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80章 斗酒
    张禹没想到,高云宝突然会这么说,他好奇地问道:“赌上一手?怎么赌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......”高云宝看向沐华仪,说道:“我早就听说,沐家的人都能喝酒,这位沐小姐的酒量也很好。我认识一个朋友,也有点酒量,要不然这样,咱们就在这里斗一回酒。当然,也不一定非得沐小家来喝,但只要能喝倒我这朋友,就算你们赢了。我一定会按照约定办事。倘若是你们输了,那陆女士就在合同上签字。”

    张禹一直就怀疑,高云宝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谈判。听了这个说法,就明白个大概。

    这高云宝显然是做足了准备,料想到陆梅十有**是不会签这个合同的。合同的内容,看起来还算不错,但高家什么人,江南商会何等实力。一旦得到了酿酒的配方,分分钟就能撕毁合同。办法多的是,狠一点的话,直接杀人;客气点的话,想个名目再次注资,直接就能摊薄沐四维手里的股份。甚至能挤兑你拍屁股走人。

    现在高云宝提出来的赌约,那也是专门给沐华仪量身打造的。高云宝肯定是没想到张禹会半路杀出来,而这个赌约,又是唯一的办法,沐华仪这丫头确实是有酒量,无奈之下,十有**会同意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势必上当,高云宝要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,会这么做吗?

    果然,沐华仪一听对方说要斗酒,眼睛先是亮了一下。好在她也不傻,加上又有张禹撑腰,所以没直接答应。

    小丫头看着张禹说道:“张叔叔......你看行么......”

    她这么问,显然也是对自己的酒量有点信心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回答她,而是正视着高云宝,说道:“你的那位朋友,该不会是这里的老板吧?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老板,也是我们家的朋友,但如果请他出手,多少是有点欺负人了。我的朋友,另有别人......”高云宝说着,给曹律师做了个手势,说道:“给任先生打电话,请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曹律师马上答应,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她就说道:“任先生你好......我们老板在306,请您过来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也就等了不到两分钟,包房的门就被推开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转头一瞧,只见一个很瘦的男人晃晃悠悠的走进来。男人一步三晃,脸色苍白,张禹他们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人不正是先前在斗酒会上夺得月冠军的任我笑么,好像还有个外号叫作酒桌不倒翁。

    任我笑晃晃悠悠,在张禹等人身边走过,来到高云宝下手的位置坐下。在经过几人旁边的时候,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气。说实话,光他身上的酒味,都能让人迷糊。任我笑撇了撇嘴,摇头晃脑地说道:“高总,找我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任先生,你怎么喝成这样?”高云宝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月赛么,那几个家伙都有些酒量,我一下子喝了七斤才拿下月冠军。刚刚庆祝了一下,又喝了差不多二斤。”任我笑坐在椅子上,身子都摇摇晃晃,眼睛都已经眯成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能喝吗?”高云宝有点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拿酒来!”任我笑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任先生你先稍等......”高云宝看向张禹等人,说道:“这位就是我朋友任我笑,由他跟你们喝,你们敢不敢?”

    张禹他们刚刚亲眼看到任我笑喝了七斤高粱酒。用这家伙的话,清楚的时候,又喝了差不多二斤,这就快有九斤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酒量肯定是在沐华仪以上,可已经喝了这么多,还能继续喝吗?

    沐华仪的眼珠转了转,问道:“是马上开始比,还是约好之后,过两天再喝?”

    这丫头还挺聪明,知道自己喝不过任我笑,所以先问问。

    若是择日再比,肯定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不等高云宝回答,任我笑就大咧咧地说道:“当然是现在喝了,我还没喝醉呢......赶紧拿酒,继续喝......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舌头都伸不直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喝。”高云宝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喝......”沐华仪打量了任我笑几眼,觉得就笑我笑此刻这个状态,再有二三斤酒,人肯定趴下。自己的胜算,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这丫头也明白,酒厂赔偿的事情,张禹或许能够帮得上忙,可是父亲被判刑的事儿,恐怕是帮不上的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让父亲坐牢,倘若自己能够出一份力,赢了对方,那不是就能救父亲了。甚至连赔偿的事情,也能一并解决。

    陆梅则是满脸的犹豫,不知道能不能行,她看了下张禹,又看了下女儿。女儿能喝酒,她是有数的,而对手现在,也喝的差不多了,这绝对是捡便宜的事儿。

    张禹也在观察那个任我笑,任我笑的醉态,也不是装的。以张禹的眼力,绝对能够确定,先前在楼下斗酒会上喝的酒,并非假的。

    谁都参加过一些聚会,哪怕是酒量好的,在喝了一阵子之后,如果遇到新来的生力军,那也是喝不过的。除非就是酒量特别的大。

    任我笑的酒量确实很大,但沐华仪也不是白给的,这场赌博,到底赌不赌呢?

    自己若是说不赌,恐怕会失去一个机会,因为张禹心里明白,在洪都这个陌生的地方,他没有本事将沐四维给捞出来。

    沐四维的案子,可大可小,可以算是民事,也可以算是刑事。江南商会如果不从中作梗,或许还行,反之,那就难办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局,看起来也不像是稳输。当然,张禹的心里也挺明镜的,对方若是没有把握,不可能提出这事。

    见三人都不出声,高云宝笑呵呵地说道:“你们不会连这个都不敢赌吧。张禹,这是我给你的面子,你若是不要,那就走吧。沐四维的案子,就看咱们谁更有办法!”

    陆梅和沐华仪都拿不定主意,全都看着张禹,张禹也有点拿不定主意。这时,站在沐华仪另一侧的唐星突然说道:“师娘......都到这个份上了......师父也不能一直都在里面受苦啊......是不是可以拼一下......师妹应该不会输给他吧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师父也不能一直都在里面受苦”这句话,沐华仪不由得想到今天探望父亲时,父亲的状况,脸色憔悴不堪,整个身子都瘦了两圈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鼓足勇气叫道:“我跟他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