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81章 语病
    听沐华仪答应斗酒,张禹转头看了过去,有心阻止,却没法出口。毕竟沐华仪是沐四维的女儿,而且酒量好,也有几分依仗。

    陆梅也看向女儿,有点紧张地问道:“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能让父亲在里面受苦!我一定能赢的!”沐华仪又是鼓足勇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孝女!”高云宝说着,朝曹律师旁边的中年男人一挥手,说道:“让服务员上酒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马上出去,招呼服务员将酒拿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服务员就送来了三坛子酒,一坛子是四斤。

    酒在桌子上摆好,服务员当即退下。

    高云宝看向任我笑,说道:“任先生,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”任我笑醉眼惺忪,咧嘴说道:“赶进倒酒,咱们喝!”

    “喝就喝!”沐华仪也不示弱。

    当下,沐华仪和任我笑就凑近坐下,中年男人站在二人的中间,负责给两个人倒酒。

    张禹和陆梅、唐星回到原先的位置坐下,包房内所有人的目光,此刻都聚焦在沐华仪和任我笑的身上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打开一坛子酒,用的也是扎啤杯,先给沐华仪倒上一杯,又给任我笑倒上一杯。

    这个方法是最公平的,保证两个人喝的都是一样的酒,谁也做不了弊。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沐华仪还颇有几分酒坛红娘子的风采。

    抓起酒杯之后,原本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她,竟然多了一份豪气。

    二人也不碰杯,直接开喝。沐华仪将酒往嘴里倒,速度是相当的快。

    任我笑是将酒杯放到嘴边,慢慢的往嘴里倒,速度十分的平缓。其实也是,这家伙先前可没少喝,在斗酒会上,一共喝了七斤。最后第七斤的时候,任我笑当时的速度就慢了。

    这种喝法也不违规,毕竟你也可以慢点喝。当然,不能说光张着嘴,酒不见少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二人一杯一杯的喝,当喝到第四杯的时候,沐华仪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她的俏脸通红,都红到了耳朵根。

    昨晚张禹见识了她的酒量,喝完酒脸通红,因为当时酒喝了一斤,远没有现在这般红。

    用沐华仪的话说,她是一斤二斤漱漱口,三斤四斤扶墙走,五斤六斤墙走她不走。

    说白了也就是,沐华仪的酒量是六斤。

    第四杯喝完,中年男人又给倒酒,二人继续喝。跟沐华仪相反,任我笑的脸色,是越喝越白,此刻喝的就跟白纸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大工夫,六杯酒都下了肚。这就是一人六斤,三坛子酒喝的精光。

    任我笑好似瘫了一般,坐在椅子上,眼睛半睁半闭,好像快要睡着了。沐华仪的身子来回摇晃,看那意思,随时都能从椅子上摇下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见没有酒了,马上说道:“稍等一下,我去取酒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出去喊了服务员,又要了三坛子酒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看出来,其中根本用不上这么多,再有一坛子酒差不多能够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又给二人倒酒,陆梅看的是直揪心,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,心中不住地祈祷,希望任我笑赶紧倒下去。

    张禹更是暗自心惊,这个任我笑也太能喝了吧。且不说他得到月冠军之后,庆祝时喝的酒,光是在舞台上喝的七斤就是实打实。

    这又喝了六斤,就是十三斤!好家伙,到底能喝多少酒。

    就在张禹瞎琢磨的时候,却听“哇”地一声,只一瞧,沐华仪已然弯下腰,嘴里不住地往外吐。

    之前在楼下吃的东西,伴随着高粱酒,一股脑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仪!”陆梅见到女儿吐了,登时大急,连忙上去抱住沐华仪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没醉......我......”沐华仪的嘴里清楚轻微的声音,跟着便没了动静,显然是醉倒了。

    而任我笑还在那里喝,他杯子里的酒越来越少,最终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他将被子反转,示意自己已经喝光了,跟着无精打采地说道:“就这酒量,也不过如此......看来我赢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任先生果然好酒量!”看到任我笑赢了,高云宝大喜,马上站了起来,看向陆梅,接着说道:“陆女士,你女儿输了,现在可以按照先前的约定签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听了这话,陆梅傻了眼。实在是想不到,女儿竟然会输给一个醉鬼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禹哪能让陆梅母女吃亏,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高总,你怎么能现在就说自己赢了呢?”

    “姓沐的丫头已经喝倒了,自然是我们赢了!愿赌服输,你不会是想要赖账吧?”高云宝瞪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目不转睛,逼视着他,沉声说道:“我记得之前高先生说过,也不一定非得沐小家来喝,但只要能喝倒你这朋友,就算我们赢。现在沐华仪虽然喝醉了,但我们这边还有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摆明着耍赖啊!”高云宝怒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耍的阴招还少吗?”张禹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高云宝指向张禹,恨的是直咬牙。

    原本今天布置好了局,只要陆梅母女来,肯定就得签署这份合同。

    结果可好,半路杀出个张禹。

    双方的这个赌约,也没签署什么协议。自然,这个协议也没法签,签了法律上也不生效。

    这是高云宝之前琢磨好的办法,就算自己输了,也大可以翻脸不认账。可陆梅母女一旦输了,那就必须要认账,否则都走不出这个门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一耍赖,让他有点没辙,气的牙都好咬碎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瘫坐在椅子上的任我笑突然说道:“还有人要喝么,想喝的话,尽管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任先生,你还行吗?”高云宝看着任我笑,都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喝的动,只要有酒就行,忘了我的绰号了,酒桌不倒翁......我还没在酒桌上倒下过呢......原本我是要挑战这里的老板的......就是因为你的事,今天给耽误了......”任我笑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任先生,等今天的事情结束,挑战的费用,都由我来出......”高云宝面带微笑,然后又看向张禹,冷声说道:“好啊!既然你抓我的语病,那也好,我给你这个机会!你跟任先生继续喝吧!”

    这小子的心中也打了算盘,如果把张禹再给喝倒,那就好玩了。陆梅身边没人撑腰,肯定得签这个字,除此之外,将张禹喝醉的丑态一曝光,肯定是头版头条的大新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