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90章 四十斤!
    黑铁塔说的时候,显得十分豪迈,这番话说的,让张禹不禁有点脸热。

    这场斗酒较量,人家那是真喝,而他张禹相当于把酒往地上倒,不过是经过一下他的嘴罢了。

    舞台上铺着地毯,地毯下面是木板,木板下面则是空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空的地方不高,也就一米,外面还有遮挡。若是这下面有人,一定会发现,有几条水流顺着木板的缝隙直个往下淌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这个人一般不愿意耍赖,直来直去。不过这件事,主要是高云宝太过卑鄙,自己为了替沐家出头,才这般做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位黑铁塔老板,也是一位豪爽之人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认真地说道:“能认识阁下这样的朋友,我也十分荣幸。不知阁下尊姓大名,日后一定多多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。我叫朱酒真,朱是朱元璋的朱,酒就是咱们喝的这个酒,真是真假的真!”黑铁塔豪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朱兄,我也交定朱兄这个朋友了!”张禹说着,也是豪情万丈,主动把杯子送了过去,“来朱兄,咱们干一杯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朱酒真马上也把杯子送了过去,二人碰了一下,然后放到嘴边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前斗酒,从来没有干过杯。可以说,朱酒真也从来没有跟挑战者干过杯。

    主要是这一次,张禹实在是海量,特别是看张禹的样子,脸色丝毫不变,从容自如,没有半点先前将杯子落下时的窘态,着实令朱酒真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二人干了杯中酒,这一次张禹没有耍赖,喝的就比较快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杯,相当于朋友之间的敬酒,如果再耍赖的话,未免不够朋友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一杯酒下肚,因为没有排除出,令张禹的脸色难免有点发红。

    台上二人如此豪情,台下更是更是掌声雷动,喝彩声,叫好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“好!”“好!”“好!”“果然都是酒中豪杰!”......

    大家伙也不禁被这种气氛再次感染,原本只是看热闹的他们,此番也不由得抓起面前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喝一杯。”“对,咱们也喝一杯。”“今天真是痛快!”“可不是,都让我觉得有一种煮酒论英雄的意思!干!”“酒逢知己千杯少!喝!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都喝了起来,受到这些人的熏陶,张银玲也有点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一行人到此是有正事要办,所以也没点什么酒。

    现在她忍不住大声喊道:“服务员!服务员!拿酒来!”

    “师妹,你干啥?”听到张银玲的喊声,李如轩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说干啥!喝酒杯!我也要煮酒论英雄!”张银玲激动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能喝酒啊......”李如轩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喝,这里就是喝酒的地方!”张银玲本来兴致勃勃,听了李如轩的话,令她不爽地瞪了眼李如轩,叫道:“你别扫我的兴,不然的话,对你不客气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李如轩又讨了个没趣。

    服务员走了过来,寻问张银玲要多少酒,张银玲大咧咧地叫道:“给我来......二斤......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还使劲伸出两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服务员愣了一下,似乎是没想到这丫头叫唤了半天,就要二斤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二斤高粱酒也不少,只是在这个地方,多少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当然,张银玲也是有点自知之明的,知道自己喝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服务员退下,很快把酒送到。

    张银玲学着电视里梁山好汉的样子,挽起了衣袖,拿着小酒坛给自己倒了一杯。她的杯子比较小,就是三两杯喝饮料的。

    倒完之后,又给李如轩、李明月、赵秋菊、陆梅的杯子中倒上酒。

    她咋咋呼呼的举起酒杯,大声说道:“咱们也喝一杯!预祝张禹胜利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“干杯!”“干杯!”......

    李明月等人都举起酒杯,跟她干杯。李明月和赵秋菊现在也十分激动,看着师父如此勇猛,心头难免澎湃。

    陆梅现在同样也激动起来,张禹有如此“酒量”,看来和朱酒真的较量,不是必输。也许真能赢下来。

    李如轩有师命在身,一般在外面从来不敢喝酒,其实他酒量也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无奈师妹这般,只好硬着头皮喝了半杯。

    再看张银玲,杯子里的酒已经干了。这丫头一杯酒下肚,笑脸登时红扑扑的,但也忍不住咳嗽好几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...咳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“师妹,你没事吧?”李如轩赶紧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这应该是张银玲第一次喝酒。

    “没事、没事......”张银玲大大咧咧,旋即发现,李如轩的酒杯里竟然还有半杯酒。

    这让她不爽起来,紧着鼻子叫道:“你敢不敢有点出息啊,养金鱼呢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李如轩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没有办法,只好哭丧着脸,把剩下的半杯酒喝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的人十分的热闹,十分的高兴。

    同桌的高云宝,现在脸色已经沉下。

    先前的高云宝,对于斗酒的结果,那是成竹在胸。眼下的局面,让他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暗骂,张禹啊张禹,你这个王八蛋的酒量怎么这么好!他么的,你到底能喝多少啊,怎么还不躺下。

    台上的服务员又给张禹和朱酒真倒酒。眼下连服务员的脸色都有点变了,看张禹的目光已经变的十分钦佩。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接下来两个人喝酒的时候,都要喊上一嗓子,还要碰一下杯子,就好像多年的好友。

    不过么,即便是好友,张禹也不敢真喝了,还是用老办法。

    三十五杯!三十六杯!三十七杯......

    四十杯!

    不知不觉,二人各自喝了四十斤酒。

    朱酒真是络腮胡子,长得本来就比较黑。而他的脸色,也是越喝越黑,黑里透红。

    张禹不难看出来,朱酒真已经不能跟先前比了,不再是喝酒如喝水。

    这一局的胜负,估计很快就能分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四十斤了!”“四十斤了!”“好家伙,真特么能喝啊!”“这两位都是酒神啊!”“真是想不到,世上还有这么能喝酒的。你们他们的酒,都喝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......台下的众人,眼睛也是越睁越大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乌龟公子,开心坏人,黑天马,书友201710,潇雨清风,山察,淡淡的哭泣,玖五六,南岗颠老,广伟,风行,ku大大的打赏,还有这几天的100多张月票和1000多张推荐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