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82章 漏酒
    张禹不是赖账的那种人,只是他不愿让高云宝这种小人得逞。

    要知道,酒厂被烧,虽然不是人为点火烧起来的,可让人摆阵聚火,跟纵火也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斗酒又要继续,张禹自己能喝多少,他是有数的,撑死就三斤。那个任我笑能喝多少,现在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能一杯就倒,也可能再喝上几斤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话扔出来,若是再跟着食言,确实也很丢人。张禹咬了咬牙,说道:“那咱们就接着喝。”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帮着陆梅将已经睡着的沐华仪扶到一边坐着。他就坐到沐华仪先前坐的位置,示意让中年男人倒酒。

    好家伙,包房内因为任我笑身上的酒味,本来就挺浓的,现在沐华仪这么一吐,就是酒味冲天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在乎这个,中年男人立刻倒酒,两杯酒倒满。

    任我笑淡淡地说道:“干!”

    “干!”张禹也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人举起酒杯,任我笑仍然是慢慢地喝,张禹喝的倒是挺快,一杯酒直接下肚。

    可他跟着皱眉,这是60度的高粱酒,张禹几乎没喝过度数这么高的酒。不过这大高粱确实不错,喝进肚子里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等任我笑的杯中酒下肚,中年人又给倒酒。

    这杯酒喝下去,张禹就觉得脑子转的厉害,他眼瞧着任我笑这杯酒又快喝多光,心中着急,这家伙到底能喝多少。

    片刻,任我笑的杯中酒下肚。中年人又给倒酒,这次张禹有点服了,他心中清楚,这一斤酒喝下去,自己也得趴下。

    虽说张禹的修为提高,酒量也跟着增加了不少,可这酒的度数高,而且还是直接干,酒劲要比慢慢喝来的快多了。

    张禹心下着急,第三杯已经倒满,任我笑抓起酒杯,又开始慢慢喝。

    见张禹没有拿起酒杯,高云宝不由得笑了起来,故意说道:“张总,怎么不喝了......不会是喝不动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都想承认喝不动了,可不能承认,就在这一瞬间,他的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他在心中暗叫一声,脸上都不自禁地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张总,还能笑得出来啊,那快喝吧......”高云宝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喝......”张禹自信地一笑,他的左手一动,掐住木雷的手诀,将自己影子扣住,酒摆在脚下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的右手又掐住水雷的手诀,在自己的影子上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做好准备,张禹抓住酒杯,也跟任我笑一样,将酒慢慢地倒进嘴里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大量的酒水顺着张禹的血脉,一直来到脚下,在脚底板处慢慢地往外渗出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这种做法,多少能够让人看出来,因为酒排出来,地上肯定会湿。可是,先前沐华仪吐了一地,地上什么都有,自然就不会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张禹也加了真气,尽量把酒都排到脚下的地板之中。

    第三杯酒,任我笑喝的速度要比张禹快,张禹虽然慢,但也喝完了。这一次,他的脑子也不晕了,连带先前喝下去的酒,都排出去不少。

    中年人又给倒酒,张禹异样画葫芦,酒又往下排。一来二去,二人各自喝了六杯。

    高云宝在那里盯着,他先前看的出来,张禹两杯酒下去的时候,好像有点不行了。怎么突然间,越喝状态越好呢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三楼包房喝酒,楼下二楼是一个圆环的大厅,能够看到楼下的舞台。

    二楼这里,大家伙都在吃饭、喝酒、侃大山。其中一桌的位置,就是在张禹他们包房的下面。

    这桌上是六个人,正喝着起劲呢,有一个感觉到有水滴到肩膀上。

    只一下,他没有注意,渐渐发现,滴了好几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还漏水吗?”汉子抬头看了一眼,旋即看到,棚顶正有水珠往下掉,“我靠!真漏水啊!”

    “这千杯少怎么还漏水呢。”汉子的旁边的一个青年人伸手在汉子的肩膀接了一下,他跟着闻到一股酒味,诧异地说道:“这好像不是水,是酒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酒!”汉子一愣,仔细闻了一下,滴到肩膀上的,果然不是水,而是酒。汉子忍不住叫道:“真是酒啊,好家伙,不愧是斗酒的地方,棚顶漏了,滴下来的都是酒。”

    汉子说着,往周围扫了一眼,也没看到服务员。

    他撇着嘴来了一句,“买卖是好,都看不到服务员。”

    “找服务员干啥?”青年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一声,楼上漏酒了。”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那些干鸡毛啊,又不是咱们自己家。你往边上坐坐就完事了,咱们接着喝。”青年人也没少喝,嘴歪了。

    酒漏到这里,都是因为张禹排酒的缘故,只是他没想到,这酒竟然会楼下去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就像一般的住宅人家,如果说忘记关水龙头,家里一发水,楼下就得跟着倒霉。这还是正常渗水,更不要说,张禹还是用雷法往下排水呢。确切的说,是酒。

    张禹和任我笑喝到了第七杯,两个人都是慢慢地把酒往嘴里倒,倒着倒着,一杯酒下去大半。

    这时,任我笑的身子突然往旁边一栽外,直接滑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呼噜......呼噜......”

    打呼的声音,旋即响起。这位酒桌不倒翁,终于倒下了。

    他和张禹的位置近,沐华仪刚刚吐了那么多,任我笑的身子正好躺在吐出来的乱七八糟上。不过看他的样子,睡的很香,似乎没有在意躺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看到任我笑倒下,高云宝立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张禹杯里的酒,慢慢喝光,他扫了眼躺在地上的任我笑,学着先前任我笑的样子,将酒杯倒转,轻轻地空了空,然后微笑着说道: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“赢了!赢了!”陆梅在看到任我笑躺下的时候,已经无比的激动,她那时就在心中祈祷,张禹千万别倒下。张禹将酒喝光,人一点事也没有,终于让她兴奋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高云宝手下的三个人,也都有点发懵。不管是中年男人,还是曹律师和那秘书,都一起看向高云宝。

    高云宝已经不知道该说点啥了,实在是没有想到,张禹这么能喝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高云宝,又笑着说道:“现在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我......”高云宝皱了下眉,随即说道:“我还没输!凭什么兑现承诺!”

    “你朋友都喝倒了,这还不算输吗?”张禹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你们那边都上了两个人,我们这边......总不能就上一个吧......”高云宝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再选一个跟我喝吧。”张禹自信地笑道:“不过在喝之前,咱们是不是得押点什么,以免有人赖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