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38章 死局
    “常叔叔,这一次可真是多谢你了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大家都是自己人。”常乐行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说真的,乐行你的演技可真是不错,戚桐伟也算是商场的老狐狸了,竟然也被你演的团团转。”潘重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戚桐伟之所以中计,那也不是因为我,而是他急糊涂了。陷入局中,怕是再难出来。”常乐行颇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依你看,下一步戚桐伟会怎么做?会不会找他们老爷子调动资金强行拉升?”潘重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对戚桐伟不是特别了解,但是对戚家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。戚家二房那小子,特别的出席,在南都商界绝对是数一数二。眼下戚桐伟栽了如此跟头,如果敢回去找他们家老爷子,肯定是要被二房挤兑。是以,戚桐伟不到万不得已,是不敢这么做的。他肯定还以为我跟他一条船上的,起码今天不会这么做。等到明天,咱们一同出手,戚桐伟必然崩盘。那个时候,他或许会去找他们家老爷子。不过那时大局已定,哪破真的强行拉升,也会损失惨重。戚桐伟在家里,就再也无法翻身了,戚家的证券产业,最短在十年之内,缓不过这口气!”常乐行侃侃而谈,看起来是那样的自信。

    一点也没错,他之所以还跟戚桐伟演这么一场戏,目的就是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戚桐伟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绝地,必须要找老爷子求援。越是晚一天,就越是回天无力。

    对于商战的事情,张禹并不是什么行家里手,都是现学现卖。主要是靠着潘重海、晋翱翔和杨怀年帮忙,要不然的话,光指望他自己一个人,估计肯定白扯。确切的说,他根本想不出这种主意,也布置不出来这种决杀的局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,这是《每日牛股》节目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少股民都看这个,听听股评家的点评。当然,也不是说全都不准,总得有说完就涨的。

    但是,股民同样也应该清楚一点,股评家不是给散户服务的,毕竟散户也不给他们钱。他们的收入,除了工资之外,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庄家。

    庄家在很多时候,都需要这些人帮忙吹捧股票。就好像大盘6000点的时候,股评家都说能干到10000点,这个时候你就往里面冲吧,冲进去一个套一个。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坑死你没商量。

    今晚的《每日牛股》,吹捧的就是国证30中的那些股票。散户们专心致志,看过之后,有的还要上网瞧瞧。

    而在一些财经论坛和股吧之后,也都开始给这些股票吹牛x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今天国证30中的股票,除了戚桐伟那三支股票大涨之外,其他股票跌的那叫一个惨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也有话说,说是股票到了底部,赶紧入场抄底吧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想吃包子没这个馅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提出质疑,跌的这么惨,能行吗?

    水军还管那些么,信誓旦旦的表示,明天肯定大涨。

    由于大局势不好,股价也不高,加上今天跌了10%,还真有认为到了底部,明天能够探底回升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戚氏投资公司。

    戚桐伟一家三口,上午准时准点的来到公司,跟着就开始进行布属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,对于戚桐伟来说,没有多少可布置的。他融资的那八支股票,开盘就跌,加上昨天跌的,上午十点钟就突破了10%的关口,需要进行平仓。

    如果不平仓的话,保证金直接就没了。

    而且不仅仅保证金没了,他之前通过保证金进入的股票,那都得抛出去平账。

    这么一大笔股票,要是抛出去平账,那这股价还得跌。

    所以,戚桐伟不敢不平仓,只能再交一笔保证金,也就是每支五千万。倘若再跌出百分之十,那就得继续平仓。

    八支股票总共是四个亿,昨天四个亿,今天四个亿,那就是八个亿进去了。

    除了这笔钱,还得吃入花家的股票,今天的花家,已经改变了作战方针,不是说等到尾盘的时候砸盘,而是在开盘的时候就直接砸盘。

    戚家这边砸盘,股价很快就跌到了10%。除了这个潘家那边暗中吃下的股票,今天也都涌了出来,早盘就开始砸。

    猴哥理财控制的那三支股票,倒是还不错,早盘就开始涨。

    散户们一看到大跌的股票,心里都是没谱的,根本不敢入场,只敢抓涨的买。可戚家控制的八支股票,这几天连续上涨,股价高了不少,也没有多少抛盘的,想买也未必买得到。

    猴哥理财的三支股票倒是容易买,散户们干脆集中到这里,都不需要常乐行演戏,他旗下的三支股票早盘就涨了10%。

    十一支股票大涨,同样伴随着十三支股票大跌,余下的八支股票,随着大行情,微微下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戚桐伟那个来气,心中暗说,这些傻13散户,你们光追猴哥理财的股票干什么,就不能去买别的。

    戚桐伟一咬牙,干脆下令,拉升那八支不知道庄家的股票。他不动则已,钱一砸出去,股价才拉升到8%,马上大笔的卖单就砸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让戚桐伟吃了一肚子股票不说,股价又跟着大跌,还不如之前没拉升的时候呢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道理,戚桐伟自己也明白,他没有恐怕,这种强行拉升是找不自在,肯定有获利盘往外跑。加上潘家本来就掌握了些许股票,就等着他拉升之后,好赚两个钱呢。

    随着大跌,国证30的股指又继续下跌。下午两点半的时候,股指跌了5.3%,等到收盘前,猴哥理财控制的三支股票突然跳水,令股指跌到6.9%。

    戚桐伟一家三口,见到如此大跌,彻底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桐伟,你不是跟常乐行说好了么,猴哥理财的三支股票,为什么尾盘又跳水了。”阳春雪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戚武耀也是眼长长的看向老爹。今天的这个跌法,已经超出了他们家的承受范围。

    融资吃入的股票也是大跌,特别是股指的大跌,更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“爸......猴哥集团这是什么意思......尾盘怎么又跌了......还跌的这么狠......该不会......张禹掌握着这么多筹码吧......”戚武耀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戚桐伟喘着粗气,半天都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他终于说道:“昨天可以说是张禹突施冷箭,可今天常乐行的三支股票还这样,那就不是张禹的问题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