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78章 巧取豪夺
    “幸会......哈哈......确实是幸会啊......”高云宝皮笑肉不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上次张禹抢了风头的事情,这小子十分的嫉恨,却也没能耐将张禹怎么样。因为张禹已经水涨船高,不仅仅是全国十大杰出青年,还是镇海市议会的议员,甚至很快就会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张禹的地位,此刻在这里见到张禹,让高云宝很是皱眉。原本是打算欺负陆梅和沐华仪的,在沐四维身上做不到的事情,他认为在两个女人的身上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可张禹的突然出现,让他心里没底,如果说张禹是帮助沐四维的,那自己的计划怕是很难得逞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笔账也不过是两千八百万,对于沐四维一家,肯定是天文数字,但在张禹的眼里,就是小钱。

    “高公子,陆大姐是我的朋友,这次我是陪她一起来的。高公子不会介意吧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咱们这叫不期而遇,也是缘分么。快请坐......呵呵......”高云宝说完,又是干笑一声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任谁都能看出来,高云宝是根本不欢迎张禹。

    “陆大姐,咱们坐。”张禹嘻嘻哈哈,一点也不客气,直接在高云宝对面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陆梅和沐华仪、唐星在旁边坐下,一瞬间,包房内竟然陷入宁静,半天没有一个人出声,气氛特别的尴尬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陆梅才道:“高总......白天曹律师说,您要找我商量赔偿的事情......我、我已经听我丈夫说了,是用沐家的酿酒秘方来顶......可这个,我丈夫坚决不同意......不知道,有没有其他的方案......”

    高云宝看了眼曹律师,递过去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曹律师当即会意,微笑着说道:“陆女士,你们家的情况,我们公司现在已经大概了解。你欠高利贷二千多万,被那些人给缠上,利滚利的,再过几天,不知道又要多少钱呢。另外,涉及到我们公司的赔偿将近三千万,烧伤工人的赔偿,也不是小数......你们家里,就算把房产卖了,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吧。”

    陆梅轻轻点头,但是说道:“高利贷的问题,已经解决了,倒不至于那么困难。烧伤工人的赔偿,也差不多可以解决。现在就剩下对于你们公司的赔偿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曹律师愣了一下,转头看向高云宝。

    先前本来想要借助这些事情,一起向陆梅施压的,结果可好,高利贷的事情竟然摆平了。

    高云宝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,有张禹在,那点高利贷算什么。他对曹律师微微点头,让曹律师继续。

    曹律师随即说道:“那真是恭喜陆女士了。但即便是这样,对于我们公司的赔偿,也不是小数。我们公司进行了全面分析,你们家已经没有能力偿还这笔货款。除了用沐先生家里的酿酒配方进行抵债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陆梅当然知道家里的情况,忙转头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冲着高云宝说道:“高公子,陆大姐是我的朋友,她的事情,我当然不会不管。关于货款赔偿的事情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陆梅和女儿沐华仪都是心头一暖,感激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高云宝怕的就是这个,要是张禹提出偿还债务,那一切就白玩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高云宝干笑数声,他不去看张禹,却是盯着陆梅,这让陆梅不禁又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高云宝跟着说道:“陆女士,其实债务方面,都是小事,不就是两千八百万么,我们高家也不急用钱。我重点想要跟你说的,是关于沐四维先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丈夫......怎么了?”陆梅有点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高云宝又看向曹律师,曹律师随即说道:“沐先生的案子,我们公司也顺便进行了调查,他现在涉嫌消防责任事故罪。酒厂环境恶劣,消防设备和防火设施老化,才令酒厂失火,被烧死烧伤多人,后果极为严重。按照法律规定,消防责任事故罪将判处三年以下,烧死烧伤三人以上,将会被定性为严重事故,将判处三年以上,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陆女士,你不希望你丈夫蹲监狱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意外啊......”沐华仪听了这话,马上酒急了,像是要跟对方解释。

    好在陆梅还算冷静,说道:“曹律师,我们家也请了律师,律师说,只要能够如数赔偿烧死烧伤的工人,应该就不会判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曹律师微微一笑,看了眼高云宝,然后又冲着陆梅说道:“有些模棱两可的案子,是否定罪,谁又能说得清呢。高总的父亲,可是江南商会的会长,他对沐先生的案子,也是十分的关心。如果沐家愿意将酿酒的配方拿出来,赔偿的事情,自然一笔勾销,高先生还会格外给沐先生两千万。而沐先生的案子,将会由江南商会的顾问律师来打,保证是无罪释放。可反过来说......如果沐先生不答应的话,一切真的难说......”

    恐吓!

    这就是赤果果的恐吓!

    摆明着告诉陆梅,要是答应的话,一切好说。要是不答应,沐四维就得坐牢。

    陆梅也知道,这种案子,有的时候确实是这样,可以算是刑事案件,也可以不算。

    对方可是江南商会,倘若在背后搞鬼,沐四维很有可能坐牢的。

    她紧张地看向张禹,这是他们家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陆梅,沐华仪也可怜巴巴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禹早已今时不同往日,接触了那么多,见过了那么多世面,哪能不知道这里的门道。

    他张禹是本事大,背后也有靠山,但那是在镇海,张禹的胳膊还没伸出那么长呢。

    在洪都这里,他没有任何的关系,方方面面的对比,远逊于江南商会。走门路想要把人给捞出来,几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禹更加能够断定,沐家这酿酒的配方何其珍贵,都颇有几分爱睡手机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有实力,也有靠山,江南商会就算想要巧取豪夺,还没那个本事。而对付沐家,却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骂,这或许就是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张禹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,那便是,洪都的饭店那么多,高云宝为什么会选在这里跟陆梅母女见面。这其中,不可能没有缘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