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79章 面子
    陆梅和沐华仪可没有张禹想的那么多,两个女人都已经慌了神,只把张禹当作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故意说道:“高公子,其实不瞒你说,沐大哥的态度很明确,莫说是蹲监狱,就算是要了他的命,他也不会将祖传的酿酒秘方告诉其他的人。江南商会财雄势大,也不必为了一个酿酒的秘方,赶尽杀绝吧。得饶人处且饶人,沐家酒厂的这笔赔偿,我张禹扛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一脸的严肃,一双眸子,死死地盯住高云宝。

    眼下的张禹,绝对算得上是道门的一派豪强,作为一个能够跟袁真人、吕真人平起平坐的人物,张禹不仅仅能够做到平易近人,同样能够做到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当他沉下脸的时候,一双眸子就会散发出摄人的锋芒。

    对面坐着的高云宝被张禹这么盯着,不禁有点不自觉,心中莫名的打鼓,不敢跟张禹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他故意将头转向曹律师那一边,强装泰然地说道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商场之中,可没有这个说法。张禹,我知道你在镇海一定的实力,但不要忘了,这里是洪都。我们江南商会纵横长江南北,远非你所能比的。想要替沐家出头,你还不够资格。这个酿酒的配方,我们江南商会是要定了,如果沐四维不答应,那就只能牢底坐穿。在这里,我也不妨把话挑明了,一旦进了监狱,里头鱼龙混杂,沐四维会出什么事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高云宝再次发出恐吓!

    这话说的更是明白,沐四维如果坐牢,想要安安稳稳的混过这几年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张、张叔叔......我爸......”沐华仪更加害怕了,她可怜巴巴地看着张禹,眼泪都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高云宝......”张禹这次也不客气了,既然高云宝直接称呼他的名字,他也干脆直接叫出对方的名字来,“我看你也就只有那欺负人家弱质女流的本事了。沐四维那边,我相信你肯定是栽了跟头。沐大哥不愿意说,你就想拿人家妻女做文章,其实你想想,即便陆大姐答应你,又能怎样,沐大哥同样是不会说的。你又何必自讨没趣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有一点,我已经打听清楚了。目前四全酒厂的麻烦很多,沐四维又是在拘留所里,所以外面的事宜,全都委托给他妻子打理。也就是全权负责四全酒厂的全部事宜。我这里有一份合同......”高云宝说到这里,给旁边的曹律师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曹律师当即会意,从公文包里面掏出来一份文件。她将文件放到桌上,然后转动上面的玻璃转盘,将文件转到陆梅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陆女士,这是我们公司起草的合同,你先过一下目。我相信,这对你们家是很有好处的。”曹律师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转到面前的文件,陆梅没有马上拿起来,而是先看了眼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说道:“先看看写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陆梅将文件拿了起来,仔细观看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陆梅将文件递给张禹,说道:“他们的意思是,想要投资我们家的四全酒厂,我们家用酿酒的配方来投资,占10%的股份。另外,毁约金的五个亿。”

    张禹接过文件,大概看了一下,核心的内容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这时,曹律师说道:“建一个大型酒厂,投资是很大的,天丰贸易公司投钱,你们家只需要提供酿酒的秘方,就可以拿到10%的股份,又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四全酒厂是我丈夫的心血,酿酒的秘方更是他们家祖传的......如果提供秘方......那岂不是等于要告诉你们......”陆梅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这个事情......我丈夫也不会答应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陆女士,你丈夫答不答应,其实无所谓,只要你签字就好。”曹律师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我做不了主,必须跟我丈夫商量。”陆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丈夫是一个死心眼,一点不懂得变通。你去问他,又有什么意义。签了合同,他不答应到时候也得答应。你想想,一分钱不用出,就能有10%的股份,不是等于每年都有大笔的钞票进到口袋里,何乐而不为呢。而且,你丈夫也会平安出来,一家团聚该有多好。”曹律师再次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违约金是五个亿......我签了,我丈夫不答应......这不等于,一下子签了你们五个亿......我真的不能签......”陆梅也不傻,连忙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上次被高利贷逼的,差点没死了。这要是签人家五个亿,对方若是依样画葫芦,再找人天天上门逼债,那可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陆女士......”这次换成高云宝开口说道:“你不会真的想让你丈夫进监狱吧。这么做,也是为了他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陆梅实在拿不定主意,无奈之下,又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向高云宝,笑着说道:“高云宝,谈了半天,你就是想要人家酿酒的秘方,除了这个,是不是就没得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高云宝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你对沐家酿酒的秘方志在必得,那想来沐家酒厂的这场大火,恐怕不是什么意外了吧。”张禹又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高云宝当时一怔,好像被抓住了什么把柄,眼珠子马上瞪了起来。

    倒是那曹律师抢着说道:“这位张先生,请你不要胡乱发表这种不负责任的看法,要不然的话,我们会告你诽谤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冷笑一声,说道:“是不是诽谤,清者自清浊者自浊。既然没得谈了,那咱们也就不要谈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张禹站了起来,朝陆梅说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梅现在全听张禹的,这份合同,她是真的没法签。

    于是,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起来,沐华仪也赶紧站起来,唐星也随着起来。

    看那意思,这就要走。

    高云宝见张禹他们要走,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,说道:“等等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要这么着急,我也不是说,一点商量也没有。”高云宝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张禹既然是陪着陆梅一起来的,也别说我们高家一点面子也不给你,咱们不如赌上一手,如果你们赢了,四全酒厂的赔偿款,咱们就此一笔勾销。另外,我们家还负责把沐四维给捞出来,你看怎么样?”高云宝如此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