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39章 救命稻草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在戚桐伟大喘气的时候,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一瞧,差点没给摔了,因为打来电话的人又是常乐行。

    戚桐伟压着火气接听,说道:“喂,老常。”

    “戚兄,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啊......”电话里响起常乐行急切的声音,“怎么尾盘的时候,还有大单砸下来......这砸的我都措手不及啊......戚兄,你让我合伙......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常乐行的话,戚桐伟一阵迷糊,股票跌的,都让他辨不清真伪了。

    戚桐伟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老常......事情是这样......无当集团的张禹,跟我有点过节,他这是在故意阻击我拉升股指......我上次没跟你说,主要是怕你多心......不过你放心好了,那张禹才有多少本钱,怎么可能是你我的对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戚兄......你、你、你这事办的不厚道啊......”常乐行埋怨起来,“这事你要是早说,我还能提前做点准备,现在可好,让人家接连两次,打的是措手不及......我这边可是大手笔买了期指,这么整的话,我也吃不消啊......你看看今天的局势,股票跌的那叫一个厉害......简直是要人命啊......我这都一直肉疼......”

    这演戏的水平可真是绝了,把一切过失推到戚桐伟的身上,更是大倒苦水。

    戚桐伟刚刚还以为常乐行坑了他,现在听了之后,隐然觉得,似乎不是这么回事。戚桐伟说道:“先前是我低估了张禹,结果让你蒙受损失,不过你放心好了,张禹估计也没有多少筹码继续砸盘了。你明天加点小心,准备好资金在最后时刻拉盘,眼下股价也很低,吃进来的货,对你也是很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倒是这么说......”常乐行还是有点迟疑地说道:“戚兄,到底保不保靠,这两天跌的,让我心里没底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就放心好了,我戚家财雄势大,现在又是做多,只要有足够的资金,什么股票拉不起来。”戚桐伟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......我、我就跟你干了......”常乐行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戚桐伟跟着有安抚了常乐行几句,然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将手机放到桌上,戚桐伟的目光闪烁,现在都有点吃不准了。

    瞧常乐行说话的意思,似乎还真是挺委屈的。

    想想之前戚武耀操盘,也让张禹打了个措手不及,今天自己亲自坐镇,所有的股票都大跌,根本不知道张禹到底有多少筹码。

    常乐行不明就里,疏忽大意,被张禹算计两回,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戚武耀在一边说道:“爸,他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恐怕误会了常乐行,这张禹实在狡猾,手里的筹码又多。看来......是真不好对付......”戚桐伟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戚武耀喊了一声,房门打开,进来的是宁露。

    “两位戚总,阳总。”宁露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戚武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财务送来报表,说是账面上的钱已经不多了。还有,咱们今天补仓了四个亿,如果明天早盘带跌的话......怕是要保不住啊......”宁露很是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报表给我看看。”戚桐伟说道。

    宁露上前几步,将手里拿着的报表交给戚桐伟。

    戚桐伟看了之后,又是直皱眉。

    这两天来,损失惨重,不管怎么吃入股票,都好像是有数不清的股票砸下来。

    要是这么整的话,真是有些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戚桐伟说道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宁露乖觉地退下,阳春雪则是凑过去看戚桐伟放下的报表。

    账面上现在就三十多亿的资金,这个数字往股市里扔,特别还是这么多股票,简直就跟打水漂一样。

    别看戚家控制着八支股票,可这八支股票,已经令戚桐伟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自己必须要拉升股价才行,绝不能让股价跌了。即便已经控盘吃入了大量的筹码,但也不可能说外面一点也没有。

    只要到了一定的价位,肯定是有远古套牢盘出来的。而这些出来的筹码,因为目前直线拉升的价位,几乎没有散户敢接盘追高,还得是由戚桐伟吃下。

    “桐伟,钱恐怕不够啊......”阳春雪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够是肯定不够的......现在必须要弄钱......”戚桐伟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......跟老爷子说一下......”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甘心啊......张禹现在应该也已经到了极限......只要咱们再加一把力,就一定能够赢下来......”戚桐伟不甘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既然把常乐行当成了自己人,那肯定是认为胜券在握。自己八支股票,常乐行三支,张禹那边就花家控盘。其他的筹码,就算再多,接连这么砸,也该砸光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看不行的话......咱们去找龙家帮忙......”戚武耀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找龙家......”戚桐伟的眼睛一亮,说道:“好!那就找龙家!”

    在这种节骨眼上,必须要找人帮忙。龙家的人和他们家关系不错,在这种情况下,应该能予以援手。

    而且,也可以许以龙家一定的好处。

    戚桐伟当即拿起电话,联系龙家的人,约好之后,这就前往龙家见面。

    都到了这个时候,戚桐伟为了一口气,自己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,还是没有找老爷子。他把龙家当成了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就在戚桐伟一家三口离开投资公司的时候,一双眼睛正在远处的一栋楼上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不是盯着他们三个,而是在盯着投资公司的办公楼。

    酒店内,张禹站在窗前,脸上挂着微笑。

    “戚桐伟,你以前总是让人用旁门左道来和我做对,这一次轮到我了。放个了断吧,戚武耀......”

    在酒店的大客厅里,已经摆好了求雨的令旗,随着时间慢慢过去,在天黑之后,“哗”地一下,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夜雨之下,张禹拎着一个包出了酒店,直奔戚家的投资公司,他很容易就上到公司的楼顶,从包里取出来一大堆破石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