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52章 烫腚
    张银玲的说法,让张禹心头一动,自己这几天研究五雷正法,从中还真有一些领悟,学会了几种小法术,却没有尝试过效果如何。

    但是,直接就用,似乎也不太好,张禹说道:“不太方便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方便......”张银玲马上扫了一眼,这里就他们四个人,当目光落到李如轩的身上时,她猛地瞪起了眼珠子,严肃地说道:“你不许到处乱说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李如轩满是委屈,“我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其实,他也没见识过,五雷正法到底有多玄妙,有多厉害。想要本门长辈施展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难道张禹也会,还能见识一下,这多好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要敢说,我就把你的嘴给撕了!”张银玲又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说......”李如轩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他答应,张银玲看向张禹,笑嘻嘻地说道:“露一手,让我看看,我们肯定不说。”

    张禹也想试试五雷正法的妙处,只是在这里用,也担心张银玲和李如轩说出去,让人误以为他年少轻薄,喜欢显摆。

    现在人家都这么说了,张禹便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你们说好了,不许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。”张银玲欢喜地说着,又瞪了李如轩一眼。

    李如轩委屈地说道:“我肯定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试验一下。”张禹笑了笑,将目光挪到张银玲的影子上。

    赵秋菊听师父说,要展露一手五雷正法,那也是高兴的不得了,全神贯注地看着。

    可张禹也没露出什么过人的举动,着实令人十分的纳闷。

    这时,张禹的手指动了一下,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和小指一起握住,藏于掌心并指甲不露,再以大指压住四指之背如握拳状。

    这个一个手诀,乃是五雷正法中木雷的手法,他的手微微一动,好似十分随意的凭空在张银玲的影子上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紧跟着,左手一松,他闭上眼睛,用心眼观看,过不起来,在地上不远处,有一个和张银玲一模一样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招叫作木雷术,可以用来仿造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张禹右手握住,先屈食指,大指压上,大指尖掐丑纹,再屈握中指、无名指、小指,如握拳状并藏甲壳。

    这是火雷的手诀,张禹只是轻轻地往地上的虚影上一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蓦地里,一声痛呼响起,坐在旁边的张银玲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举动,令李如轩和赵秋菊都是一惊,不明白张银玲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心中一喜,暗自说道:“还真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李如轩站起来,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拍了怕自己的屁股,很是纳闷地说道:“我刚刚屁股烫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赵秋菊满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......就好像是......有个火盆,突然在我腚底下......”她张银玲嘴里说着,扭头看向身后的椅子。

    “火盆......”李如轩疑惑地摸了下张银玲坐过的位置,就是有点温,没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“挺正常的......”李如轩说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也摸了一下,“确实没问题,那是为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她猛地反应过来,看向张禹,“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    张禹只是一笑,说道:“不是你让我展示的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你......”张银玲说了一句,又更加好奇起来,“怎么做到的......为什么我屁股会突然烫的厉害......”

    “五雷正法......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雷正法还能让人烫屁股.......这可真是......太不可思议了......”张银玲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人看来,五雷正法绝对属于那种高深莫测的法术,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,一旦使用,就是惊天地泣鬼神。

    结果可好,竟然是如此的小把戏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小把戏在有的时候,更见真功夫。因为没有人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就好像以前的张禹,他可以用火符伤人,可若想在不动声色之间做到这一点,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怀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来一瞧,是李明月的电话号码。李明月是昨天走的,当天就能到洪都市,估计眼下是忙活完了。

    张禹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,明月么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、我......”李明月吞吞吐吐,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皱眉,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表姨夫......吃官司了......师父您......您能不能......帮帮他......”李明月满是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家里遇到这种事,一般来说,要是找师父帮忙,确实有点让人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官司了?什么官司?”张禹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表姨夫的酒厂失火了,烧死烧伤好几个人,因为是生产重大事故,人已经被警方给抓去了。他们酒厂还有一笔大的订单,结果无法如期交货,买家也把他给起诉了......我表姨和表妹,正在想办法筹钱......希望能把人给捞出来......”李明月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说道:“那好,我这就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明月是自己的亲传弟子,师徒间的关系很好。如果说,是什么杀人放火的大案子,这种事情张禹没法帮忙。倘若只是因为钱,这倒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师父,多谢您了。”李明月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接您吧。”李明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过去就好,不用来回折腾。”

    张禹从李明月那里,问明所在的地方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看向赵秋菊,表示李明月有点事,咱俩不能继续留在龙虎山了,得去洪都。

    赵秋菊当然是没有二话,可一边的小丫头张银玲一听说张禹要去洪都,登时来了精神,小呵呵地说道:“带我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去干啥啊?”李如轩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该你什么事,我这一天天的,光是在龙虎山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洪都可好玩了,我都没去过两次,这次我一定要跟着去。”张银玲强烈要求。

    “那我跟师父请示一下。”李如轩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示给屁,你跟我爹说了,我爹肯定不能让我走。等我走了之后,你再告诉他。”张银玲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、这......这怎么能行......那师父还不得杀了我......”李如轩惊慌失色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