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85章 沐四维
    台下的众人,本来都在喝酒、打屁。

    此刻旗袍女人这么说,有的没注意,没太听清,但是听到的,则是忍不住叫了起来,“我靠!今晚爽了,有人要挑战这里的老板了!”......

    “啊?有人挑战这里的老板?”“有日子没人挑战了?”“谁说不是。”“今晚没白来。”“能看好戏了。”“就是不知道,这挑战者的实力怎么样?”“肯定是比我能喝。”“这不是废话么,敢上台挑战的,估计咱们几个绑一块都喝不过人家。”......

    旗袍女人的声音,同样也令张禹这边的人侧目。

    李明月等人全看着张禹,说实话,他们的心里都觉得不靠谱。

    昨天张禹也不是没喝酒,三杯酒下肚,虽说没啥大毛病,但是脸也很红了,吃完饭很快就睡着了。看那酒量,估计都比不上沐华仪。

    “张禹,事情我都给你安排好了,等下让你上台,你就上去吧。”高云宝看着张禹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摊开双手,微笑着说道:“就算上台,也得等陆梅他们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快了,几分钟的事儿。”高云宝咧嘴一笑,又道:“介不介意我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请吧。”张禹坐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张禹这边还有好几个空位置,高云宝直接坐下,他的女秘书陪坐到旁边。

    舞台上,已经有服务员在摆放桌椅,将酒一坛坛的搬上去。

    毕竟是老板接受挑战,摆上来的酒也是相当多。台下的观众们,都在焦急的等待,一直盯着台上,似乎是着急看看,是个什么样的人敢来挑战这里的老板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等了一会,还真别说,曹律师他们的办事效率是够高的。估计也就是几分钟,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曹律师、中年男人、陆梅、唐星,还有一个身材什么消瘦,脸色蜡黄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陆梅和唐星搀扶着这个男人,看状态,如果没人扶着,都有可能倒下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人肯定是沐四维了。

    “四维,我给你介绍,这位就是张禹了。”一见面,陆梅酒率先介绍。

    张禹上前一步,跟沐四维打了招呼,李明月也站起来打招呼,“表姨夫。”

    张银玲几个人,也都要客气一下,沐四维憔悴的脸上露出笑容。一一打了招呼之后,他猛地看见靠在椅子上熟睡的沐华仪。

    他登时一惊,急切地问道:“小仪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仪喝醉了,没事的。”陆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......她跟谁喝的,喝这么多......”很显然,沐四维对自己女儿的酒量,还是颇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让他很是惊讶,谁能女儿给喝醉。

    陆梅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因为她并没有将真相告诉丈夫。因为说了的话,丈夫肯定不答应,届时万一不肯出来,亦或是有什么变故,肯定是要连累张禹的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台上都已经摆好了。旗袍女人又用麦克风喊了起来,“现在欢迎挑战者张先生登台!”

    她一说完,高云宝就冲着张禹说道:“该你上台了,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赢。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会让你失望!”张禹也是一笑,人既然都回来了,那就要信守承诺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向舞台走去,看着他的后背,陆梅这些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沐四维似乎也没少来这里喝酒,对于这里的情况,还是比较熟悉的。

    他见张禹上台,有些错愕地说道:“他上台做什么?不会是......想要挑战这里的老板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没错。”高云宝扭头看向沐四维,轻笑着说道:“你以为你是怎么出来的,是我和他定好了,如果他能赢了这里的老板,你才能平安无事。如果他赢不了,那你就得把四全老酒的秘方拿出来,我们公司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闻听此言,沐四维瘦削的身子不由得一颤,他跟着急切地说道:“怎么回事?我可没答应你拿出秘方!”

    “你没答应,可你媳妇答应了。”高云宝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梅!”沐四维马上扭头看向陆梅,打着哆嗦说道:“谁叫你答应他们的?我不是说过,哪怕是让我去死,我也不会说的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也是紧张你......担心你坐牢......”陆梅低着头,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宁愿坐牢!”沐四维又看向高云宝,正色地说道:“你们把我再送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想出来就出来,想进去就进去吗?”高云宝瞪着眼珠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随便,我是不会说的!”沐四维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......”高云宝得意地说道:“你夫人已经跟我们签了合同,合同就在张禹的身上,如果他输了,我们就上台取合同。当然,如果他赢了,那咱们就一笔勾销!”

    “合同......他赢了......”沐四维嘀咕了一句,但随即就意识到不对。

    张禹和这里的老板斗酒,还想赢,那不是开国际玩笑么。

    他跟着说道:“什么合同?就算我妻子签了,也不等于是我签的。这合同,根本无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忘了,当初你监狱里的时候,给你妻子做了委托公正,她所做的一切,都是代表着你。也就是说,这个合同是合法有效的。你要是想要赖账,就要赔偿五个亿的违约金......五个亿,你拿什么赔......沐四维,人不要这么自私,你自己要知道,你们家这次能够解决高利贷的麻烦,不过是侥幸。如果说,承担五个亿的负债,我保证会让你们全家生不如死......沐四维,你不为自己着想,难道就不为自己的妻女着想了......你不是想把这个秘方,还有你家里的人,一起带进棺材里......”高云宝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高云宝一番话,好似一记重锤,令沐四维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谁说不是么,这次的高利贷逼债,自己在拘留所里面,都没为妻女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酒厂的重担,全都压在妻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自己一死无妨,可自己的妻女怎么办?难道说,真的要连带酿酒的秘方一起带进棺材么。

    沐四维心中痛恨,但他又没有半点办法。

    眼下,桌子旁坐着的李明月、张银玲等人,也都听明白了。张禹原来不是无缘无故的跟这里的老板斗酒,而是为了帮助沐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