趔趄,差点没摔地上去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赶紧扶了一下张禹,微笑着说道:“张先生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谢谢。”张禹微笑着点头,然后才继续朝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他身上疲惫不堪,脚下都有些发软,这次斗酒,都不亚于当初天堂桥时的那场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这里是舞台,台上还有音响师,也不知这音响师是怎么想的,突然发起了一首歌,来烘托此时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大漠长空马蹄扬,印象很深刻,落日入山路漫长......不要疯狂地迷恋我,我只是个传说。不要疯狂地迷恋我......我只是个传说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这首歌,看着张禹晃晃悠悠地往台下走,台下又是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伴随着掌声,还有人跟着歌曲嚎了起来,“不要疯狂地迷恋我......我只是个传说......”“不要疯狂地迷恋我......我只是个传说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一点也没错,千杯少的老板一向是千杯不醉,没有人能够将他喝败。斗酒大会这些年来,多少酒林高手前来挑战,喝下去的白酒绝对令人咋舌,普通人听到这个数字,都觉得是在吹牛13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千杯少都差不多成为一个传说,千杯少的老板更加成为洪都市的一个传说。踏遍酒国无敌手!

    今天晚上,终于有人将千杯少的老板喝败。那这个人就是一个传说!

    台下,李明月他们的桌上。

    就在适才朱酒真的椅子碎掉,人躺到台上的那一刻,桌上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睁大着眼睛看着台上的一切,李明月、张银玲等人显得是无比的激动,多么希望这里的老板再也起不来。

    陆梅和丈夫沐四维也都站了起来。二人清楚的很,他们的命运,完全就在这一场斗酒会上。如果张禹输了,合约生效,哪怕是沐四维豁上这条命,那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两口子要比谁都着急,比谁都要紧张。

    而高云宝则是有点懵逼,身子都有点打哆嗦,只希望朱酒真能够起来继续跟张禹喝酒。

    毕竟张禹喝的脸色蜡黄,怕是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不想,朱酒真起来之后,竟然主动认输。这对高云宝来说,简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沐四维和妻子都忍不住落下眼泪,陆梅一下子扑入丈夫的怀里,哭着说道:“赢了!赢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银玲更是振臂高呼,小丫头激动地喊道:“张禹赢了!张禹赢了!我就说他肯定能赢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先白了一眼旁边的李如轩,跟着瞪向斜侧方的高云宝,得意地说道:“看到没、看到没......让你得瑟,现在输了吧!”

    高云宝现在都傻子,身子一动不动,特别的僵硬。

    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当听到张银玲的声音时,先前的气势,瞬间消失不见,好似斗败的公鸡,一屁股瘫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看你那熊样!哈哈!”张银玲激动的大小,瞥眼间看到桌子上摆着的钻戒和手镯。

    她一把将两样东西抢到手里,兴奋地叫道:“这东西是我的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