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55章 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
    老太太和中年女人被警察带走,结果连警局都没去,就在警车上教育两句,也就放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,警方也不好处理,超过75岁的老人,是免除拘留的。说是碰瓷、讹诈,也可以辩解为是上了年纪,老眼昏花认错人了。而中年女人是后来的,人家的说法更简单,听我妈这么说的,我就这么人为了。

    要是真把老太太给抓走,警方可不愿意找这种麻烦,给关起来,万一出个好歹,责任算谁的,搞不好还要赔上一笔钱。所以,就是得过且过。

    因为老太太被带走,交通得以畅通,警察直接让老太太和中年女人下车,别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二人下了警车,中年女人是直皱眉,“妈您这是怎么回事啊?好不容易逮到一个,你怎么从地上蹦起来了。显你腿脚好啊,一个劲的乱碰乱跳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邪门了......我在地上好端端的,突然腚上特别烫,就好像是有开水壶在我腚上,一下子就把我给烫起来了。跟着我脚底下就特别的烫,好像踩在火盆里一样,疼得我只能把脚给抬起来。这把我给累的,话都说不出来......”老太太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中年女人多少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邪门到家了......”老太太无奈地说道:“直到跟着警察走,我才不觉得疼,你说会不会是那几个人搞的鬼......”

    “呸!走什么鬼啊......你就瞎精神.......”中年女人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吧......这里肯定有古怪,要不然,怎么可能那样......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人走到路口。她俩是走在人行道上,这打算过道,脚下是马路牙子。

    老太太光顾着说话,加上之前那一通乱蹦乱跳,也折腾的够呛,没注意到脚下的马路牙子。她一脚踩了个空,身子直接扑了下去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摔可不要紧,正好的双腿膝盖跪在地上,这把老太太疼得,直接发出杀猪般的叫声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吓了一跳,连忙过去搀扶,“妈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疼死我了......疼死我了......快叫救护车......”老太太呲牙咧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刚要说,‘我这就打电话’,可是转念一想不对,说道:“我这送你去医院,得花多少钱。你先在这坚持一下,等等看哪个傻b来扶你,然后让他掏钱。坚持坚持......”

    她还给老妈鼓劲,跟着就跑旁边跑去,等着好心人前来搀扶。

    老太太在趴在地上,连翻身的力气现在都没有,双膝疼的是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老年人的骨头都脆,经不得摔,如果说真是摔坏了,确实是起都起不来,而且还得是疼得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这功夫,两一男一女走来,看起来像是处对象的。

    二人一瞧见老太太趴在地上,那少女直接跳了起来,抓着青年人的胳膊,急切地说道:“不好,有老太太摔倒,咱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扯着男朋友直接绕路走。

    “这老人摔倒了,咱们不去扶她,要不然打个电话报警吧。”男青年的心眼还不错。

    女青年马上说道:“你傻x啊,不是你撞的,你打什么电话,到时候赖上你呢。”

    没一刻,又有一个青年人路过,那青年人也是绕路走。

    还有俩骑自行车的,吓得都直接骑到快车道上了,像是宁可被汽车撞了,也不敢靠近这躺在地上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躺在地上,真的是死去活来。中年女人在不远处盯着,就等着有人来扶,结果等了半天,也没看到一个扶的。一个个都离的老远,生怕沾边被赖上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骂道:“这什么世道,简直是良心泯灭啊!看到老太太摔倒都不扶,有没有点公德心!他么的,你们家没有老人啊,以后你们家老人摔倒,也没人扶!”

    她心里这么骂,却也不过去,还在继续等着。

    等了能有两个多小时,终于有一辆警车开过来,下来的两个警察,一个负责录像,一个负责上去查看老太太的情况,然后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经检查,膝盖粉碎性骨折,因为就医太迟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,加上年纪太大,无法恢复,只能一辈子坐轮椅了。

    张禹四人离开,继续前往李明月所说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回,上车的时候,小丫头张银玲非得坐到后面,跟张禹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鼓着腮帮子,气鼓鼓地说道:“那个老太太是坏人,竟然假装受伤,准备骗人,实在太可恶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老太太就是碰瓷的,好在师父有办法,不然的话,咱们就麻烦,肯定得被讹上。”副驾驶的赵秋菊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你师父有办法......那个老太太说,根本浑身都疼,腿脚都动不了,结果可好,竟然能跳起来,一个劲的蹦......现在想起来都想笑......哈哈哈......”这丫头还真够单纯的,马上忘记了被讹的事情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雕虫小技,算不了什么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:“不过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我看那老妇人的气色不太好,今天恐怕会有些灾劫,搞不好是要落下残疾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张银玲问道。

    赵秋菊也转头看向张禹,“师父,真的会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很多时候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也是活该,实在是太气人了。对了,你那个法子,是不是就跟烫我屁股那招是一样的。”张银玲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招真好玩,能不能教给我。”张银玲很是期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招你现在可学不了,等你成为法师的时候,你爷爷自然会传授你的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法师......”张银玲马上嘟起了嘴巴。

    想要成为法师,何等困难,家里还有好些个叔叔,都没达到呢。别说叔叔了,爷爷辈的,还有不是法师的呢。

    想要使用蓝色符纸,要是那么容易,都是法师了。

    路上随便聊着,终于来到李明月所说的地方。打听了一下,来到小区门口,便见大胖子李明月正站在那里等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