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36章 内鬼
    花家的六支股票,股价直接被托了上去,砸出来的股票,自然是被戚武耀这边给吃下。戚武耀看着这一幕,心中特别的得意。

    可这功夫,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常乐行那边的三支股票,并没有想象中那样,拉升到涨10%,仍然还是在先前那个价位上下波动。

    戚武耀不禁在心中嘀咕,这猴哥理财的效率也太低了,马上就要收盘了,不能再涨点。

    正琢磨呢,他跟着就见,这三支股票,股价猛然从红色,一下子变成绿色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戚武耀登时一惊,还以为看花眼了,仔细再一瞧,可不是么,这八支股票真的变成绿色,已然从原先的上涨变成下跌。

    而且这跌的,那叫一个狠,瞬间就跌了10%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......这是怎么回事......”戚武耀大吃一惊,做梦都想不到,会有如此变化。

    让他吃惊的,远远还不止这个,旋即他就看到,原先大涨的股指,旋即变绿。再瞧指数,跌了6.1%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......”戚武耀瞠目结舌,连忙仔细查看,这才注意到,大跌的股票不仅仅是这三支。

    刚刚被他拉起来的那六支花家控制的股票,现在也都大跌,跌幅达到10%。还有,他们融资拉升起来的八支股票,也都大跌,跌幅同样是10%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自己家掌握的八支股票,其他全都跌了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戚武耀有些手足无措,好在及时看到老爹在边上打盹,他急忙推了推戚桐伟,嘴里叫道:“爸、爸......不好了、不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好了......”戚桐伟已经睡着,被儿子推醒,听到那急切的声音,难免纳闷。

    “跌了!跌了!股指大跌!所有的股票都跌了!”戚武耀都好哭了。

    “都跌了......”还没完全清醒的戚桐伟先是一怔,随即看向电脑屏幕,当他看到国证30的指数时,直接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戚桐伟忍不住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......”戚武耀苦着脸说道:“刚刚还一切正常,完全跟咱们预料的一样,那些股票全都是大涨。可是在快要收盘的时候......一下子全都跌了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儿子的话,戚桐伟的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设想,应该是大涨才对,为何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他的身子在哆嗦,指着屏幕说道:“那个......那个......花家那六支股票是怎么回事......难道没有按照计划,尾盘的时候突然吃入吗?”

    “吃入了,都是按照您的意思做的。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这样?”戚桐伟简直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戚武耀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是宁露打过来的,随即接听。

    戚武耀现在很不冷静,电话一接通,就忍不住叫道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我不是让人拉升股票么,为什么会大跌?”

    “戚总,我正想跟你回报这事呢,刚刚按照您的意思,分别用20万手吃进砸下来的股票,跟着将股价拉升到涨10%。可没想到,这头才站住没一分钟,又有大笔的卖单涌出,咱们的买单根本撑不住,然后股价大跌,变成了这样。”宁露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戚武耀有苦说不出,半晌之后才道: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戚武耀看向老爹,无奈地说道:“刚刚宁露说,咱们在拉升之后,又有大宗的卖单涌出来,咱们根本接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大宗的卖单,为什么会这么快......”戚桐伟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知道......”戚武耀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快了、太快了......不对,这里肯定有内鬼,泄露了消息,否则的话,花家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进行抛盘。这种事情,需要进行请示,必然是事先有所准备!”戚桐伟可不傻,此刻已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内鬼......谁会是......内鬼......”戚武耀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那个......那个宁露,是什么底细?”戚桐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没问题的!”戚武耀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戚桐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对于宁露的底细,戚武耀并不清楚,但他认为,自己的魅力应该已经征服了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绝不会背叛他。

    他思索着,如何为宁露开脱,旋即眼睛一亮,说道:“猴哥理财!猴哥理财有问题啊!他们控制的那三支股票,尾盘的时候,全都大跌!咱们的计划,那个姓常的人最清楚!”

    “常乐行!”戚桐伟马上看向那三支股票的行情,收盘时跌幅10%。

    自己的计划,虽然没有完全告诉常乐行,可因为是合伙人,总要说一些的。但是,关于花家的事情,戚桐伟可没跟常乐行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戚桐伟想不到这个,唯一让他关注的只有一个,常乐行没有兑现承诺,股票大跌了。

    戚桐伟从兜里掏出手机,刚要去拨常乐行的手机号码。不想,他的手机先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一看号码,正是常乐行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戚桐伟直接接听,但他保持着冷静,说道:“喂,老常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戚兄,今天可真是邪门了!”电话里响起常乐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戚桐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按照咱们事先说好的,一直在拉升股票,本来打算尾盘的时候,拉到10%。可没想到,就在我拉升的节骨眼上,突然有大单砸下,我手里的资金根本接不住这么多筹码,眼睁睁的看着股价大跌。这、这是怎么回事......我看这局势好像有点不对劲,像是有人在阻击咱们拉升股指......”常乐行说的语气,显得很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戚武耀当时顿了一下,他上午跟常乐行谈的时候,可是说一切尽在掌握,肯定赚钱,没有风险。

    眼下常乐行明显是发现不对劲,如果说实话,那常乐行会不会继续帮忙都不一样,就算帮忙,也得跟他谈条件。

    戚桐伟赶紧拿出一副没事人的态度说道:“估计是有获利盘和套牢盘突然涌出。不过我觉得没什么,你在这个价位,吃入这么多筹码,不也是一件好事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......也是这么回事......”常乐行半信半疑地说道。