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41章 坑回去
    戚武耀拨了龙华池的手机号码,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龙华池的声音,“喂,戚少。”

    “华池,在做什么呢?”戚武耀问道。

    “才睡醒,吃了早饭。”龙华池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快中午了,你起的可真够晚了。对了,有个事,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。”戚武耀打着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龙华池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戚家在证券市场上需要一笔资金,昨天晚上跟你爷爷开了个视频会议,你爷爷当时已经答应帮忙。可是现在也没个动静,你能不能帮我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,行与不行,也给我个消息。我跟你说,这可是赚钱的好机会,如果做成了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戚武耀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我这就帮你问问,到底是什么情况......”龙华池忙不迭地说道。

    龙家的别墅。

    龙华池可不是刚刚起来,此刻的他,正坐在书房的老板台后,桌上摆着三台电脑,电脑屏幕上都是国证30目前的行情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龙华池将手机丢到桌上,眸子中露出一股狠辣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!”龙华池狠狠地骂了一句,“你当我们龙家傻13呢,还是当老子我是傻13!上次让你们父子俩坑了一次还不够,这次还来坑我们,白日做梦吧你!”

    原来,戚桐伟一家昨晚过来的事情,龙华池很快就得到消息。一打听,便知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戚家可把他坑的不轻,于是龙华池昨天晚上连夜对国证30的情况进行分析,随后给爷爷打电话,提出自己的意见,戚家这事不靠谱。上次该珠宝大厦的事情,就让戚家坑了十多亿,这次出手,一旦失败,对龙家的影响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龙家老爷子先前也是轻信了戚桐伟的话,随即便让人查看和分期国证30目前的局势,经过详细的研究,觉得这事确实不太靠谱。索性,来了个静观其变,先看看今天的局面,再做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今天一开盘,局势就不理想,虽说三十支股票有涨有跌,可还是跌得多,涨的少,其中股指还是跌的。

    龙家的主营业务是珠宝,不是干证券投资的,手里也没有股票的筹码。贸贸然的购买期指,出资拉升股价,风险是很大的。所以,龙家仍然不出手,戚家如果打电话来问,那就是资金没到位。

    中午美美地吃了一顿饭,还喝了杯红酒,下午的时候,龙华池继续坐在书房里,翘着二郎腿,津津有味地看股市的情况。

    戚武耀的电话,接连打过来,龙华池的说法很简单,资金没到位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两点钟的时候,戚武耀显然是气急败坏,在电话直接吼了起来,“龙华池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都几点了,你们龙家不会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吧!”

    听着戚武耀的叫喊声,龙华池不由得冷笑起来,回答道:“戚少,我们龙家家底薄,可没有你们戚家这么家大业大......上次投资珠宝大厦,我已经给家族亏了十多亿,这笔帐都没地方平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张禹太过狡猾,该我什么事?”戚武耀没好气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当时你父亲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赢,我会这么做么。现在出了问题,直接扣到张禹的头上就完事了?张禹固然可恶,可是那笔钱,却是因为你们戚家才投入的。”龙华池这次硬朗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!原来你还记仇了!”戚桐伟恨恨地叫道:“是不是你家投资的事情,是你从中作梗!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这么说,我没这个本事......这种大事,是我爷爷说的算。好了戚少,我还有事,先忙了......”龙华池说完这话,干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一向巴结戚武耀,可是上次在天台被推倒之后,戚家父子的冷漠,已经让他看出来,跟着戚武耀没有什么前途。

    戚武耀根本没把他当成朋友,不过是一条狗。自己不管怎么说,也是龙氏珠宝的公子,谁还没点脾气。大家都是利益为先,明知道亏欠,谁会掏钱。

    龙华池的脸上,现在露出狞笑,“戚武耀,你们戚家不是本事大么,那还找我们龙家做什么!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戚武耀,坐在投资公司的操盘监控室内,他恨恨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戚桐伟虽然不知道电话另一端龙华池说什么,可听着儿子的声音,就知道事情不妙。所以,他并没有出声寻问,倒是妻子阳春雪急不可耐地问道:“武耀,怎么回事?为什么还吵吵起来了,龙华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龙华池还记恨上次珠宝大厦的事情,这次肯定是他从中搞鬼!王八蛋!”戚武耀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怎么办?”阳春雪彻底急了,慌忙看向丈夫。

    只见戚桐伟,此刻鬓角的白发似乎更多了。

    戚桐伟显得十分颓然,脸上只有苦笑。他仍然不出声,没人知道,他现在想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的推移,马上就要到收盘时间。

    这时候,猴哥理财那三支原本上涨的股票,一瞬间突然跳水,直接跌了10%。随着这三支股票的大跌,股指跟着掉头大跌,收盘之时,股指跌了6.2%。

    戚武耀和阳春雪全都傻了,他俩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看着戚桐伟。

    戚桐伟的脸上,已然如同死灰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戚桐伟仿佛没有听到,依旧是木讷地坐着。

    阳春雪拿起手机,一看来电显示,是常乐行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桐伟,是常乐行打过来的,要接吗?”阳春雪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戚桐伟摇了摇头,说道:“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阳春雪当即挂断,随后问道:“为什么不接?”

    “有一有二,不能再三再四。上当的,真没想到,常乐行竟然也是张禹那边的人......”戚桐伟叹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戚武耀一惊,诧异地问道:“爸,他要是跟张禹一伙的,怎么会答应咱们,又怎么会每次收盘的时候,都打电话问怎么回事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看起来不像啊......”阳春雪也道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不像......”戚桐伟沉吟一声,突然猛地一拍椅子的扶手,眼睛圆睁,厉声叫道:“他这是怕我不死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