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92章 危机
    张禹和朱酒真的较量,已经来到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两个人现在每喝一杯酒下去,都是要咬牙的。

    张禹深刻的明白了一件事,在有些时候,法术也不是那么管用的,什么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,现在的样子就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够感觉到,如果再这么喝下去,怕是用不了多久,自己就得脱水躺下。张禹多么希望,倒进杯子里的不再是酒,而是变成水。

    就好像闪电哥在解脱之后,跟一头大水牛都差不多,一口气喝了好几斤水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,也是这样,恨不得一头扎水缸里,喝死得了。人没有水,哪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!咱们再喝!”

    对面的朱酒真抓起酒杯,豪迈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在他说话的时候,嘴巴都有点抽。

    张禹硬着头皮,抓起酒杯,咬牙说道:“朱兄,干!”

    两个人碰了杯,看起来都挺咬牙的。

    杯子放到嘴边,开始慢慢悠悠的往嘴巴里淌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还是张禹喝的快。但张禹不敢一下子就把酒给排出去,还留了点在体内,以确保水份。

    然而,在体内缺水的情况下,酒劲发挥的更快,张禹多少都觉得有点晕。他隐然意识到,自己怕是不成了。若是在作弊的情况下,都喝不过对面这位,自己差不多真可以找块石头碰死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台下掌声雷动。这一次的掌声,则是献给张禹的。

    “兄弟,好酒量!”“兄弟!牛逼!”“我看好你!”“帅哥,晚上有空吗?”“帅哥,加油!你要是赢了,晚上我给你生猴子!”......叫好的声音,也都跟着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声音,再一次带动张银玲的情绪。

    小丫头又倒了酒,主动举杯叫道:“喝!喝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率先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李如轩皱着眉,跟这丫头喝了一杯。李明月、赵秋菊也都跟着喝了。

    张银玲意气风好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也在跟人家斗酒呢。

    情绪高涨的她,故意看向高云宝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刚刚你的得意劲哪去了,现在怎么没动静了!看你那苦瓜脸,想必也知道要输了吧。这叫什么,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!”

    高云宝现在的情绪确实低落,早已没了先前的锐气。

    任谁都看得出来,朱酒真已经有点不成了,喝酒的速度慢了很快,都没有张禹快了。

    谁胜谁负,根本不好说,看现在的状况,胜负之势差不多是四六开,朱酒真的胜面,似乎只有四分。

    但高云宝怎么可能在张银玲面前示弱,他咬着牙说道:“小丫头,你别得意太早。难道没看出来么,张禹的脸色蜡黄蜡黄的,搞不好等下就得喝死在台上。到时候,你们给他收尸好了!”

    “哼!我看你就是煮熟的鸭子......嘴硬!”张银玲大咧咧地叫道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张银玲在听了高云宝的话之后,也忍不住仔细往台上看,打量着张禹的脸色。确实是蜡黄蜡黄的。

    听着台下的掌声和喊声,台上的张禹心中暗说,垃圾把倒吧,老子能不能走下台去,都不好说呢。还特么生猴子,生什么也够呛啊。

    面前的朱酒真,杯子里的酒也是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终于,他杯子里的酒没了。

    朱酒真仰着头,慢慢地将酒杯挪开,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服务员赶紧倒酒,又把二人杯子里的酒倒满。

    这一次,朱酒真没有马上举杯,而是说道:“兄弟,我喝不了多少了,你还能喝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也喝不了多少了,喝的尽兴就好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明白,朱酒真的话,有可能是在试探,自己不能露底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没有多少醉意,只是肚子里,有点装不下了。兄弟,你的肚子也没多大,真是好奇,你这酒装在什么地方?”朱酒真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好奇,同样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好奇。当然,朱酒真现在发问,多少也是有点拖延时间的意思,想让自己缓一下。

    他想缓口气,可张禹不想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张禹正脱水呢,时间越长,对他越没有好处。张禹笑着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吃得多、喝得多,就是不长肚子。朱兄,咱们干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主动抓起酒杯。

    朱酒真也抓起酒杯,笑着说道:“真是羡慕兄弟你的身材!干!”

    两个人碰了杯,张禹再次将酒杯放到嘴边,一点点的喝。朱酒真仰着脖,把酒慢慢地向下倒。

    未几,张禹半杯酒下去,越喝越是迷糊。无奈之下,再次排酒,这一排可好,身上没有多少水份的他,身子不由得慌了一下,差一点没一头栽地上去。

    人在脱水严重的时候,想要站起来都费劲,坐都坐不稳了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叫苦,看来这次是完了。

    不想,就在这一刻,对面突然响起“啪嚓”一声。

    他忙一瞧,跟着发现,对面的人没了。

    再一仔细观瞧,这才发现,朱酒真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原来,朱酒真屁股上的椅子,竟然因为承受不住他现在的体重,硬生生的塌了。

    台下也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“椅子被坐碎了。”“他这大体格,一般的椅子,估计也承受不住。而且,还加了五十多斤酒,什么椅子也得塌!”“乖乖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喝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旗袍女人和服务员赶紧搀扶,紧张地问道:“老板,怎么样?”“老板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朱酒真的体格实在是太大了,好在他自己还能动,在两个人的帮忙下,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前一直都是坐着,虽然看到他肚子大了,却也不是特别的明显。此刻站起来,再一观瞧,让不少人为之一惊,哪怕是张禹,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好家伙,朱酒真不仅仅是高大,那肚子也叫一个大,凸起的好似一个大西瓜。

    “朱兄,没事吧?”张禹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朱酒真大笑一声,“酒逢知己千杯少!好!真是好啊!今天能认识兄弟你这样的朋友,实在是一件幸事!我现在着急上厕所,没法再喝了!这一局,我输了!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朱酒真倒没有完全喝醉,肯定还是能喝的。

    但人有三急,喝了五十多斤酒,若是不上厕所,估计都能憋死。

    一听说他主动认输,张禹不禁松了口气,他马上站了起来,抱拳说道:“朱兄承让了!小弟胜之有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