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43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
    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张禹坐在客房之内,正在给小芸把脉。

    小芸眼下脉象平和,伤势已经好了大半,再没有什么生命危险。只是小芸单丹田到重创,内伤虽然好了,可张禹摸的出来,会落下一点后遗症。

    这个后遗症就是,每到女人那个例行假期的时候,就会特别的疼。这属于妇科病,而且治疗周期长,不可能一下子去根。得慢慢的调理,对于正常的生活,不会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张禹给小芸开了药方,叮嘱了一番。

    眼下温琼和潘云都不在,毕竟也得上班,潘云还好说,温琼还有不少事务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小芸听了张禹的说法,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我都知道了,谢谢你......那个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还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义父......我知道你是好人......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义父......”小芸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你家的别墅,已经安装了摄像头,如果有人带着你义父回去,一定会被发现。对了,你知不知道你义父的生辰八字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......”小芸扁着小嘴。

    她连义父的名字都不知道,更别说是生辰八字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清楚,小芸知道的概率很低,但这是找到轮椅人的唯一捷径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好好休息吧,过些日子,温阿姨会来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接我......做什么?”小芸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准备送你去念书,日后找一份好工作,嫁给好丈夫。”张禹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小芸多少有点不情愿,但她知道,自己好像也没法拒绝。

    没了义父,师兄也死了,自己好像是沧海浮萍,无依无靠。

    就连自己的命运,似乎也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吧......”小芸楚楚可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有温阿姨托付,每人敢欺负你的。好好上学,说实话......我才小学文化呢,可羡慕大学生了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芸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休息吧,我还有事。”张禹站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小芸躺在床上,眼瞧着张禹往外走,她张开嘴巴,还想说点什么,但最终还是闭上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是那样的落寞,又是那样的孤独。

    张禹算是自己认识的为数不多的人了,可这个人,却又是义父一直对付的人。她想让张禹留下,跟她说说话,又根本张不开这个嘴。

    张禹出了客房,招呼女弟子负责照顾小芸,然后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晋翱翔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今天中午的时候,张禹看过股票行情,眼下胜券在握,戚桐伟父子就算这次大难不死,也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他估计肯定是晋翱翔有好消息送来,当即接听,“喂,翱翔么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不好了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一愣,问道:“怎么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美联储发布降息消息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在晋翱翔看来,张禹一听说这个,肯定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高估了张禹,张禹听了之后,有点迷糊,说道:“这个......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莫说张禹连降息对股市的影响如何了,确切的说,他连美联储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这次轮到晋翱翔愣了一下,但还是说道:“美联储一降息,对国际经济、金融的走势,都是影响很大的。特别是对金融行业,一旦降息,世界的股市都会大涨,包括咱们国家的股市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个我知道......好,我研究一下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他意识到一件事,那就是自己不能再去问晋翱翔了。

    张禹隐然听出来,晋翱翔在说这话的时候,有些狐疑。如果自己真表现的什么也不懂,那岂不是漏了底。

    潘老爷子跟他说过,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。可这个篱笆,千万不能露出薄弱的一面,否则的话,内部就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决定,还是先去问问潘老爷子吧。

    “好,那您先研究,我们等候您的指示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张禹深藏不露,到底有多大没事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这么说,可能真要研究什么对策,他也想要看看,张禹能有什么样的办法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加快脚步,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眼瞧着快到后院,他怀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这次掏出来一瞧,是花剑锋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接听之后,客套两句,就听花剑锋说道:“老弟,眼下美联储降息,事情恐怕不妙,我这边的筹码,可不敢再乱抛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又是提到美联储降息的事情,张禹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他马上说道:“这事我也知道了,花先生不要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花剑锋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到。”张禹倒也直接。

    “啊?”花剑锋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那你先想,有什么对策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应了一声,随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还没等揣进怀里,又响了起来,这次打过来的是潘重河。

    潘重河说的事情,也是关于美联储降息的,张禹连美联储是干啥的都没搞清楚,哪有对策。只能表示,自己现在就去见潘重海,看老爷子怎么说。

    这次挂了电话,他快步进到后院,潘老爷子正在厨房里炒菜呢。

    菜味飘香,看来手艺又进步了。

    张禹来到潘重海的身边,笑呵呵地说道:“老爷子,今晚的饭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哪天伙食差了。”老爷子颇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问您老一个事,美联储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米国联邦储备系统,专门负责米国中央银行的,美元是世界的本位币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美联储这次降息,对于股市的冲击很大,眼下国际金融市场疲软,米国打算通过这次降息,增强市场的活跃程度。股市难免会受到热钱的冲击,上涨也是在情理之中。如果不出所料,到了晚上欧美股市都会大涨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这边......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会大涨!”潘重海肯定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