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51章 辣条
    张天师说的那些,其实都是些没营养的话,所谓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更何况这五雷正法,更加不是手把手传授的法术。估计本门的子弟在修炼上遇到困难,张天师能够点拨一二,像张禹这样的,就得全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此番来到大殿,这里的感觉,着实和别处不同。还记得当初去白眉宫的时候,看到袁真人的阵势,多少也有点压迫感。但习惯之后,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天师府大殿内的压迫感,远胜过白眉宫。特别是前面那张天师的气场,绝对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哪怕是大殿两侧坐着的其他老道,那也都不是盖的,张禹甚至有一种感觉,就是那位张真人,也就是张银玲的老爹,在这里都不算高手。

    天师府,果然是名不虚传!

    授《五雷正法》的仪式,正式结束,张禹可以退出大殿。进来的时候,外面两侧站立的到道士,都是目不斜视,不过现在,一个个脸上都露出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毕竟张禹的年纪,跟他们相比都是小的,却已经成为法师,得到了《五雷正法》的传授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张禹都要留在天师府,不能说,拿了《五雷正法》抬屁股就走。另外,道家也有不少规矩,张禹还得去正一观进行朝礼。

    白天没事的时候,在张真人的陪同下,游山玩水,欣赏龙虎山的风光,晚上才能静下心来,研修《五雷正法》。

    正如张天师所说,这《五雷正法》包罗万象,十分的深奥,想要彻底练成,绝非易事。多少法师这辈子就卡在《五雷正法》的这道坎上了。而想要更进一步,成为威仪师,就必须修成五雷正法。

    雷霆为阴阳之气所生,雷为阳,霆属阴。依五行之数,东三南二北一西四,此大数之祖而中央五焉。而雷霆行天地之中气,故曰五雷。

    在人体内,五雷分属五脏。五脏之气攒聚,会聚为一,方能达于大道,掌握五雷之妙用。此称作攒簇五雷,亦即是指雷法内功修炼达到五气朝元的境界。

    五雷,金木水火土,依五行而列,修炼之根基,先将体内真气,化作五行之气,最终达到五气朝元。

    在将真气化作五行真气之时,张禹这才发现一个问题,为什么法师的门槛是必须要使用蓝色符纸。

    一来是蓝色符纸的威力大,但并非主要的,重要的是,没有驾驭蓝色符纸的真气,就根本无法做到将体内真气转化为五行之气。一旦真气不足者妄加修炼,极有可能走火入魔,轻则丹田重创,永远无法修炼,重则直接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另外,五雷法还有一种人不能修炼,不管你的修为多高,真气多强,就是学不了。这种人是鼻有竹节者,不可传。为什么呢,这是因为异形如竹节状的鼻子,最易被雷劈击而亡,无法采雷气电气。

    修炼的时候,容易把命给丢了。

    张禹很容易就将体内真气化作五雷之气,原本抱团守一的真气这一分散,渐渐化作五小团光球气流。这五团气流,显得十分单薄,张禹甚至能够意识到,这次的转化,令自己的真气打了折扣,需要采集五行之气才能逐渐恢复与提升。

    几日来的研究,让张禹对五雷正法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这一天早上,张银玲和李如轩前来,邀请张禹前往崖墓参观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既然叫崖墓,那就是建立在悬崖上的坟墓。龙虎山年代久远,风景名胜也多,赵秋菊来的时候,都查过旅游攻略了,一听说去崖墓参观,那是高兴的不得了。而李明月昨天已然下山,前往洪都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带着赵秋菊和张银玲、李如轩一同前往崖墓。

    龙虎山的崖墓乃是一绝。崖墓葬是古越、僚人特有的一种丧葬形式,也是我国多种葬法中最古老、最特别的一种丧葬形式。龙虎山崖墓下临深渊,地处绝壁,悬棺是怎样安放上去的,千百年来一直都是个谜,龙虎山崖墓也因此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,产生了种种神话传说:有人说这洞里的东西,是神仙用金丝线吊上去的;也有的说这洞是装的是无字天书、金银财宝。

    这些说法,当然是假的,以现在的科技,想要进到崖墓观看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再者说,以天师府高手们的实力,想要上去,肯定也有办法。

    于是乎,现在龙虎山上,还有升棺表演,就是将棺材吊到悬崖之上。这用的是古老的方法,现代的科技,看起来是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升棺升棺,不管怎么说,也是个好兆头升官。

    看过了升棺表演,四人找了个没人的长椅坐下。赵秋菊从包里掏出水和零食,其中有她最爱吃的辣条,她吃的津津有味,张银玲从来没吃过,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辣条啊。”赵秋菊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辣条?好吃么?”张银玲问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赵秋菊像是看傻13一样,看向张银玲,“你不会连辣条都没吃过吧,尝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手里辣条递给张银玲。

    张银玲尝了一口,跟着就兴奋地叫道:“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就多吃点,我这里多着是呢。”赵秋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反正有的是,把包里的都给我吧。”张银玲一边吃辣条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李如轩见状,连忙说道:“不行!师父说过,不许吃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来那么多话,就你事多......以后信不信我不带你出来!”张银玲瞪向李如轩。

    李如轩无奈地低下头,不敢出声了。

    张银玲美美地吃着辣条,嘴里又道:“还是你师父好,从来不瞎管,哪像我爹,就是个老古董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只见张禹正低着头,也不知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银玲问道:“喂,**师,咱们是出来玩的,你在这低着头干啥呢?”

    张禹只要闲着无事,就会想到五雷正法上面的一些内容,现在的他,很是沉迷。

    听到张银玲的声音,张禹才反应过来,笑着说道:“正在琢磨着五雷正法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琢磨的怎么样了?”张银玲来了兴致,“我听我爸说,五雷正法博大精深,能够使用好多种法术,可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也就是领悟出一点皮毛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领悟皮毛了......能不能展示给我看看......我爹从来就没给我展示过......”张银玲兴奋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