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57章 闪电哥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“怎么回事?”......

    屋内的叫声,外面的那些汉子,自然听的清楚。他们立刻朝卧室冲了过来,赵秋菊、张银玲哪里见过这个阵势,连忙跑到张禹身边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众汉子就堵到门口。卧室能有多大,里面还摆了一张床,实在站不下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到来,瞧那意思,马上就要动手。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怎么回事,我也不知道。他们突然一个头疼,一个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“哎呦......”那两个汉子,现在都已经爬到了地上,穿衣服的捂着肚子,没穿衣服的捂着脑袋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则是说道:“他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突然就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是昨晚吃坏了肚子,这......疼死我了......”穿衣服的汉子呲牙咧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那胖子推了一下,起来就头疼啊......”没穿衣服的汉子也是痛苦不跌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门口当下就有一个汉子火了,伸手指向张禹,嘴里叫道:“还敢动手打人,是不是不想活了!他么的!”

    张禹又是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们可没有动手打人,先前也说了,我们是来还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还钱,那就赶紧把钱给老子拿出来!”适才那汉子又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......你们这里谁说的算......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算!”汉子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请问这位大哥,怎么称呼?”张禹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承蒙道上的朋友给面子,都称呼我一声闪电哥!”汉子颇为傲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汉子光着膀子,身上纹着好几条龙,颇有几分九纹龙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闪电哥......”张禹淡淡一笑,上下打量了这位闪电哥几眼。瞧闪电哥的面相,绝对不是什么善类,干过不少缺德事。

    因为房间内点着灯,能够看到闪电哥的影子,张禹伸手捏住木雷的手诀,不经意地晃了一下,然后又客气地说道:“我这人,会一点相面之术,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,我劝你最好是洗心革面,不要再继续做这行了,改做正行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么的,老子干什么,用得着你来教我!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赶紧还钱,要不然的话,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!”闪电哥咋咋呼呼地叫道。

    后面的汉子也都跟着叫了起来,“还钱!”“他么的!想找死啊!”“今天拿不出钱来,别想出这个门!”......

    对于这个,张禹根本不屑一顾,仍是微笑着说道:“钱,我肯定是会给的。但是,在我跟之前,再让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“好!你说!”闪电哥瞪着眼珠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看的不错,今晚你恐怕就会被鬼压身,被你害过的人,怨气太重,怕是要来报应了。”张禹又是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报应尼玛啊!”闪电哥指向张禹,怒声叫道:“说完没有!说完的话,赶紧给钱!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多少钱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共两千三百万!”闪电哥呲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千三百万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说道:“不是说,只借了三百万么,而且她还是保人,之前也不能一点没还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已经还了他们三百万了......”床上的少女,此刻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那是利息!”闪电哥叫嚣着说道:“借钱不用还利息啊!”

    “需要、需要......”张禹淡淡一笑,看了眼表,眼下都已经下午五点多了,张禹说道:“闪电哥,现在银行已经下班了,去银行也拿不出钱来,你看明天去银行提钱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的,你刚刚不是说今天来还钱的吗?怎么又改成明天啊?是不是耍老子!”闪电哥怒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要是不还钱,我过来做啥。难道是,没事找揍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特么的也有点道理!好......”闪电哥指着张禹,嘴里叫道:“过了今晚,明天早上就给我去银行取钱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、没问题......”张禹点头说道:“那你们现在,是不是可以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?你们跑了怎么办?”闪电哥身后的一个汉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......那诸位自便......今晚就给我一个面子,别难为她们母女了,你们也是求财,不是求气对不对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老子就给你这个面子!”闪电哥说完,直接一招手,“走,咱们出去坐着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的两个汉子,眼下头也不疼,肚子也不疼了。没穿衣服的,当即穿衣服,然后跟着闪电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不过出门的时候,还是瞪了一眼,嘴里骂骂咧咧,“明天早上要是不还钱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这帮人都去了客厅,房间内剩下张禹五个和床上的母女。

    张禹让赵秋菊去把门给关上,这时候,床上的中年女人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张禹转身,看向床上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能有四十多岁,一看面相,就是心地善良。那少女蜷缩在母亲身边,她的年纪跟张禹差不多,身材消瘦,双腿很长,眉清目秀,脸上现在还挂着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此刻是在家里,又不是很冷,可她的身上穿着厚厚的毛衣,下面是牛仔裤。由此不难看出,是母亲担心她吃亏,所以多穿点。

    自然,那也是对方只是求财,并不是真想怎么样。这年头的要债,往往都是这样,经常会把人折磨到神经崩溃。

    “表哥......”少女则是看向李明月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明天怎么办......”

    “包在我师父身上就好。”李明月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......哪个是你师父......”女人扫了一眼张禹等人,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我师父,无当道观方丈张真人。”李明月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师父......张真人......”少女多少不敢相信,张禹的年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,好像还没有李明月岁数大呢,怎么就能成李明月的师父,还是什么真人呢。这得多么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也满脸的不可思议,她也忍不住说道:“明月......他真是你师父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还能有假!表姨,这事你就放心好了,有我师父出马,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!”李明月信心十足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